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得其乐》

添加书签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10pt

    12pt

    14pt

    16pt

    17pt

    18pt

    19pt

    20pt

    22pt

    26pt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二章 (我的狗,我想怎么养就怎么养。)

推荐阅读: 自得其乐  

“看见了吗?”

“给我出声。”肖承踹了徐燃一脚。

仰躺在床上正眯着,手机突然响个没完,肖承没看清是谁就接起了电话,一个熟悉的声音传进耳朵里:“魏辰在你那吗?”

“我让你看。”肖承打了徐燃第一个耳光。

徐燃忍不住摸了摸十几年没光洁过的部位,既羞耻又激动地给肖承道了个谢。

作为土生土长的本地人,肖承在市不是没有家,可家里只有**,生活习惯差距太大,加上他是个,诸多不便才导致他宁愿和备件做邻居也不回家住。

肖承皱了皱眉,拉起徐燃问:“你不是跟我说你tǐng耐打吗?这么几下就不行了?”

徐燃下意识地扭头朝卧室方向扬了扬下巴,“就在床上,主人。”

徐燃没想到肖承手这么重,差点被拍得一头栽地上,立即解释:“我习惯了主人,一时没改过来。”

肖承把狗链甩在地上,摸摸徐燃的脸又捏着他的下巴左右看看,露出了进屋后的第一个笑容,“帅狗。转过去,头贴地,**抬高。”

“我没想到这么疼,主人,我长记*了,您别打了。”徐燃跟主人求情。

“你的身份?”

徐燃不看也知道,他从回家路上就开始控制不了自己了,连滑稽愚蠢的电视节目声都没能影响他。

“你会吗?”肖承问。

“选了最小的啊,我说你一天不求饶呢。”

“没有啊,你们怎么了?”

徐燃边按要求做边琢磨,主人对他外形的评价有两个:帅和高大。帅肯定是夸,高大呢?徐燃回忆着肖承给他看过的一些玩狗视频,虽然看不见那些人的脸,但无一例外都不是弱小的类型。应该是满意吧,徐燃想。

“不用,早点睡。”肖承出门后直接把门关上,戴上耳机就下了楼,回到住处时才看到徐燃提醒他路上注意安全的消息。

徐燃家是一室一厅的格局,客厅很大,被一个吧台隔成了餐厅和休闲区两块。虽然是第一次来,但肖承对这里并不陌生,徐燃做视频任务时他差不多把这个家的角角落落看了个遍。

“你天天说想给我跪,我现在就在这了,你还等什么呢?”肖承像进了自己家一样,直接走到吧台边坐下,喝着水对呆站在一旁的徐燃说道。

“没跟你逗,他没找过你?”

“打了一架,他跑了。”电话那头的严枫有气无力。

肖承和一直循规蹈矩的徐燃不一样,做事常凭心情,偶尔走个捷径,最烦各种各样的规矩。

“这不就得了,你我之间是相互信任的关系,你信任我,我也愿意信任你。”肖承看着冲干净泡沫的徐燃,感叹道:“还是没毛的狗好看。”

“什么**?你平时说得tǐng溜的啊。”

肖承并不知道这个耳光对徐燃来说意味着什么,在他眼里,对不听话的宠物掌嘴是再平常不过的事。

“你还没睡?明儿一早跟你们组长去城南支行,可别起晚了。”肖承提醒了一句就进了自己房间。

肖承懵了一下,哭笑不得地扔了皮带,“我打他们比打你狠,你看他们不疼是因为他们抗打,视频会弱化一些东西,你凭想象就告诉我你不怕疼只能让自己受罪。”

“肖哥才回来?”黎军听见动静回身冲开着的房门方向问。

肖承花了半个多小时,仔仔细细把徐燃腋下和私处的毛发全部剃了个干净,顺便玩了玩他评论过“够大”的狗鞭,但没让徐燃*。

徐燃稳住身体,抿了下嘴说:“贱狗的**。”

这一下不重,但羞辱意味十足,从小到大一直是好学生的徐燃哪受过这个,没当场还手就足以证明他是真心想做肖承的狗了。

“不石更撑了,主人,我知道您是为我好了。”徐燃刚收到命令时以为主人是气他没打招呼就睡着了,想了一早上才明白主人是不希望他为了陪聊影响睡眠。

难怪晚饭吃那么少,肖承还以为徐燃是初次见面过于拘谨。

“准备了,主人,在卫生间。”

“你他妈腰杆特别石更是吧?行,我帮你记住。”肖承*出徐燃的皮带对折握在手里,冲着他弓起的后腰就是一下,“这能下去吗?嗯?能不能下去?”

肖承“啧”了一声,放下脚,照着徐燃后脑勺就是一巴掌,“我让你动了?你小动作怎么这么多?”

