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离掌控》

添加书签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10pt

    12pt

    14pt

    16pt

    17pt

    18pt

    19pt

    20pt

    22pt

    26pt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一百零八章

推荐阅读: 脱离掌控  

虽说没能给人开苞让欧候长麒有些扼腕,但看刘宇那副连干*都不会的生嫩样就知道估计玩的花样匮乏单调得很,估计连怎么让男人爽都不知道,只顾自己一味地侵犯个不停吧。如果是他的话保准会用不少东西先让那个一脸高傲的死暴发户彻底失去理智,央求着自己干进去,然后在爽到叫个不停!

“他不方便接电话,”刘宇很快回道。

他预感到了些什么,一腔情绪尽数敛起后接通视频。镜头拉得很近,似乎是被放在正对着床头的矮柜上,手机良好的收音令欧候长麒还听到了男人低缓的呼吸声。“——说吧。”刘宇似是离着手机比较远,声音听着有些含糊不清。

微不可闻的喘息声终于将原本的寡淡搅得稀碎,欧候长麒低啐一声,将渐渐**的**从裤子里放了出来。刘宇到底是年轻气盛,沾着点便宜就恨不得昭告天下,要是他真把邵禾丰搞到手,别说给给别人看一眼,就是屋子都不会让人出去半步。这大学生送到他面前的便宜,欧候长麒可没有放过的意思。

这可真是臭不要脸了。邵禾丰嗤了一声,在浑身难堪的疼痛与头昏脑涨下终究撑不住,在床上昏睡过去。

压着邵禾丰后颈的手总算是松开了,缺氧导致男人的呼吸急促不少,连带着眼角也浮出一层红晕。这似是生生为邵禾丰添上一抹带着些许攻击*的欲色,并非雌伏于人下的媚态,而是一抬眼时仿佛要将人拆吃入腹般的尖锐感,透过无法触及的镜头,那眼神也叫欧候长麒他彻底**了。

实际上刘宇的**并不算小,可以算是普通尺寸偏大了的,否则给邵禾丰开苞时也不会干出血来。但如若和邵禾丰比起,他的却也谈不上有多壮观。男人外貌出挑,就连**也生得比普通人大些,刘宇从小到大也不会去看同*的**官,因此在和邵禾丰的对比下就依然对自己的尺寸有些不安,现下被欧候长麒这么一讽刺,情绪也开始不稳起来。

“我就当你夸我了——”刘宇语气稍缓。

刘宇没吭声,直接掐断了电话。

邵禾丰在心里往欧候长麒头上记了一笔,“你想听什么答案?”他打断了刘宇的念叨,并没有太多和对方迂回的意思。

还没等欧候长麒脾气上来,一个视频通话发到了他手机上。

“该夸你什么?夸你好的不学学坏的,夸你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夸你把那些渣滓的行径做得淋漓尽致?”邵禾丰语调沙哑,一天下来确实已经体力告罄。

没耐心去等手下的人送来报告,欧候长麒就直接拨出了刘宇的手机号码。十几秒后电话被接通,“哟,邵禾丰和你呆一块吧?”电话那头隐约有些窸窣的声音,引得欧候长麒下意识侧首细听。他松开不自觉蜷紧的手指,语气带着几分随意道:“我有事要和他说,把电话给他。”

自己平白无故搞这么一出被欧候那厮嘲讽了尺寸,结果还得跟他在这儿胡搅蛮缠?无论他答或不答,答案是什么,邵禾丰相信刘宇总能掰出些借口来,他一天下来已被弄了不少次,后*的裂伤热辣刺痛,被长时间捆绑的双手更是因为血液不流通而发凉麻木。

镜头边缘堪堪卡在男人腰身上,被反绑在背后的两条手臂也直接入了镜。

待洗去了一身脏污,欧候长麒慢慢看起了邵禾丰回来后发生的事,也将刘宇与邵禾丰之间的对话听得明明白白。他坐在房间床上,看到刘宇在昨天晚上出门十分钟后就拎回来一袋子东西时皱起眉。“把刘宇回来之后的情况都查出来!”欧候长麒陡然生出一股不怎好的预感来。

一时之间,视频两头都没了声音。欧候长麒自觉不是个傻子,几乎是立刻就明白过来刘宇这种极其幼稚且愚蠢的炫耀行为,也很清楚邵禾丰当下的处境。平曰里分明极高傲的男人估计是对现在正发生的一切也难以适应,索*双眼紧闭一声不吭。光是看着的欧候长麒莫名心头火气,嘲道:“姓邵的,被白眼狼反咬一口是个什么滋味?”

在欧候长麒*着管的时候,另一头的刘宇却在切断通讯后就眼眶泛红起来。他强忍着泪意,像是粘人至极的水蛭般**吮吸起邵禾丰的颈窝,“我**不深吗?”他带着几分哽咽问道,那语气结合着话里的意思催得邵禾丰头皮发麻,“我没有干到你的里面吗?是不是真的得尺寸大些的能把你弄舒服?”

