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得其乐》

添加书签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10pt

    12pt

    14pt

    16pt

    17pt

    18pt

    19pt

    20pt

    22pt

    26pt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三章 (不愿意伺候我直说,我他妈又不是找不着奴!)

推荐阅读: 自得其乐  

“不够丢人的。”严枫看着狼吞虎咽的魏辰叹气道,“我可能上辈子欠你的。”

“我没骗你,我不是不愿意玩了。”魏辰解释。

魏辰不想把吵架升级,悄悄下床想往屋外走,谁知道严枫眼急腿快地跳下床堵在他和卧室门之间,推推搡搡地把他弄到了墙根处。

还以为今晚这事就过去了,看来没有。“你发什么疯?”魏辰想推开严枫,无奈身上的人死死压着他,他只能勉强支起上**。

“干嘛啊?还不许我累啊?”

“你和他到底怎么回事?”接到严枫电话的第二天,肖承约他吃饭,问起前一晚的事。

你不该的多了,最不该的就是叫我滚。魏辰为了严枫跟家里出柜时听得最多的一个字就是“滚”,僵持了两年多父母终于松口了,结果这个字竟然从严枫嘴里蹦出来了。

“明天?明天你又有别的理由,都他妈多少次了!”严枫从魏辰身上下来,背对他坐到一边运气。

说是早睡,严枫哪睡得着,他斜看着身边玩手机的魏辰,心里越发不痛快了。他都已经让步成这样了,魏辰不愿意的时候他绝不强迫,这要是让肖承知道了还不笑死他。可答应过的事魏辰总是三番五次地反悔,就像现在,明明不睡也不履行承诺,简直太不把他放在眼里了!严枫越想越气,打开灯腾地坐了起来。

“我今天真有点儿累。”魏辰看了一眼,没当回事。

“你说啊,我骗你什么了?”魏辰又问了一遍。

严枫歪了下头,魏辰一家子都让他没脾气,“我还以为你会去肖承那。”

“那你捆啊。”魏辰小声嘟囔。

“家呗,我还能去哪?”

“你干嘛?”魏辰被身边的动静吓了一跳。

“没说不许,累了赶紧睡吧。”严枫忍住不满,关上电视起身回了卧室。

随着游戏的进行,魏辰的状态已经不能用兴奋来形容了,明显有些不对劲儿。肖承看了眼旁边的严枫,也是一脸严肃面露困惑,知道不是自己多虑了。他提醒那位大神,但对方充耳不闻,继续对失去反抗能力的魏辰挥着鞭子。肖承看不下去拦住了对方,严枫站在他这头,争执了一阵儿那位大神甩脸走人了。

“别*我,魏辰,我生气什么样你见过。”

“你放开我,我石更不石更跟你没关系,我现在不想玩。”

就因为这个“滚”字,两个人现在坐在餐馆的卡座里对着瞪眼。

严枫和魏辰都是肖承的朋友,说起三个人的相识,还真有点戏剧*。

魏辰从肖承那听说严枫一夜没睡,看他顶着两只熊猫眼,心想活该,张嘴就回了句气死人的话:“我睡大街你管得着吗?”

这不胡说八道么?严枫纳闷魏辰身上怎么总有一股欠打的劲儿,“你还想继续吵?”

魏辰自己倒是不意外,越是粗暴强**对待,他越容易感觉到兴奋,可严枫对他比以前温柔多了。两个人太熟悉,下跪磕头多少有些尴尬,加上严枫现在不再说一不二,他一表现出不情愿,严枫就不继续了,游戏能进行下去才怪了。眼前的严枫倒是魏辰期待的状态,可刚刚还在吵架,他实在没有心情。

“你再打我一下?!”游戏之外被打了耳光,魏辰也急了,趁严枫不注意挣开他的手,两个人扭打在了一起。

“你就气我吧。”严枫瞪了魏辰一眼,拿起筷子开始吃饭,“你昨天到底去哪过的夜?”

那年肖承大二,刚接触不久,经常混在几个交流群里。其中一个群里有位公认的大神,擅长捆绑和控*,肖承跟他聊过几次。不知何故,得知两个人同城时,那位大神竟然说如果有兴趣可以现场看他的调教过程,顺便帮忙录像,这对没实践过的肖承来说可是天大的诱惑,他没有拒绝的理由。

“没有你就让进。”

“你不起开我咬了啊!”

“你嘀咕什么呢?”

魏辰死活不去医院,说一会儿就好,肖承不禁怀疑他是磕了药。可绳子绑久了不行,肖承让严枫看着他,自己去附近超市买了把剪刀。剪开绳子后,过了大约半个多小时,魏辰才渐渐恢复正常。

肖承离开后,严枫和魏辰对坐着相了会儿面。吵架后魏辰是绝不先开口的,严枫实在忍不了相对无话,主动问:“你昨儿晚上住哪了?”

“你昨天答应我了。”严枫把微信记录拿给魏辰看,上面清清楚楚有一条魏辰发来的消息:我明天回家好好伺候你。

魏辰撇撇嘴表示不信。严枫也就是嘴上说说,他要真能做到说的那样,他们俩哪至于隔三差五为这种事闹次别扭。想到这,魏辰对未来不禁生出一种迷茫,他和严枫究竟怎么相处才能和谐呢。

没想到魏辰听了竟然笑起来,理直气壮地问:“我骗你什么了?”

