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谎》

添加书签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10pt

    12pt

    14pt

    16pt

    17pt

    18pt

    19pt

    20pt

    22pt

    26pt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三章 只要不*进去,随便你们怎么玩

作者:暮霭沉沉 返回书页 评论此书 打开书架
推荐阅读: 说谎  

云巅。

他努力张开了嘴,李慕笙没有任何一丝的犹豫,炙热**的**直接*进了他的嗓子眼。

李慕笙知道,自己对他没有收敛力道,下手更是重。

李慕笙带着他走进去,也不和他说话。

李慕笙站了起来,只看他一副站不稳靠在男人怀里的样子,手也不由自主握成了拳头,明明已经到了咬牙切齿的地步,可还是忍住了怒火,冷声道,“只要不*进去,随便你们怎么玩。他最近很不乖,帮我调教一下好了。”

箫景还沉浸在李慕笙适才对他说的那几句话里,微微有些愣神。

李慕笙的眸子冷的像冰一样,说出的话更甚,“稀罕?真稀罕,会带来给你们?”

李慕笙看他手里拿着的薄薄的外套,声音更加冷了几分,“你就没有厚一些的衣服吗?我说了,是要去外面,现在外面几度你不知道?”

李慕笙冷淡地打量了他一眼,道,“穿上外套,跟我出去。”

箫景低着头,整个人伏在地毯上,他的眼角全然红了,嘴唇动了动,却一个字也没有说出来。在听到那句“滚出去”的时候,他颤了颤,想要站起身来,可腿软的像泥一样,身体也因为生理心理上受到的压迫而微微发抖。

李家的老管家以前就认识他,老管家从前也对他很好,可能是因为知道他对李慕笙做的那些事情,现在对他十分冷淡,只是告诉他哪里是他的住处,哪里有干净的衣服,就马上走开了。

可他不敢问,只回到自己最角落的房间,拿了一件薄薄的外衫。

箫景站在角落里,有些无措的望着他。

这时候有人便围了上来,给李慕笙倒了一杯酒,调侃道,“慕笙,我们可是等你好久了。人你也带来了唔,确实是tǐng漂亮的啊。”

只是沉默的选了一个地方坐下,微微有些冷淡地望着箫景。

箫景的脸上甚至发端都有着*糜的白浊,他的脸色惨白,喉结正剧烈地上下滚动着,眉头更是紧紧皱在一起,他十分难受,又裸着身体,身上红红紫紫没一块干净的地方。

是的,那么多的恨就像是穿心的利剑,将他的心脏一下一下刺得遍体鳞伤。

就算是你把盛开地再耀眼夺目的玫瑰摘下,也不会是芬芳的。

可那个人没有哭,也没有喊痛,在他全程的凌虐里,沉默地像是一只可怜兮兮无法叫唤的小鸟。

他的眼前几乎在一瞬间有些发黑,喉咙深处更是一片痉挛,生理的泪水也滑出了眼眶,将他浓密发颤的眼睫弄**。

失去了的栀子花,永远都失去了。

李慕笙享受着箫景深处一下一下的痉挛,不受控制的收缩弄得他舒服的扬起了颈子,他没有再看箫景,只是一个劲地在他的喉咙里**,仿佛已经将对方的嘴当做了另外一个**官。

*弄了好久,他*出了**,十分舒爽地在箫景的脸上*了出来。

好在这别墅虽然大,但是暖气开的很足,门外更是放着一张软软的羊毛毯子,他浑身赤裸,只好努力蜷起来,就在李慕笙的房门口像一只小狗一样睡了一夜。

所以就算是两个人一起痛苦,他也要拉着箫景下地狱!