听到刘宇所言,邵禾丰这次是当真气得笑出了声。“刘宇,你可真是恬不知耻。”

他这一头好不容易从那几个下三流的绑架犯嘴里撬出了消息,知道邵禾丰那一星期里没被真干什么事儿,但没想到转头这姓邵的就被自己养的白眼狼给叼去了。他觉着邵禾丰平曰那么*明一人,莫不是这次真是发烧烧昏了脑袋才能叫刘宇得手。

刘宇伸手揉上那两瓣发红的**,在快要**之余狠狠往里顶了顶。他整个人伏到男人背上,贪恋似的亲吮着邵禾丰的肩膀。随即,他的目光转向视频通话另一端的那张脸上,“就算是那样,也要比你一个人可怜兮兮得**要好——”

“是关于之前绑架他的那几个人的事。”欧候长麒放在桌上的电脑这会儿收到了刘宇这几天的行踪报告。“把电话给姓邵的。”他眼神骤冷,连语气都带上几分强石更。按道理说,连他都奈何不得的邵禾丰怎么也不可能栽在刘宇手上,但抵不过姓邵的对刘宇那副了如指掌的态度。这种傲慢也好轻视也罢,他之前就觉着邵禾丰总得在刘宇这条阴沟里翻一次船。

刘宇过于肆无忌惮了些,也或许是刻意在欧候长麒的面前这么做。他突兀得在画面中出现,就那么将手按在男人的后腰上。兴许是*男人的动作过于激烈,甚至不巧得令邵禾丰正被侵犯的地方也进入了画面被欧候长麒收入眼底。枕头垫高了邵禾丰的腰,足够令他在被动的情况下承受侵犯。

接近凌晨的时间,一片黑暗的夜幕下几束灯光拉出扭曲的长影。几人从车上搬下三罐水泥桶扔进了水里,随即驱车扬长而去。

欧候长麒手刚摸了两把,视频通话就直接被刘宇切断,一时间弄得他上不上下一下甚至有点感觉要萎。但好歹他也是因为这一遭气得有些狠了,“*!”要是暂且不管那狗曰的绑架犯,直接把姓邵的绑到酒店里去*了的话,现在那厮估计早就在他床上养着被干坏的**了——他烦躁得搓*起**,在浮想联翩中轻声喟叹。

视频那头,邵禾丰闻言抬眸看向镜头。一如既往的清醒,恍若施加在身的不过就是一场稍难熬些的折磨。欧候长麒看着男人身体不自然的晃动,即便对方身子与被单之间MoCa出的窸窣声他也听得清晰。没有动情的喘息声音,也没有羞耻或愤怒的反应,可即便这么看着,欧候长麒却也能感觉到有些血气上涌。

男人的**被撞得发颤,也似是将男人那副冷静自持带出几分撩人心*的味道。欧候长麒换了个舒服些的姿势,嗤笑道:“是不是因为刘宇的*太小,满足不了邵总啊?”要是他的话,一定能把姓邵的干到整个人都软成一滩。“被这种小**开苞也真是委屈邵总了。”

如果不是身体实在痛得有些过分,邵禾丰还当真想冷笑出声。

邵禾丰只是蹙着眉,身体紧绷僵石更得没有一丝柔美感可言。

大概也是明白邵禾丰是骨子里就学不会服软的,刘宇也并没有在这点上过多纠缠,“你夸夸我吧”

安静的别墅大门被打开,带着一身血腥的欧候长麒走进屋内却是忍不住皱眉,“亏我还带了个好消息回来。”他嘀咕一句,伸手捻了捻发梢上不知什么时候染上的暗红。脱去了身上的外套,他身上那件衬衫早已经被干涸的大片血迹染得斑驳难辨其色,其中部分似是重复溅上的一般已经成了浓重的黑红。

反复侵犯五次,**两次,电击四次,这种与其说是刘宇的爱倒不如说是对他的折磨打压更为贴切些。“大些的更好吗?”湿濡的呼吸贴在他耳边,“我的不行吗?满足不了禾丰吗?”

欧候长麒看着邵禾丰吃痛的神情,男人趴在床上,背肌因为疼痛微微绷紧隆起,唯独挨*的两瓣**肉因为攒不上力而颤得有些可怜。邵禾丰按住了后颈,口鼻皆埋进了枕头里。他阖起眼,眼睫颤动,终于是没了再将注意力放到欧候长麒身上的余裕。

他紧跟着脱去了脏透的衬衫,赤着上身走向厨房。从冰箱里拿出瓶果汁润了润嗓子,欧候长麒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拨出号码,等了好一会儿都没有接通。说起来——那小子也不在啊。他视线从屋内扫过一圈,随即拨通了下属的电话:“把这两天别墅里的监控视频发过来。”

努力加载中...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