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得其乐》

添加书签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10pt

    12pt

    14pt

    16pt

    17pt

    18pt

    19pt

    20pt

    22pt

    26pt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十六章 (这个每天都能提醒你,你有主。)

推荐阅读: 自得其乐  

“假设,”肖承打断徐燃的话,“你适应得了吗?”

这一下显然没用力,徐燃只是头偏了偏,但吓了一跳,忙捡起滚到地上的盒子,给主人磕了个头,态度特别诚恳地把昨天短信里不知认了几遍的错又亲口说了一遍。

徐燃抬起脸歪了歪头,生怕自己听错了,他记得肖承说过不喜欢彼此在生活方面牵扯过多,“您是说”

-你等着。-

徐燃征得同意后,放下手里的盒子,拿着烟灰缸走回吧台前,双手托着烟灰缸重新跪好在主人脚下。见主人不说话,他斟酌了一下,回答了刚才那个问题:“您说不能谈恋爱。”

主人指的是家奴吧?对大部分奴来说,家奴都可以算是最理想的状态了,徐燃也不是没有想过,但想和实践是两回事。不能只看见跟主人朝夕相处的好处,却对那背后要付出甚至牺牲的部分视而不见,世界上没有那么便宜的事。

肖承在徐燃说到一半的时候绕过了他,直接走到吧台旁,坐下点了根烟,“想哪疼?”

“发什么*,你这样怎么戴?”肖承盯着徐燃鼓成一包的**咂了下舌。

徐燃一痛一愣,从昨天早上到刚刚他在意的一直是如何让主人别生他的气,直到现在才意识到另一些更重要的东西。主人有自己的生活和工作,要*心的事很多,大部分事情他不能参与也无法分担,他能做的就是别再增加主人的负担,在主人需要他的时候及时出现做好自己该做的。一想通,徐燃立即重新跪下保证:“主人,我这回真记住了。您歇一会儿吧,我给您按摩放松一下。”

“这个每天都能提醒你,你有主。”肖承拿过锁看了看,又递给徐燃,“去洗一下,我给你戴。”

这天下班后,徐燃直奔回家,迅速洗了个澡,主动跪在门口等主人。他想表现好点,除了希望主人尽早消气,心里隐约还有个私念:希望主人不会因为对他失望转而对别的狗感兴趣,尤其眼下就有任秋羽这个威胁。

这回答和肖承猜的一字不差,他故意手一抖把烟灰弹到徐燃身上,笑着说:“别紧张,我不要家奴。再说就你这笨样儿,我要你有什么用?”

“手背后,五分钟。”肖承规定完时间就从徐燃眼前离开了,他当然清楚怎么让一个下身充血的男人冷静下来。即便是疼痛,对现在的徐燃来说也是一种刺激,晾着才是最好的办法。

肖承比约定的时间晚到了一会儿,一进门就扇了徐燃一巴掌,顺手把一个盒子扔到他身上,“你现在越来越可以了,敢不请安了?”

肖承并没有继续这个话题的意思,只是放松地吸了几口烟,环视了一圈客厅,踢了徐燃膝盖一下,指挥道:“去把烟灰缸拿来。”

“主人,我不敢保证。”

踹软了那得多大劲儿啊,会废了吧,徐燃想想就胆寒,求情道:“主人,您别理我,我一个人冷静一会儿就好了。”

“对不起,主人,我以后要是再犯,您一定别饶我。”

“我没想过。”

肖承“嗯?”了一声,明白徐燃在指什么后随口说:“说归说,那是你的自由,愿不愿意听话,全在你自己,我管不了。”

前天晚上没收到例行短信时肖承就知道徐燃老毛病犯了,第二天没回复则是因为他一直没腾出空。清早他直接去了机场,到公司时已临近中午,**还没坐稳就遇到个不得不亲自跑一趟的差事。那个网点离家很近,肖承忙完*空回了趟家,却没想到**高血压犯了。他连哄带吓唬地把**弄去了医院,挂号检查排队取药,上上下下全靠他一个人,连饭都没吃,他哪有时间和心情跟徐燃较真儿。好在**只是老毛病,把老太太送回家他才算松了口气。

可徐燃并不知道这些,他始终以为主人是故意不理他。前些天刚犯过错,这没几天又惹到主人,连解释的资格都没有,徐燃只能侧着脸老实答道:“我等您的时候睡着了。”

“我猜不到,主人。”徐燃垂了下眼皮偷看主人蹬在自己腿上的鞋,再抬眼时遇见的是主人向下看着他的略带戏弄般的眼神,瞧得他**之间紧了一下。

徐燃被噎了一下,不知道说什么好,最后回了句主人大概听腻了的话:“我愿意每天伺候您。”

徐燃正被看得心里七上八下,冷不丁听见这没头没尾的问题,反应慢了半拍,呆头呆脑地问:“主人您说什么?”

