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得其乐》

添加书签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10pt

    12pt

    14pt

    16pt

    17pt

    18pt

    19pt

    20pt

    22pt

    26pt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四章 (把我伺候舒服了,我就给你机会*。)

推荐阅读: 自得其乐  

“啊?我怎么能直呼您名字呢?”徐燃面露慌张。

那会儿肖承还没上学,听说爸爸得的是肝病,没多久人就不行了,肖承是跟着**长大的。**是个小学教师,很早就守寡了,退休这些年生活不成问题,可老了老了偏偏中了保健品的邪,去年被骗了好几万。肖承骗她钱是警察追回来的,自己掏钱堵上了这个窟窿。这件事肖承一开始怎么都想不通,**也算是个有文化的人,怎么会上这种当,后来慢慢懂了,**跟他一样,缺的不是健康,是亲情。

“肖肖承。”徐燃结结巴巴的,他总觉得这是主人设的陷阱。

徐燃点着头,咽了咽口水。他跟前男友在一起时,两个人没做过10,除了互*,最多的就是**。大概那时候他就对男**官有模糊的崇拜,他很喜欢给当时的男朋友**,看对方被他**得乱了呼吸,他比自己被**还兴奋。

肖承解开皮带正拉拉链的当口,撂在沙发上的手机响了,他本不想理,但回身看见来电人是**家邻居,怕是**身体不舒服肖承赶紧接起了电话。弄清状况后,他无奈地挂了电话,边系皮带边对跪着的徐燃说:“看来你今天没机会*了,我得走了。”

这是吃了蜜了?肖承眼睛从烤架移到徐燃脸上,盯了几秒又移到桌上看了一圈疑惑道:“我没点甜食啊。”

“晚上请完安我要是没回,不用等,直接睡。”肖承嘱咐完就出门了,下楼时发现裤子拉链没拉,拉好后他叹了口气。这个老太太,大晚上扔什么垃圾,您倒是带钥匙啊,这不耽误您孙子的事儿嘛!

“记牢了啊。”忙了一天,一松懈下来人就有点发懒,肖承倚着沙发背,屈起一条腿踩在沙发边上,按低徐燃的头命令他闻,“今儿在外面跑了一天,喜欢吗?”

徐燃听了高兴地邀请肖承来自己家。一到家徐燃关上门就跪下了,“主人您渴吗?我给您倒杯水?”

其实不是。肖承接触过的不少,但大部分是约调*质的,玩玩放松一下,算不得奴。真正长期固定关系的,在徐燃之前有过两个。第一个身份感保持得很好,天天“主人主人”地叫,一次在外需要打招呼时,竟然卡了半天才想起肖承的名字。连主人的名字都能忘,肖承既尴尬又觉得可笑,所以再收奴时他就时不时让奴叫叫他的名字。也许有的主认为这样不够尊敬,但肖承觉得尊敬主人最基本的就是把主人的名字牢记心里。

“银行总是想一出儿是一出儿,也不管我们忙不忙得过来,跟爷似的。”肖承偶尔会和徐燃谈起对银行的不满。

那就好,徐燃小声念叨了一句。他看得出肖承是个很坦诚的人,在金钱方面不计较,但谁的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徐燃担心肖承太不谨慎容易吃亏。其实除非关系特别好,徐燃对别人的事是不打听也不感兴趣的,况且他和肖承还没熟到会过问这种事的份儿上,可不知怎的,他就是想问一问管一管。

六月初的一天肖承从银行出来已临近下班时间,原计划直接回家,走到街边闻到餐馆飘来的香味,他想起徐燃中午似是无意地提了句分行附近新开了家烤肉店,他没犹豫改了主意。

“我说话听不见?快点。”肖承催道。

“不用。”肖承没动,站在门口问徐燃有没有拖鞋。

突然被叫名字,徐燃懵了一下,“主人,您叫我?”

“你说借钱?”肖承把牛肉铺到烤架上,不在意地说,“没有,这不是赶上事了么。”

肖承接电话时徐燃装作专心烤肉,其实耳朵一直竖着。他听见肖承说“差多少?”隔了一会儿又听见“我明天转你卡上,不用着急还,我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喜欢,主人,我听您声音就能石更。”对徐燃来说,主人的一切都可以轻易让他激动,有时候上着班听到肖承的语音消息,他都会指尖发麻。

肖承工作后入了股市,当时身边很多人都劝他股票碰不得,肖承和他们想法不一样,炒股本质不过是一种投机行为,而恰恰他有投机的天赋,这几年一直收益很不错。肖承平时不乱花钱,他工作曰不开车不只是因为路途近,还因为他时不时需要出外勤,不方便停车不说,油费和停车费也不能报销,但打车费可以。办公室好几个花钱大手大脚的同事都说存钱没用,事不能这么看,市这些年房价越炒越高,对很多人来说几乎是望尘莫及的,但不能因为这样就干脆月光。都不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二十岁时不规划,四十岁时就可能一无所有。除了买房子,**年纪大了,医疗费也得考虑。这些担子其实不该落在肖承身上,可他不*心没人能替他分担。

可这样一来,下班后肖承就累得什么都不想做,只想回家躺着。徐燃倒是不提见面,但肖承从他话里话外感觉得到他想见面。这是人之常情,按理说认识不到两个月,就算只是主奴关系,也应该正在蜜月期,无奈肖承实在没*力也没情绪。刚收不久的奴就没时间见面,老实说肖承对徐燃是有点抱歉的。等过了这段儿多花点时间陪他吧,每天道了晚安肖承都在心里多说一句。

肖承装没听见徐燃的话,说起了别的话题。徐燃可真有意思,认主还没多久呢,就开始*心主人的方方面面了。我神经还没粗到谁借钱都给,肖承心说。他又不傻,因为家庭原因,他很早就开始对未来做打算了。

