《自得其乐》

添加书签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10pt

    12pt

    14pt

    16pt

    17pt

    18pt

    19pt

    20pt

    22pt

    26pt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十八章(你不是条好狗你知道么?)

推荐阅读: 自得其乐  

“对不起,主人。”

啪!右脸突然一阵刺痛,紧接着一个更重的巴掌落在了左脸上。徐燃吃了一惊,抬起头,肖承看着他问:“**么?”

“我能忍。”

“要我说,你不配用这两个词,你就是条狗。”

肖承说完转身就往反方向走,徐燃感觉主人不高兴了,赶紧跟上改了口:“有!主人,我有话想说。”

可刚才饭桌上那一闪而过的感觉究竟是什么呢?不安?嫉妒?徐燃没有忽略却仍然抓不住,他只知道沉默的瞬间,他不高兴了。按理说他没什么可生气的,肖承对他够好了,早上请安时他开玩笑地提了句怕再不摘锁就****了,这不一下班肖承就给他拿来了钥匙。有个这么在意自己的主人,还有什么不满足呢?

“嗯。”

“对不起什么?不*能叫狗吗?”

“你心不在焉的能看见谁?”

“喜欢谈不上,打发时间而已。”

“让你动了么?耍流氓呢?”

“聊个天还得回头,你说我累不累?”

“你刚才不是有话想说?”

“你玩得tǐng开啊,你主子知道吗?”

“主人,您去哪了?我怎么没看见您?”

徐燃听后都傻了,直着眼睛连说不可思议。

刚奔现那会儿,一起外出时徐燃就总是这样走在肖承后面,肖承以为他走路慢,于是也放慢速度,直到俩人越走越慢几乎要停下徐燃才意识到肖承是在等他。徐燃一直以为狗就应该走在主人身后,把这种想法跟肖承说了以后,肖承笑说自己可没有这种习惯。

“还是自己的狗会伺候。”肖承故意说给徐燃听,看他动作顿了一下,又说:“怎么了?夸你还不高兴?”

“*味儿。”肖承又说。

“乖狗。”肖承笑着揉揉徐燃的头发,又摸摸他的脸,忽然用力捏住他下颌扳了起来,收起笑容说:“以后再突然不说话,我就把你**拔了,听见了么?”

“主人我没动!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可能看见您太激动了。”

不过这个晚上肖承没想到的不止这一件事,黎军嫖娼被抓才真让他瞠目结舌。替黎军交完罚款,把人领出派出所,肖承终于忍不住了。

肖承正低头吃饭,听见这句纳了会儿闷才明白徐燃和他根本不在一个频道上。

“您最近应该很忙吧?不是好几个支行换新设备?”

打死肖承也没想到蒙眼跪在酒店房间等人的会是他再熟悉不过的“小跟班”,黎军一开口,他就听出来了。

“不叫疼了?”

这些字眼在肖承眼里根本算不上羞辱,但对徐燃来说却总是效果显着,他终于憋不住重重呼了口气,答道:“您说是什么就是什么。”

“别人是别人,我是我。哪那么多条条框框?玩自己没兴趣的东西,是你有受虐欲还是我有受虐欲?”

直到出了门,肖承都不相信徐燃真做到了。他只是故意刁难,想给明天找个惩罚的借口罢了,哪想到徐燃那么努力,哭笑不得之余只能怪自己没把时间再说短点。

“为什么?”肖承问。

“有味道。”徐燃有些难为情,他虽然每天都洗澡,可戴着锁总有些位置清洗不到,这大热天的一整天下来,没有味道才奇怪了,他自己都嫌弃,当然不想让主人闻见。

简直邪门了,先是久未联系的任秋羽突然露面,这刚消停没几天黎军又来凑热闹,肖承可一点也没有发现身边人是同类的惊喜,他是怕什么来什么,现在工作圈里已经有三个人知道他是什么了,说不定哪天就人尽皆知了。

“你想不到的多了。”

“肖哥,你可千万别告诉他!”

“啊什么啊?把主人都跟丢了,你合格么?”

“三,二—”

肖承停下了,转头朝同样停住的徐燃脸上打量了半天。

“我自己弄就行—”

这下救了徐燃,他口爪并用两下就把鞋脱了下来。肖承坐下后,他主动托起那只穿着白袜的脚,用**给主人按起脚底。好多天没闻到主人的气息,加上一直被锁着,徐燃难免激动,闻**得格外卖力。,

“高兴,”徐燃隐约觉察出肖承是在逗他,话多了些,“您喜欢的话我天天这样伺候您。”

“啊?”徐燃懵了。

“是有味儿。”

肖承接得倒tǐng快,但第一句话就让徐燃把那句马上就要脱口而出的“主人您在哪”给咽了回去。

“我没有啊,主人。”

“您这些天累了吧?要不要我给您捏捏脚,陪您说说话?”

“说。”

“是工作吗?”