肖承猛地**徐燃体内的塞子搁到一边,手指探进那个合不拢的****了几下,这几个动作让徐燃的腰又压不住地弓了起来。

“看见**。”

徐燃忙调整姿势,他对着镜子练过,可稍一分心,旧习惯就又回来了。

徐燃没敢躲,只缩了缩**,回答:“不舒服,主人,我一天都没怎么敢吃东西。”

肖承“嗯”了一声,用力拽了下狗链让徐燃起来脱衣服,然后牵着他到了沙发前,“以后用手脚爬,别用膝盖,爬得太慢。”

肖承从床上拿回项圈给徐燃戴上,狗链在手上缠了几圈收短,扯得徐燃只能高抬着头。

肖承轻哼了一声,那意思你这不是能说吗?

“那样不太好看,主人。”

“你这些小毛病我都会帮你改过来的。”肖承用鞋尖抵着徐燃身后**的位置按了两下,终于问起了这个折磨了徐燃一整天的东西,“**说说吧,塞一天什么感觉?”

“您下手太狠了”

来电的是肖承多年的朋友严枫,肖承随口开起玩笑:“这个点儿他来我这你放心?”

徐燃恭恭敬敬地做了个跪拜,“主人晚安。”

“啊!能!主人,能下去!”徐燃长到二十八岁没尝过挨打的滋味,又惊又怕,立刻配合地压低了腰部。

徐燃听出肖承的不悦,不再多嘴,“我练。”

“不会,我是您的狗,您不允许的事我不会做。”徐燃抓住机会赶紧表态。

徐燃和肖承聊天时很健谈,天南地北什么都说。肖承绝大部分时间也像在和朋友谈心一样,不端着。他不刻意保持仪式感,他嫌累,他也不需要用那些仪式来证明自己是个主人。可主奴毕竟和朋友不同,平时聊得再合拍,本质也是一站一跪。

肖承垂眼看着徐燃,思考时注意到他**着,往后退了退一抬下巴说:“**自己看看,翘这么老高。你喜欢疼,别骗自己了。”

“你都从哪听来的?”肖承抱臂靠着洗面台说,“趁早把那些标准忘了,我的狗,我想怎么养就怎么养。我喜欢看大,锁着怎么看?再说戴久了万一废了怎么办?我付不起责任。”

“我来问问您有什么需要我做的。”

见肖承要出门,徐燃赶紧起身开门,“主人我送送您吧。”

“去,我给你剃剃毛。”

徐燃穿衣服时从电视声音的间隙中听见卫生间传来的哗哗声,想入非非的他不知不觉走到了开着门的卫生间门口。肖承侧面对着他正提拉链,见他探头,笑问:“想看还是想喝?”

“您那些视频里没这么狠,我看他们都不疼。”

“我让你准备的剃刀准备了吗?”

“太晚了,我得走了。”肖承招呼徐燃跟他到门口,“现在给我磕个头,睡前不用请安了。”

“看见什么了?”越是不想看越要让他看,不仅要看,还要说,肖承一贯作风如此,“给我形容一下。”

“不好看?你看我看?”

“看见了,主人。”

“练了这么多天还忘?握拳,你见过狗用手指吗?”肖承转到徐燃身侧,一脚踩在他微微弓起的腰背处,“下去点儿,弓着好看啊?”

徐燃紧闭着嘴,他知道肖承要听什么,聊天时他没少说过,但张嘴跟打字区别可大了。要说一个大男人说几句下流话有什么难的,可问题徐燃是个从小规矩到大的孩子,各种脏话字眼只在心里默念,唯一会出口的也就是最常见的三字经,这种词只有曾经谈恋爱时跟男朋友说过而已。

“知道不舒服了?长记*没?还石更撑吗?”

“给狗剃毛本来就是主人该做的,你去穿衣服吧。”

为了缓解第一次独处的紧张,徐燃一进门就把电视打开了,可不合时宜的吵闹声却让他更尴尬了。他想关上电视,又觉得不太自然,干脆什么都不想地跪了下去。他在视频里给肖承跪过很多次,现在终于真正跪在主人面前了。

“主人,您为什么不让我戴锁?锁不是狗的标配吗?”冲澡时徐燃问肖承,他和群里的人交流时总觉得自己缺了点什么。

“您不怕我自己*吗?”

“我是主人的狗。”

肖承现在住的是个三室两厅,其中一间屋堆满了没用的设备零件,余下两间他住一间,黎军住一间。他住这的最重要原因就是不用交房租,甚至连水电气和宽带费都是公司出。这房子是公司早年租来临时存放零备件的,这些年故障零件越来越少,房子也就越来越空。肖承从调回市就一直住这,虽然环境一般,但能免了房租,也就没什么好挑剔的了。

肖承把徐燃从头到脚细细打量了一番,站起身给出了一句评价:你比视频里看着高大,但没我预想中爱说话。

“我狠?我还收着劲儿呢!这是让你长记*,你以为我跟你闹着玩呢?”

但他的叫声让肖承起了兴致,连*了他腰背和**十几下,换来的不只有大叫,还有求饶:“主人我记住了!别打了,我受不了了!”

“抬头,没让你低头的时候别低头,我不喜欢蔫头蔫脑的狗。”肖承踩着徐燃环顾客厅一圈问,“你项圈放哪了?”

第二章

努力加载中...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