“出什么事了主人?”主人表情不大轻松,徐燃也跟着紧张了。

徐燃身上有股劲儿很对肖承胃口,他不刻意讨好,但他的语言和行为却时常恰到好处地让肖承觉得受用。

“让你叫就叫。”

徐燃像小动物一样又短又快地吸了几口气,主人的脚上有明显的汗味,显然忙碌了一天。那么累还来见自己,徐燃心里有些歉疚,呼吸得更用力想让主人听见他的激动,“喜欢,主人您辛苦了。”

“今天伺候我吧。”出了餐馆肖承对徐燃说。

徐燃“嗯嗯”地点着头,一本正经地接话:“在我这,您才是爷。”

“把我伺候舒服了,我就给你机会*。”肖承站起来慢慢松着皮带说,“我记得你说过你喜欢**。”

徐燃跟着肖承爬到门口,趁他换鞋时保证道:“我不碰,主人。您别着急,注意安全。”

“爷,您能多跟我说几句话吗?”肖承在调教时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音调比平时要低一些,是徐燃最抗拒不了的那种声线。

“不叫你叫谁?你不叫徐燃吗?”

似乎是借钱,徐燃好奇死了,但他怕自己越界,不好开口问。没想到肖承挂了电话主动跟他念叨起来,原来是肖承同事的女儿查出先天*心脏病动手术急需用钱。

徐燃扭身从鞋柜里拿出他专门给肖承准备的拖鞋搁在地上说:“您不想换直接进来没事的。”

“什么都行,主人。”

“好看多了,狗就应该这样爬。”肖承对徐燃的表现很满意,挠了挠他的下巴,“叫爷。”

“您这么叫我有点不习惯。”

徐燃一直盯着主人一抬一落的脚跟,他不是脚奴,对足袜没有很深的迷恋,但哪条狗不爱自己主人的气味呢?他也很想匍匐在主人脚下,把主人的气息全吸进自己身体里。

“您经常帮同事吗?”徐燃斟酌了半天,没直接出口借钱两个字。

徐燃僵了一下,刚想说自己不是拍马屁,肖承手机响了,他把话咽了回去。

整个五月下旬肖承可以说忙得脚不沾地。六月份有软件升级的大任务,到时候工作量会骤然增大,肖承决定提前搞定所有支行设备的常规维护。不巧的是,月底其他几家银行跟凑热闹似的扎堆儿用人,服务站人手严重不足,面对突发状况肖承不得不亲自上阵了。

“没事,家里有点事。”肖承摸了摸徐燃的头,“不许*,听见没?”

肖承如此折腾了徐燃四五次,有一次徐燃有了想*的感觉,石更生生停手后那种冲动不仅没减弱,反而在闻到主人的气味时变强了。这让徐燃不得不怀疑主人是想训练他靠气味**。

“你想听我说什么?”

肖承笑了,“听着意*我?”

“主人,我今天能*吗?”如果不能,这种训练可太折磨人了,徐燃怕主人离开后自己管不住手。

徐燃回过神,赶紧把主人的鞋摆好,脱掉自己的鞋手脚并用地往沙发方向爬。这种爬行方式确实比膝盖着地要快,但必须保持背部水平,徐燃努力绷紧躯干,想爬得好看一点。

“停,继续闻,记住你主人的气味。”

“就喜欢听**贱狗?”徐燃明显不好意思接话,肖承接着问他,“你主人叫什么?”

肖承更笑了,“你喜欢我声音?”

“赏你*一分钟,快。”

“我是喜欢听您说话,您别说得那么难听。”

,

“要弄就一起弄了,剩几处还得惦记着,麻烦。”份内的工作肖承不愿意给银行挑刺儿的机会。他这人,自己的错绝不推卸责任,但别人的问题休想让他背锅,要不然第一次见到徐燃时也不会把话说得那么不客气了。

“你那么爱拖地?”肖承没让徐燃伺候他换鞋,踩着鞋跟把鞋一脱就穿上拖鞋进了客厅,坐到沙发上招呼徐燃:“过来,我看看你会爬了么。”

肖承很小的时候父母就离了婚,听邻居**说他妈是怕被他爸的病拖累,得知前一个相好的在深圳做生意赚了钱立马就抛家弃子奔了过去。这种添油加醋的话肖承不全信,**从没跟他说过这些,何况是真的又怎么样,人往高处走水才往低处流呢。

徐燃脱了裤子,手握上**的**时肖承掏出手机开始计时。徐燃和视频里一样,**时总是闭着嘴微微皱眉,隐忍又害羞的表情是肖承喜欢的。奴就应该这样,就算做着愉悦自己身体的行为,目的也是取悦主人。

“徐燃。”

肖承不知道他爱好和家庭不完整有没有关系,倒是看一些书上写过,很多人的或倾向都源自某种情感缺失。小学时放学路上肖承经常看到一只流浪狗,他很想抱回家,但**怕狗,他只好放弃,每天路过时跟那只狗玩一会儿。时至今曰,他依然记得那只狗看他时的眼神。大概是当时的印象太过深刻,肖承到现在还是很喜欢有人等着自己的感觉。徐燃这点就特别合他意,不主动打扰,但一直在那。

这样的曰子持续了十来天,徐燃每晚都和他聊上一会儿,嘱咐他别把自己*那么紧,实在忙不过来,地点偏僻的支行可以推迟到七月初再做软件升级。看吧,这就是肖承看不惯银行的地方,把不急的事说得十万火急,你加班加点做完了,人家一句不用着急,可你要是没做完,即使不耽误事,那眼睛也全盯你身上了。

努力加载中...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