“是啊,这概率可以中彩票了。”肖承说。

徐燃这才反应过来,忙上前一步站在了肖承并排处。

徐燃用嘴给主人解开了鞋带,但脱鞋时却怎么都不成功,肖承大概是不耐烦了,抬起前脚掌点了他脸颊一下,提醒道:“狗爪子折了?”

难怪这小子最近一回来就躲进卧室,有一次肖承叫他时发现他房门上着锁,开门后还一脸紧张,肖承开玩笑让他注意点身体,结果他脸色极不自然,说话也磕磕绊绊的,弄得肖承怀疑他是不是知道了自己的*取向。可黎军第二天又恢复了以往,完全没有躲避的意思,肖承奇怪了几天也就懒得去在意了,现在想来那时黎军大概在跟主人“沟通”吧。

“原来你只需要两巴掌,该说你下贱还是**呢?”

徐燃果然不接话了,肖承也不说话,几口吃完碗里的饭起身去结账了。付完款他直接往外走,往常总在右手边的人这次没有上前并排,而是错开半步跟在他斜后方,欲言又止似的,肖承觉得好笑的同时也有些无语。快到路口时绿灯开始闪,他快走了几步,在信号灯变红前过了马路。

不止徐燃,其实肖承今天也很有兴致,毕竟让徐燃禁欲的这十来天,他也什么都没干。可事情往往就那么赶巧,肖承叫徐燃去清洗的时候,意外接到了黎军的电话。这是一通“求救”电话,肖承听明白后满头黑线。

可徐燃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想象力,主人究竟有没有跟那个叫黎军的人发生什么,两主一奴是什么样的场面,直到进了家门跪在主人脚下,他满脑子想的全是这些。

徐燃也说不清这一连串的动作语言让他的大脑发生了什么化学反应,总之短短几秒内他就感觉到了身下的胀痛。他点点头,下意识屏住了呼吸。

徐燃随着那声“一”站回了原位,肖承见他遮遮掩掩的,干脆命令他双手抱头。

“没有是么?那我回去了。”

“你起来把裤子脱了。”肖承收回脚,摸出口袋里的钥匙,却见徐燃后退了一步,说想自己开锁。

从那时开始,肖承用这句话否定了徐燃观望其他主奴得来的不少常识和规矩,也让他明白了每对主奴都是独一无二的,所谓的标准只会让人忽略掉内心最真实的感觉。

“想不到真有这种事。”

严枫这个“拉皮条”的竟然幸灾乐祸地说什么遇见同事不可怕,谁被绑着谁尴尬,肖承真想诅咒他一辈子拿魏辰没辙。可气归气,严枫说的倒没错,现在唯一庆幸的也就只有他是站着的一方这件事了。

“没有啊。”

肖承没想到自己随口一说的话,徐燃还真找出漏洞了,看来有条太了解自己工作内容的狗也不是件好事。见徐燃一脸认真,他忍不住逗徐燃:“就是忙才需要放松啊。”

肖承松开手,抓着徐燃的衣领把他拽到椅子前,一脚踩在椅子上冲他说:“你不是要给我按脚么?来吧。”

肖承利落地给徐燃摘了锁,被笼子挤出压痕的可怜物件一自由便迅速涨大,徐燃不自觉地用了点力,tǐng立的部位兀自跳了几跳。肖承见状笑骂一声,抬起穿着鞋的那只脚给了眼前不安分的东西一下。

手机和身后同时传来声音,徐燃忙转过身,熟悉的人正站在眼前。

徐燃尴尬极了。

徐燃一脸诧异:“脖子累?”

“别磨叽,过来。”

徐燃因为没注意肖承突然加快脚步,反应过来时横向的车辆已经起步了。隔着一条不宽的马路,他看见肖承没有等他,甚至连头都没回,好像根本没发现他没跟在身后。徐燃没法叫主人,也叫不出口名字,只能望着主人越走越远的背影干着急。信号灯一变,他立刻跑了出去。可直到下一条岔路口,他都没看见肖承,无奈下只好给主人打电话。

“你不是条好狗你知道么?”

“我脚不累,脖子累。”

“您喜欢那种玩法?”

是场考验想象力的游戏,缺乏想象力的人很难投入其中,而徐燃最不缺的就是想象力。肖承这句谁都知道不可能实施的威胁,经过想象力的发酵,真让徐燃有了种胆怯的感觉。他捣蒜似地点头答道:“听见了,主人,我不敢了。”

黎军的糗事还是别让第三个人知道了,肖承不想徐燃继续问,命令他**给自己看。徐燃当然照做,像往常一样想*前问肖承能不能*。肖承没说不能,但给了徐燃一个比“不能”更折磨人的答案:“给你一分半,把锁戴上。”

徐燃已经快十天没听过主人的任何羞辱*语言了,这句意外的回答刺激得他主动学了声狗叫。

,

努力加载中...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