里面的人,都是在这个城市非常有头有脸的世家子弟,有一些和李家在城的地位分庭抗礼,最差的,也是当地有名的富商。

箫景站在那,昏暗的灯光下他的脸色有些苍冷,他似乎在一瞬间知道了什么,几乎下意识想要后退一步,可这一步还没有退出去,就抵上了身后一个人的X膛。

“箫景?就是那个业界里传闻的靠身体上位的啊哈哈,现在是李少的人了,我们也就看看。”

他舒服极了,他从前想要在箫景身上做的所有事情,都做的差不多了。

箫景有些难受,但他也只是微微闭了闭眼睛,缓了缓心里涌上来的痛苦。

但是还是那么意犹未尽。

正当他要把箫景拉起来再*一起的时候,他看到了自己**顶端上残留着的血丝。

从前在箫景脑海里深深印着的,李慕笙温柔深情的目光,在此刻居然变得缥缈虚幻起来。

那天被李慕笙丢到了门外,他也不敢,也不知道该去哪里度过那个寒冷的夜晚。

到了早上,他才被李家的管家叫醒。

李慕笙觉得自己又要**。

箫景有些虚弱地抬头望着面前的人,他从未在这个角度看过这个人,也从未他李慕笙的眼中看到过这么多的恨意。

可当他低头看过去准备嘲讽几句的时候,目光停在了箫景的身上,他的呼吸一窒。

可进了那个大大的包房,他才明白了李慕笙的用意。

他说话很生石更,面上又带着冷意,可说出的话却被箫景听出几分关心来。

箫景的嘴角微微勾起了一个细小的弧度,他连忙跑回去换了一件厚厚的外套,跟着李慕笙上了车。

明明那时候,觉得不管如何,都不会失去对方

他不知道为什么李慕笙要带他来。

这一天里,李慕笙似乎去了公司,从早上忙到了晚上七点,等他回来的时候,刚好看到正下楼的箫景。

这一字一句,全然都被箫景听到了心坎上,他浑身一颤,转身就想要跑,奈何后面的人直接将他抱住,他身体尚未完全恢复,此刻被身后的人在腰上狠狠一勒,只觉得腹部一阵绞痛,整个人就这样软了下去。

他说完,力道根本不收敛,直接用力推倒了箫景,他捏着拳头,手骨传来一阵一阵响声,他俯视着箫景,面容上犹如修罗,怒气凛然,“你不要以为你受伤我就会放过你!你以为你还是从前的箫景?你以为我还会把你当回事?!给我滚出去!”

李慕笙那一双冷眉微微皱了一下,他几乎是粗暴地钳住了箫景的下颌,咬牙切齿地问,“你故意的,是不是?!”他用力极大,手都有些发抖,眉心似有怒火燃起,“你故意在我这里装作什么都不会!为什么一个**你都会受伤?!你不是给别人做了无数次!为什么到我这里就要装模作样?!”

李慕笙在一瞬间想起了从前的往事,他们在灯塔下的告白,在烟花会上的倾心一吻,在准备失去一切也不放开对方的曰子里,艰苦又努力地想要生存

外面好久好久都没有动静。

等到了目的地,他才发现他们来到了一个在当地城市非常着名的会所。

已经晚上七点了,是要去哪里吗?

“李少,这个人你还稀罕啊?我听说都被人*烂了吧”

身后那个人悄悄伸手捏了捏箫景的腰,箫景的脸都白了,他不知道该躲在哪,前前后后都有人,冷汗瞬间就浸**衣衫。

李慕笙没有说话,目光也只是锁在箫景身上。

箫景的喉咙是真的被伤到了,他在第二天里一直没法好好说话。

车上一路沉默,夜晚的城市像是一颗璀璨的明珠,窗外飞快划过的如同流光一般的美丽光线。

李慕笙有些失力地靠在了墙壁上,他突然觉得自己的报复根本得不到**。

他恨箫景。

他把那个他爱的人杀了,他亲手扼杀了他的幸福。

他一直都是这样的一个人,

明明那时候说好的

李慕笙见他一副站不起来的样子,更加怒火中烧,他拉起箫景一条胳膊就将他拖了出去,也不管他赤裸着身体,就直接把他丢到了门外。

努力加载中...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