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谎》

添加书签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10pt

    12pt

    14pt

    16pt

    17pt

    18pt

    19pt

    20pt

    22pt

    26pt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五章 繁花之上的梦境(回忆)

作者:暮霭沉沉 返回书页 评论此书 打开书架
推荐阅读: 说谎  

为什么不干脆放他走!让他消失在眼前!

李慕笙痛得难以呼吸。

他看到李慕笙那深情的目光,落在了自己的脸上。

他说的那么温柔,那么深情

或许是那时候的视线包含着太多的炙热和温情,当箫景回望他的时候,他温柔地捧住了箫景的脸。

繁花之上,再生繁花。

梦到回到年少时候,第一次和李慕笙去看烟花。

箫景多想再好好听一遍,认真地记下这个人的每一个眼眉。

他的吻如同清风,落在了箫景微微弯起的嘴角。

两个人的嘴唇贴在了一起,李慕笙温柔地吻着他,没有再进一步。

李慕笙眼中全然是难以忍受的痛苦,他的手有些发抖,直把箫景从那该死的木马身上抱了下来,箫景软软地躺在他怀里,身体**着,他的眼睛虚虚睁着,感受到有人抱着他的时候,他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居然抬起手就在李慕笙的脸上一抓,李慕笙的下巴被他弄伤了,一丝丝的刺痛,但他也不恼,只是更加用力地将他抱在了怀里,一只手钳住了他的手腕,沉声叫了叫他的名字。

烟花如同是一朵朵梦幻之花,盛开在了这个繁华美丽的梦境里。

接着箫景便被哭丧着脸的老板送上一个大熊,他抱着那个熊,原本有些不好意思,可心神却完全被面前这个带着璀璨笑容的男孩子吸引走了。

而对于箫景来说,当他落到了李慕笙怀里的时候,他就已经沉沉的睡了过去。

终究都是,无法拥有的,短暂而苍凉。

就是根本懒得解释吧?

“去看烟火吗?”

“小景,我爱你。”

真是好美的烟花啊。

可这让李慕笙更恨因为当年,他抓住他那般苟且之事,质问他的时候,他也是那么沉默。

慕笙好帅他这样呆呆地看着,明明是月色下,可是他的眉目那么清晰,被笑意柔和了的冷峻面容,俊美洒脱,魅力简直可以迷死人。

烟火会上,箫景被李慕笙拉着去玩*击游戏,如果*中了,就可以拿到一个大熊。

可即使如此,即使他怀里这个人在三年前把他的心都捣碎了,可他那么虚弱地说出“慕笙,我好难受”的时候,涌上他心头的,除了苦涩,就只有痛惜。

他抬头就看到李慕笙的脸,温温柔柔地看着他,嘴角带着一丝宠溺的笑,“去看烟火吗?”

草丛的不远处有萤火虫的光辉,在暗夜之下,莹莹发着光,漂亮极了。

那么多璀璨的火花,在空中炸开,有飒飒落下

李慕笙将坐在身边的箫景揽到了怀里,又将他被风吹得翘起来的头发微微抚平。

他找不到答案。

而他们,只是躲在人群的后面,李慕笙吻着他的眼睑,嘴角的笑那么好看。

天空的高处,突然炸出一片流光。

他做了一个梦。

箫景在那看来看去,老是*不中,直到背后被人环住,暧昧的气息通过相贴着的身体渡了过来,李慕笙的声线清越,又带着一丝丝的温柔,“我来帮你,你对的这么准,肯定不会*中的,小笨蛋。”

【慕笙,我好难受】

李慕笙推开了那扇门,只看到箫景半裸着身体被那两个人压在木马上,箫景的脸惨白着,嘴上被他自己咬的几乎都快烂掉了,赤裸着的**颤颤巍巍,看得出来他努力想用腿支起身体,让体内的东西不进的那么深,可是这木马让他全然没有着力点,只能任由那强大的力道一下一下撞击进身体。

远处的欢呼声似乎那么模糊而不真实,他们吻在一起,只有爱意,没有情欲的吻。

他甚至在内心问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对他

李慕笙和他期盼已久,当时他们才突破了友谊的窗户纸,箫景连被李慕笙摸摸头,牵牵手都会羞得脸红。

黑暗夜色中,仿佛远处出现了一片逆流的瀑布。

箫景睁开了眼,心中痛得几乎麻木。

他们选了一个离人群比较远的偏僻小坡,角度却很好,应该刚好可以等待烟花的升起。

这烟花,开得太早,开得太美,终究还是凋谢了。

箫景的嘴角带着一丝笑容,任由他抱着,很舒适地靠在了李慕笙的怀里,就像一只懒散的小猫一样,对身后的人有着无上的信任,仰着头看着夜色之上的点点星空。

箫景闭上了眼睛,如同献祭一般纯洁地送上了自己的嘴唇。

良辰美景,都已如同虚设

好美

心中原本一片平静的海面上,就这样起了涟漪。

烟花会上好多的人,人群里大多数都是一对一对,山坡上更是有情侣坐在一起,互相依偎着享受美好的时光。

李慕笙看着他上扬的脸,那双眸子比天上的星子更加明亮动人,他微微一笑,“是啊,我从没见过这么明亮的星星。”

“走,我带你去山坡上。"

那一天,是城市里的烟火会。

是谁这样问?

李慕笙看着这一幕,几乎在一瞬间失去了呼吸睁目欲眦!

箫景听到了,他颤了颤,原本紧绷着似乎随时准备反抗的身体终于软了下去,他努力将自己的身体缩在李慕笙的怀里,小声地呜咽了一声,道,“慕笙慕笙我好难受”

李慕笙只觉得自己的心脏被怀里这个人捏碎了,痛得他眼前都一黑。

沉默,就是默认了吧。

箫景被他环在怀里,就这样红了脸。

他一步一步走过去,旁边两人看他面若冰霜,只敢站在旁边一声不敢吭。

好厉害箫景有些呆呆的,带着星星眼抬起头,却被身后的人趁机偷了香,在脸颊上落下一个轻吻,“就当报酬。”

内心双重极端的煎熬让他头痛欲裂,他抱着箫景,撇眼却看到那狰狞的木马**上带着血,他的太阳*都被激得突突直跳,怀里的人已经昏睡过去,他只能稳稳抱着他,走出了这间令他痛恨的房间。

他看自己的眼神,仿佛已经融入了夜色,又带着比烟花更灿烂的微光。

啪!!!

那时候他们才20岁,所有的一切似乎都是光明的,未来沉在光影里,朦朦胧胧的光圈带着无限的遐想。

可梦境就这样,如同退潮的海水一般消失不见了。

”小景“带着微微的叹息。

眼角也只是落下一丝水液,透明的,别人看不到的。

“好美啊“他感叹道,”离开了城市,才能看到这么明亮的星星呢。“

他知道,留不住的。

他又问。

在箫景母亲的葬礼上,他躲在自己的怀里,眼角的泪刚被自己吻去,他说,慕笙,我好难受

仿佛所有的一切,都是有希望的。

啊?中了!

他知道,他再也不会有机会,也再也不想去看烟火了。

箫景有多么隐忍的人,才在昨天,他那么粗暴的对待他,他都可以一声不吭,一句求饶的话都不说,就那么默默忍着。

不断出现的流光,和人们欢快惊讶的叫声。

他虽这么说,可眼睛也只落在箫景的身上,片刻都不曾移开。

柔软的唇瓣厮磨着,似乎这样就能把X腔里所有的爱意都传达给对方。

他几乎从未在自己面前脆弱过,年少时候,也只有那么一次

努力加载中...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