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们的AV男优老师也很高冷呢!》

添加书签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10pt

    12pt

    14pt

    16pt

    17pt

    18pt

    19pt

    20pt

    22pt

    26pt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49 有的人不照镜子

推荐阅读: 今天我们的AV男  

人有点受惊吓,摇了摇,摔了下来。屋顶传来一声猫叫。几声轻响由近及远。看不见的主子已经遁去了。

这*幻想达到最高点时,蓝朝发现自己坐在宿舍里,小少爷的床边。

阳光透明透亮的,他的杯子材质很高级,指甲干净,头发柔软的在眼眉前垂下来,宛若一种叫安哥拉长毛的兔子。

可惜他再也没有讲过故事。月光下的梦,成了绝响。蓝朝不能抑制的想:会不会会不会只有自己在他的身边,才会出现奇迹?

那个角色,本来应该是他和他的。

花子引他去往卧室走,他心里是砰砰跳的。脚步踩过长毛绒的安静地毯,他忽然对她说:“那不是在乎,是个玩具。同时承载了*功能的,但仍然只是个玩具。”

花子!

蓝朝看着床上那个不再是小少爷的男人,嘴巴里冒出了一句话:“你怎么这么丑了?”

咦咦咦?!゜Д゜

为什么寝室里正好就没有别人呢?

为什么他们正好就可以同寝呢?

后来蓝朝促成了花子跟他的婚姻。花子答应尽可能每晚睡在他身边,关注他的所有睡眠,将他一切梦话都录下来交给蓝朝。

蓝朝以为自己在幻想。他把耳朵贴近,听见那低微而美妙的声音说:“他去面试。他以为,他是人”

只剩下人蹲在地上,摔傻了似的,一时没说话,裤腰蹭下去一点,露出若有似无的沟。

给他擦得发亮的、尖头的、秀气的穿着皮鞋的脚踩在自己卷起粗布袖子的胳膊上,蓝朝发现自己的分身居然有些昂扬。

花子微笑,为他打开了浅褐色的卧室门。

有些人的错,比月光还薄弱。

为了纠正自己,他特意去接触了很多妹纸,而且还对别人高谈阔论,搞得一副花花公子的样子。他也确实在这种行为中得到了***,尤其是,在小少爷面前谈论的时候。

蓝朝猛烈地看向花子。一瞬间难掩凶光。都怪她!人睡没睡熟都不清楚吗!谎报军情!

蓝朝幻想着小少爷在热切的回应他。

没头没脑,但是花子听得懂,是针对她之前说的话。她希望有人在乎她。他不能给她那种在乎。因为那种在乎是不配她的。

尤其是看着小少爷耳朵发红,端起水杯来喝水,忽然呛到的时候。

“我说,”蓝朝咽了口唾沫,“咱这是一楼,您别告儿我您摔傻了。碰瓷呢同学?”

再后来事情就失去控制了。他会幻想把小少爷绑起来,用一种传说中才有的技巧,令小少爷哭泣着臣服。他会幻想着一边边的入侵。他看一些片子,将小少爷代入。那个时候还没有朱理。否则蓝朝从那时起就会卖了肾去收集所有朱老师出演的片子了——朱老师的诠释总是能很好的契合蓝朝的**欲望。

小少爷不太放心,后来还是踩着蓝朝的手臂又爬上去,看到落水沟那儿空了,才算完。

手感出乎意外的好。

“疼你也不是,我说,你干嘛呢趴上头?拿大顶是怎么着?”蓝朝那时候迷恋某些小电影,学了一嘴半通不通的京片子,tǐng贫的。

小少爷在说梦话。梦里没有蓝朝。却是一个很好的故事。

蓝朝双手撑着头,焦躁、口干,眼珠子发红,等到花子悄悄过来跟他打个手势:成了。

他看着床上的小少爷,贪婪的看,那已经变薄的发顶、那变宽大了的下巴、那前一天剃过但又冒了些出来的胡子,还有那个腰,虽然没有露出来,但隔着衣服都能看到的赘肉,尤其是坐起来之后尤其明显肥肉都折起来了形成的几层游泳圈

就好像风吹动了柳叶。

人眼泪汪汪的抬起头来:“我疼。”

——这个后来,是很多年以后了。

仿佛在佛前磕了一千个长头,直到脑浆迸裂,干涸的眼珠留在碎骨的地面,看着,看欲念达成。成熟的果实落于污淖的泥中。溅起的叹息,不是梵唱,而是魔的歌。

“你给困死了它都困不了。”蓝朝道,“放心吧,人家走了!”

咦?

月光下小少爷的棉质睡衣太薄了。嫌热,被子蹬下去一些。蓝朝轻轻的、持续的,再将被角扯下去、扯下去。X前两粒将睡衣顶起来一点,微微的透着肉光。

蓝朝的喉结在动。

“救猫。”人白白净净的,委屈得眼尾发红,小少爷的模样,“它给困在上头了”

现在已经是他山穷水尽的时候。如同拿了老婆本来翻台子的赌徒。成败在此一举了!

被子忽然动了一下。

而小少爷那奇异的编织故事的能力,只在蓝朝碰触他**时发生过。

白月光坐了起来。

他想他一定是太缺妹纸了,给憋的。

蓝朝从来没有见过那种兔子,然而有些词汇带给他的意像,就如同有的音乐里流淌着色相。

蓝朝刚遇见詹记新时,看见的是一段腰,贴在窗外头。主人往窗格上不知够着什么,衬衫扯上去,露出一角的腰身来。蓝朝把窗子打开一点儿,伸手去拍拍:“哥们儿,上房揭瓦呢这是?”

那两片轻薄的嘴唇忽然动了动。

先是小少爷作为创造者,把蓝朝写进梦里。蓝朝以为自己是个人。然后蓝朝搭起了梦的工厂,让小少爷粉墨登台。小少爷在俗世中的信仰终会全部破裂,仰面跌进蓝朝的怀中。幕落,成就他们一生的颠倒迷错。

那么多年里,他都舍不得改编那晚偷来的珍藏,直到最后实在守不住了。

小少爷已经睡着了。

后来,蓝朝把这个故事改了改,凭着它一举成名。

人睡着的时候,可能会说梦话。

众所周知,蓝导演在拍出《生而为人》之前,潦倒了很多年。

花子以为他是带了珍祭来搭救神只的英雄,而在他的眼里,花子不过是个从窃贼手中又窃了一份幻想的冗余罢了。

心“咚咚”的跳得那么凶!再怎么责怪花子,现在也没办法了!他陷在这尴尬的境地,只能自己承受,没有人能救他。

那被子下覆盖的,是他心里埋藏了这么多年的白月光。

指甲轻轻搔过其中的一颗肉粒,小*肉就更tǐng立了,睡衣被顶得更高些,高得不多,能察觉的只有细腻的月光与情人的目光,颜色也更艳糜了,这似乎只来自**狂的幻觉。

努力加载中...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