先住手的是严枫,他坐在地上任由魏辰捶了他几拳,沉声说了句:“不愿意跟我就滚。”

那天出现在酒店房间的有四个人,除了那位大神,其余三人就是肖承、严枫和魏辰。魏辰是当天被调教的对象,而严枫和肖承一样,都是来帮忙拍照顺便“学习”的。

“还不就那回事。”严枫不愿多说。

“你可别道歉,你打我还不是家常便饭嘛。”

“今天晚上就还,你不要都不行。”严枫表情忿忿的,“你就是欠打,直接捆起来*一顿,不信你不老实。”

“我管你想不想玩,我想玩!”严枫怒上心头,抓着魏辰的头发按着他蹲下,向前一跨股间正压在他脸上。

“哟,脾气见长。”严枫把魏辰抵在墙角,点着他的肩说,“我就推你怎么了?不仅推你,我还*你呢!”说着扒了魏辰的裤子就去握他的**。

别看现在肖承和严枫关系更近,其实第一次见面时他对魏辰印象要深得多。首先,约调允许第三人在场,还录像,肖承觉得魏辰不只是胆子大,脸皮也够厚;其次,这个厚脸皮的魏辰竟然长得不错,有盘子有条的;最让肖承咂舌的是,魏辰很放得开,至少在当时的他看来,魏辰有点放得太开了。

骗我感情!严枫跟魏辰好上之前俩人是主奴关系,捅破那层窗户纸时魏辰口口声声保证恋爱不影响玩。谁知一开始还好,可最近半年来他对严枫不仅称呼从“您”变成“你”,严枫想跟他玩一回简直费了老劲。不是我不舒服,就是我累了,要不就是没心情,俩人吵架十次有八次是为这事。

严枫知道自己会被噎,魏辰话里带刺儿,可脸上的疲惫掩饰不住,他叹了口气说:“对不起,我不该跟你动手。”

严枫瞥了魏辰一眼,猛地骑到他身上,夺过手机就扔到一边,“你他妈不是累了吗?还有*神玩手机?”

魏辰万万没料到严枫会突然发难,拿手机的手还僵在原位,怔住了。

“咱俩谁没事找事?”魏辰话跟得可快了。

“我不是狗吗?我当人你又不高兴。”魏辰嬉皮笑脸地说。

“我*!”真下得去嘴,严枫捏着魏辰的脸给了他几下,气急败坏道,“*他妈的谁是主?我他妈想玩还得求着你?!”

“给我躺下!”严枫把魏辰按在床上,抬手想*他,但忍住了,改成用手指着他,“我忍你很久了,今儿我就要看看你到底能不能伺候我!”

“没什么。”

魏辰又惊又气,“你干嘛非得*我?”

“得了,我还有事,你们俩自己解决吧。”肖承冲严枫身后招了招手,“这边!”

“我*你?”严枫气得牙**,一拳揍在魏辰脸侧的枕头上,“是你他妈*我!*着我出去找一个是吧?”

肖承事后才知道那天那位大神给魏辰用了类似零号胶囊的东西,没想到魏辰体质敏感差点出意外。虽然那次现场观摩经历非常糟糕,但肖承和严枫、魏辰却因此成了朋友,再后来严枫和魏辰走到了一起。

魏辰是个货运列车员,平时上三天休三天,昨天刚好是他下班回家的曰子。俩人好多天没亲热了,洗完澡歪在沙发上看电视时严枫伸手去摸魏辰的头,按着他往自己**带,“给我****。”

“这辈子还,我不嫌晚。”魏辰扒着饭头也不抬。

他一走,肖承和严枫赶紧去解魏辰身上的绳子,没想到绑法太复杂,俩人忙活半天愣是没解开。此时的魏辰已经四肢无力呼吸急促了,肖承拿出手机就要叫救护车,严枫拦下他,转头征求魏辰的意见。

“去他那干嘛?”魏辰边吃边说,“告诉他咱俩为这事打起来了?”

“你爸让你进门?”

“你哪天不累?”严枫知道魏辰又打算不认账了。

“诶诶诶,别弄我,累着呢。”魏辰有点不耐烦,挣开严枫的手坐起来。

“靠,你都这样了还跟我装不愿意?”

“他来了?”严枫立刻回头,失踪一夜的魏辰正拉着个脸朝他走来。

严枫本来就消火了,一看魏辰笑,剩下的那点气一下子泄没了,自己选的对象只能打落牙往肚里吞。

“不愿意伺候我直说,我他妈又不是找不着奴!”

“我话没说完你干嘛去?”

魏辰看出严枫不高兴了,可他今天是真累了,反正能休息三天,哪天伺候不一样?他没多想也上了床。

“你把我人都骗到手了,你说你骗我什么了?我为你可都退圈了,你倒好,骗到手就不负责了!”

“我不想和你吵,你别推我。”魏辰尽量保持语气平静,论动手他不是严枫的个儿,他有点怂了。

“我不是说了我累吗?明天不行?非得今天?”严枫这回是真生气了,魏辰语气软了下来。

“那你倒是配合啊!主子就在身边,你都不主动,你还是人吗?”

还有脸倒打一耙,严枫一口气堵在X口,憋了半天挤出一句:“你就是个骗子!”

努力加载中...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