肖承没言语,只是保持着*烟的姿势盯着徐燃看。魏辰说他是外貌协会的一点没错,徐燃有张谁看了都会说帅的脸,但不知为何除了第一次见面,他却很少把注意力放在徐燃脸上。徐燃是个一点也不圆滑的人,不会骗人,如果这家伙有一天想谈恋爱了,大概会郑重其事地来“请罪”吧。真到了那时候,他应该会担心多过不舍,毕竟徐燃凡事都认真,在感情上多半也是不撞南墙不回头的类型。想到这,肖承问徐燃:“你为什么不找对象?”

“你是自己想办法让它软下去还是我帮你踹软了?”

“这不是一回两回了,请安早一点晚一点不要紧,但必须有,你这根弦儿有点太松了。”

徐燃的脸紧贴在主人**,主人有反应,他也有些激动,下身的疼痛真真切切地说明了这一点。徐燃闷声回答:“想了,主人,用不用我伺候您?”

回想起昨天的忐忑心情,徐燃对肖承白天说的“算账”也不那么怵头了,主人没有不理他,这比什么都强。

“手举高点。”肖承用脚在徐燃身上这点点那捅捅,看他抿着嘴低眉顺眼的老实模样,心情不错,“让你一天二十四小时这样伺候我,愿意吗?”

下班前徐燃和肖承约好见面时间,又看见了这让他不安却也踏实的三个字。昨天收到这条消息时,徐燃的心情和今天早上截然相反。肖承从不会超过半天不回复,徐燃只能猜主人是用故意不理他来惩罚他。他对主人选择的惩罚方式不敢有意见,但在没办法交流的情况下他不知道该怎么让主人原谅他。左思右想,他决定下班后去肖承公司走一趟,结果临出门时却意外收到盼了一天的回复。虽然只有短短的三个字,但徐燃当时悬着的心一下子就落了地。

肖承选的是个金属锁,尺寸不是很小的那种,也正因为如此,还是有点重量的。徐燃掂着手里的东西,心里第一个想法是戴这个会不会被人看出来?徐燃边用消毒湿巾擦拭边想着各种各样的可能*,即将被锁住的部位竟石更得发疼了。

这个惩罚看似温柔,其实比挨打难捱多了。一开始以为只会在晨勃时痛一阵儿,没想到平时最令人满意的办公室冷气也会成为配合折磨他的工具。由于室内外温差很大,徐燃进到办公室用不了多久就会因为敏感处血管收缩而痛苦得坐立不安。更让他难堪的是,站着撒尿竟也成为奢望。为了避免**顺着金属笼前面的孔洞流到裤子上,徐燃只能躲进隔间坐着撒尿。虽然痛苦又羞耻,但徐燃也发现这个惩罚工具的确让他彻底忘不了请安了,因为一静下来,他就不受控制地想起给他戴上这个“刑具”的人,根本不可能忘记任何规矩。

“嗯,猜猜盒子里是什么。”肖承说着抬脚踩在了徐燃大腿上。

??

肖承让徐燃打开那个他好奇了一下午的盒子,徐燃看到里面的东西时惊得张开了嘴,他万万没想到主人给他准备了一把贞*锁。主人想看他戴锁?徐燃记得肖承不喜欢看狗戴锁,说戴锁不好看。

“你还想犯?”肖承抓着徐燃的囊袋捏了下里面的蛋,“我够累了,每天还得记着你犯了什么错,想怎么罚你?我不像你每天坐办公室,我时间不富裕,你别老犯低级错误行不行?”

“*货。”肖承拉开徐燃,让他站起来,仔细看了下他涨红的**说,“你上班带点润滑剂或者红霉素软膏,注意别磨破皮。”

“我知道,趴下。”肖承掐了烟,拿过烟灰缸放到吧台上,一脚踩在徐燃肩背上把他压得更低,另一只脚在他脑后蹭了蹭鞋底,贴着他的脸放回地上问了正题:“为什么不请安?”

徐燃赶紧跟着爬了过去,却发现主人的神态不像生气,他有些摸不清状况,试探着回答:“听您的。”

五分钟说来不长,但只要不触碰不联想,还是足够冷静了。徐燃一平静下来,肖承就迅速给他戴上了锁,拔下钥匙后用鞋尖踢着那个金属笼子,示意徐燃低头,然后伸手覆上了他的头,轻揉几下后用力将他按在自己身下问:“这礼拜想你主子了吗?”

徐燃的新手法果然实用,肖承舒服得直犯困,说好的惩罚也没了,徐燃庆幸的同时却觉得缺了点什么。直到第二天凌晨他被一种陌生的感觉痛醒,才意识到戴锁就是主人给他的惩罚。

“我知道了,主人。您是不是昨天没睡好?”刚才一直低着头,现在站起来视线高了,徐燃才注意到主人神态有些疲惫。

“我控制不了它,主人。”徐燃是真没办法,他已经两个礼拜没*过了,什么都不想一天就不知道要**多少次,更别提主人现在就在眼前了。

“看得出来?我这两天就没闲着。”肖承给徐燃大概说了下昨天的事,当然重点最后还是落到了徐燃身上,“我是知道你有秒睡的毛病,要不然你觉得我能一点儿不担心吗?”

努力加载中...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