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得其乐》

添加书签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10pt

    12pt

    14pt

    16pt

    17pt

    18pt

    19pt

    20pt

    22pt

    26pt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六章 (给你赎罪的机会你不要,我只能亲自制裁你了。)

推荐阅读: 自得其乐  

“你是嫌我不够长还是怎么着?刚才那么大劲儿。”严枫在魏辰身体里不断进出,润滑剂混合着**发出让人脸红的声音,“看你这些水,我*你够不够长?”

魏辰成绩不好,对学习一向吊儿郎当,严枫刚上班时,他还差一年毕业,但家里已经给他安排好了工作,他整天闲得发慌。总是找不着主人,对任何一个奴来说都是件很没有安全感的事。严枫也不知道魏辰是真想得开还是安慰他,反正小话撂得tǐng漂亮:“我找不着您,别人也找不着您啊,没有野狗在您身边*扰,少打几个电话,少见几次,我能接受。”听听,魏辰这是变相宣誓主权呢,这小子早就有一颗独占心了。但当时的严枫可一点没咂么过味来,满心想的都是魏辰可真懂事。

“分行以前没这么多事啊,你别自己得罪人了还不知道。”王勇突然一拍脑门,“对了,你回头把换科长这事跟销售那边说一下,免得他们过来时抓瞎。”

在监狱工作,严枫最受不了的不是一个又一个值班,不是面对犯人时的压抑心情,也不是时不时作假迎接上级检查,而是这份工作很多时候让他和魏辰处于失联状态。

魏辰摇头,“谁的东西谁自己负责。”

严枫翻了个身,撑着脑袋看魏辰,“你觉得我当不上?不就是个司法考试么,我不信我考不下来,到时候当个法官给你看看。”

徐燃私下和他面上给人的印象有差别,但反差不大。他不多嘴,不过有话直说,他听话顺从,却又不低三下四,他忠实欲望,但始终保持理智。和魏辰那种表里不一的完全不一样,肖承心想,严枫就是被魏辰的乖巧外表给骗了。

“你拿我当犯人了?我手差点让你扭断了。”摘了手铐,魏辰活动着手腕说。

“唔我给您**干净”

“你想让我在监狱待一辈子啊?”监狱在福利待遇方面是不错,就是制度太严,魏辰的工作也不是朝九晚五的类型,以前经常出现严枫值完班回家刚好轮到魏辰工作曰离家的情况。现在虽然好多了,但一想到这种事未来避免不了,严枫就有改行的冲动。

“改什么?”

“蹭我腿上了,怎么办?”

严枫默叹一口气,以前魏辰被他虐哭过很多次,但那时候不管多难受,魏辰是不抱怨的,真受不了时他会求饶,严枫最喜欢看他求饶。现在已经没有正经调教了,顶多**时叫声主人,打几下**,像过家家一样。

“你在监狱我放心。”魏辰说笑着背冲严枫重新躺下,觉得冷气有点强,他回手去扯严枫身上的空调被往自己身上盖,却被严枫的惊呼吓得松了手。

“你想废了我啊?玩命拽。”,

想归想,肖承还是跟销售联系了一下。挂了电话又给徐燃发了条消息,让他以后有事不用打办公室电话,直接找自己就行。徐燃回复时用了感叹号,看来他早等着这句话了。

“啊?怎么了?”魏辰一脸懵圈地转过身,严枫已经掀了被子,正捂着裆部倒气呢。

“想吃啊?”

“好玩吗?”

前些天严枫叫肖承去喝酒,不巧的是那天肖承已经应了徐燃的约,对奴说话算话是肖承一贯的态度,结果在严枫那落了个“怕狗”的名声。不知道谁怕,能跟魏辰打起来,肖承对严枫在家里的地位也猜出了个六七成。早告诉他别跟奴搞对象,玩不下去,这都是经验之谈,可严枫就是不听,现在好了,自食其果。自从上次帮他把魏辰约出来,算一算已经半个多月了,肖承给严枫打了个电话,结果对方关机,得,又值班了。

“*货,你下面好多沫,是你的**吗?”

魏辰一听立马放下腿坐起来,回身冲严枫说:“我去,你千万别,法官那衣服可丑死了,想起来就软了,你还是穿警服好看。”

严枫缓过点劲,松手给魏辰看。也是够巧的,他就今天没穿内裤,就让人连被子一块石更扯了一把。

果然,魏辰得意地扔下手机,爬到严枫身后躺下,手枕在脑后看着天花板,翘起二郎腿说:“你太有追求了,那什么律师检察官,好像电视剧似的。”

其实严枫不是值班,是赶上上级检查了。严枫的爷爷是个老公安,爸爸在检察院工作,一个希望他当警察,一个希望他学法律。严枫大学时学了法律,毕业后自己做主选了一条折中之路,他当了名司法警察—监狱民警。

“给你赎罪的机会你不要,我只能亲自制裁你了。”

魏辰含住**吸了几口,就把主要*力用在**蛋蛋上了,严枫*之前会按着他的头在他嘴里*几下,*过后再踩*或者**魏辰,这已经是两个人的默契了。

“抓被子就抓被子,你拽我鸟干嘛?”

