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谎》

添加书签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10pt

    12pt

    14pt

    16pt

    17pt

    18pt

    19pt

    20pt

    22pt

    26pt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七章 三年前的雨夜

作者:暮霭沉沉 返回书页 评论此书 打开书架
推荐阅读: 说谎  

【慕笙你是不是和校花和校花约会了?】

那个他们为了在一起,辛辛苦苦工作才拥有的温馨小家,没了

全都是谎言!

秘书看他今天实在状态不对,便拿着资料离开了。

他当时真的觉得自己快要被箫景*疯了,他那么爱他他们曾经那么爱对方!

面对他歇斯底里的哀求和质问,箫景一句话都不说。

手机在他手里松松握着,明明随时都可以打电话回家问问管家他的情况,可就是不愿意拉下脸面。

曾经的那天冬季,他只觉得全世界都开满了花,走到哪里,都觉得是幸福而有希望的。

当时他的手已经掐住了箫景的喉咙,才几曰不见,那人就已经瘦弱了一圈,细长的颈子被他掐着,似乎随便一用力就会断了。

可箫景沉默了。

【你可不可以不要和她约会】

他甚至觉得,当时只差那么一点点,他就会把箫景杀了。

李慕笙伸手就将几欲溜走的少年揽到了怀里。

他昨天高烧不退,会不会今天又反复不断?

他回过神来,眼睛里的光线总算汇聚在了一起,他揉了揉眉心,有些疲惫,“刚才你说的这几个工程项目,把策划书拟定好了之后交给唐沁,她一直负责这方面的工程,知道是不是合适。”

他当时浑身湿透了,在雨地里的一天让他发了高烧,可那时候他什么都感受不到,他抓着箫景,只想知道真相,只想要一个否定。

李慕笙静坐在办公桌前,不远的地方站着他的一个秘书,正在和他汇报着这个星期的工作任务。可他似乎什么都没有听进去,只感觉对面这个人嘴巴一张一合,一个走都没有进入他的脑袋里。

狡猾的小家伙,这样就想逃走吗?

他的唇就停在箫景不知道为何红了的耳廓旁,【小景,我喜欢你,我最喜欢你。】

【骗子!!!】他大吼了一句,布满血丝的眼睛里流出泪水,里面全是绝望的纹理,【箫景,你这个骗子】

再后来,他和自己的母亲和好了。

他躺在病床上,冷着眼一句话不说。

难道真的就只是为了钱?

当初因为要和箫景在一起,他不惜和家里断绝关系,抛下所有的一切财产权力,可他得到了什么?

就在那一刻,李慕笙痛不欲生,他松开了箫景的喉咙,那细腻的肌肤上已然有了一道红痕。

一直在想着,箫景在家里会做什么,会不会还在睡觉?

然后再自杀

【小景,我喜欢谁,你难道看不出来?】

【小景,你吃醋了。】他的声音里带着掩饰不住的喜悦。

难道真的,只是因为对方是富家子弟,箫景就可以出卖灵魂出卖**?

“李总,您忘记了,唐经理度蜜月去了您批准了的。”

内心不停地挣扎着,他转头就看到落地窗外的漫漫大雪。

灯塔下那么大的雪,少年时候青涩却*致的箫景站在自己面前,微微低着头,声音小得几乎要被簌簌落下的雪花掩盖。

风雨交加的夜晚,这偌大的天地,他竟然不知道该去哪。

可是没有,这些都是真真实实发生的,真真实实的,谎言

咳疾缠身。

李慕笙抿紧了唇,他的眉心微微一皱,神色上却看不出什么不满,半晌后他轻声道,“你先出去吧,我再找人弄就行。”

不过还好,他还记得自己的痛,所以他总会想办法,把他该拿的一切,全部牢牢握住手里。

是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是开头美好,结局潦倒?

凭什么?他问自己。

李慕笙怔怔站在落地窗前,只觉得面前想起的这两个青涩少年,近在咫尺。

少年看他一直不回复,眼角都有些红了。

母亲和他说,箫景已经拿着那笔钱和那个中型的公司,离开了中国,去到了国外。

他说完,便一步一步走出了那栋豪宅。

他和箫景的家,没了。

他忍不住后退一步,想起三年前,他在另外一个男人的别墅里,将箫景*在墙角,捏着他的肩膀问他。

李慕笙踉跄着后退了两步,他甚至觉得这只是一个噩梦。

仿佛一切都已经被他预料到,仿佛他已经百毒不侵。

这个冬季似乎比往年要更加寒冷和漫长,从盛庭高处的落地窗看下去,整个城市都似乎被霜雪笼罩着,雪花簌簌落下,一点点堆积起来,仿佛把这个原本就冰冷,没有生气的城市,掩盖在了荒芜的雪原之下。

似乎真的只差一点点。

除了千疮百孔的心,就是雨地里长跪不起得来的伤寒。

他微微后退一步,声音里带着一丝丝难以察觉的哽咽。

时隔多年,李慕笙依然能感受到当时自己心脏处的痛彻心扉。

再次醒来的时候,他已经被母亲接回了李家。

又已经远远地,到了再也摸不到的地方。

凭什么自己还要对箫景如此上心?

【箫景,只要我活在这个世界上一曰!我就一定会再次抓住你,我要让你体会我今天的痛,我这一生绝对不会放过你!!】

扯得心脏都是痛的。

【小景,你告诉我不是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秘书不得不小心翼翼叫了叫他,“李总”

【小景,我们交往,好吗?】

他的脸冻得红红的,可那时候李慕笙的心尖都因为对方说的话发颤。

箫景仰着头,闭着眼睛,似乎真的愿意就此去死。

为什么?因为羞耻?因为觉得对不起自己?

【你告诉我是他们强迫你你说话!!】

【我我走了】

自从那天之后,他只觉得,全世界都死了。

他不知道在雨里走了多久,最后昏倒在了雨地里。

李慕笙枯坐良久,只觉得心神依然没有宁静下来,他的脑海里只有现在在家里的那个人。

梦醒了,他的箫景还在

只要你说不是,只要你说出来,我就会信你啊!!

直到对方说完,他还是没有什么反应。

努力加载中...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