话还没说完,身后就传来魏辰的笑声,严枫回头,魏辰正靠着床头打游戏。

要说徐燃电话里说的是正事么,那肯定是,可要说是非去不可的正事么,他自己都不好意思点头。肖承倒是配合,只要手头没有急差,他都会去分行走一趟。他是因为上个月老没空见徐燃,所以趁着现在不忙找补几回,而且他也不爱在办公室坐一天。可王勇不知道内情,这种情况隔三差五来一回,他坐不住了。

既然是“制裁”,当然不能太温柔,严枫站在床边,用他正义的“大bàng”狠狠惩罚着身下这个他口中“给脸不要脸”的“罪人”。,

说是自作主张,其实只是碰上可去可不去银行的情况时,肖承都选择不去罢了。不过最近这种情况变了,常驻办公室的同事都说肖承是遇到能治他的人了。徐科长可不一般,电话里客客气气,可就是让人张不开嘴说不去。连肖承都规规矩矩撂了电话就出门,别人更没二话了。

这周末难得两个人都在家,快中午了还赖在床上。严枫横躺在床尾看着电视,有一搭没一搭地和魏辰聊天:“诶,你说我改个行怎么样?”

严枫扯下套子,上床站在魏辰眼前,握着**在他脸上拍打了几下,“**了。”

魏辰到这会儿彻底弄明白怎么回事了,笑得前仰后合,“我后脑勺又没长眼,我哪知道那么准就抓你那了,没事,我给你揉揉。”

有一年春节前,监狱出了档子事,两个犯人互斗,其中一个伤得不轻。这可是大事,领导相当重视,严枫整个春节一天假没休,连家都没回。那年也巧,正是他和魏辰刚在一起不久的时候,魏辰跟家里出了柜,不好意思回去,特意调班是打算和严枫一起过年的,结果大过节的找不着严枫,最后是在肖承家过的年。这件事直到现在,严枫依然觉得对不住魏辰,说不定就是这点点滴滴的自责,导致他越来越习惯让着魏辰。

“想主人。”,

头几年严枫一直在监区工作,上班不能用手机,每周还要值夜班。年初开始转作行政工作,终于不再频繁下监区了,但遇到上级突击检查,全员整顿取消休假是逃不了的。

“唔够够长”

“肖承,那徐科长是不是对你有意见故意折腾你?”

魏辰头抵着床,声音闷闷的,听不清楚。严枫拉起他,两手抓着他肩膀,放慢了动作,“叫主人。”

那地方揉揉还能老实?没几下严枫就有了反应,魏辰也不松手,像是要把手里的东西玩到不能再变形为止。

魏辰一听这个,再看严枫紧锁着眉,估计疼得不轻,紧张地去拉他的手,“没事吧?你把手拿开,我看看。”

“没有啊,工作需要。”

魏辰被*爽了是没有什么理智的,平时觉得尴尬的称呼这个时候叫得很顺口:“主人用力*我”

严枫随口道:“律师啊,检察官啊”

“你笑什么?”魏辰打游戏时表情可丰富了,严枫从他眉飞色舞的脸判断他要赢了。

“玩**负责啊。”

“你写报告写多了吧?”魏辰直想翻白眼。

徐燃把每月两次的分行会议合并成一个,改在月初,肖承怀疑他是听自己提过老科长工作效率低才做的这个调整。在徐燃之前,电银部的科长是个五十多岁快退休的中年人,一身机关作风,肖承拿他当长辈处,关系还不错。许是因为肖承工作上没出过什么差错,也算会说话,老科长对他偶尔的“自作主张”多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魏辰点头,一副不要脸的样子。

肖承嘴上答应着,心里却不以为然。区域销售每个季度都来拜访一次分行领导,说是维护客户关系,其实就是来送钱,老科长不知道收了多少贿赂,临退休还拿了几万块。肖承不是刚出象牙塔,这种事见多了,他难以想象的是徐燃要怎么公关,那个人怕是要让销售碰一鼻子灰了。

“是主人嗯”

“你还有脸说,刚才差点把你老公废了,疼也是自找的。”

夏天通常是肖承比较轻松的时候,软件升级虽然是个大工程,但只要做好人手和时间安排,他还是可以悠哉地过六月。

“你确定让我自己负责?”这时候当警察的优势就体现出来了,严枫没等魏辰点头,一下掀翻他,膝盖顶着他被交叉按在身后的手腕,从床头柜里拿出一副手铐。整个过程一气呵成,魏辰反应过来时,已经被铐住了。

魏辰回想起刚才那一幕,喷笑出来。好不容易在严枫的怒视下收住笑,他又想起严枫以前用甩棍打他,疼得他差点尿了,这一对比,现在的严枫真是心软得过分了。你不狠点,我入不了戏啊!魏辰有时真想直接喊出来,可他真能在习惯了温柔和平等后再重新适应之前那种状态吗?他自己也不知道。严枫最恨他说话不算数,他不敢轻易许诺了。

努力加载中...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