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谎》

添加书签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10pt

    12pt

    14pt

    16pt

    17pt

    18pt

    19pt

    20pt

    22pt

    26pt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十三章 暗涌

作者:暮霭沉沉 返回书页 评论此书 打开书架
推荐阅读: 说谎  

林遥对箫景而言,是所有噩梦的开始。

【只要你帮我,司徒家如今的困境,我便帮你解。】

当时自己有多么不情愿

李慕笙再也没有压抑自己,手上的力道越来越大,他咬牙切齿,“住口!“

“少爷!少爷你冷静点!”苏淮几乎被挣扎着的李慕笙甩了出去,他用力拉住李慕笙,嘴里更是大喊,“少爷!箫先生还在家里等你!!”

暴怒的情绪就这样渐渐消失在他的眼底,取之而代的,是和这个冬天同样冷酷的杀意,他看着被他打倒在地的司徒情,一字一句地道,“这局棋,还没有下完。我会把我之前失去的一切,全部夺回来。而你”

他坐在自己的小书房里,正对着李慕笙给他的几个公司方案忙得焦头烂额。

可他又绝对相信,如果自己不离开慕笙,林遥绝对会说到做到。

箫景只觉得林遥疯了

为了努力忽视感情上溃烂的伤口,他很感激这时候李慕笙愿意给他工作,如果有可以忙碌的专注的事情的话,他就不会那么抑郁地从早到晚发呆了。

他爱慕笙,他不愿意慕笙这一生带着永远的伤痛和他在一起

箫景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望着她,【你】

包括她对箫景采取的所有手段,从事业上的多番阻碍,到人云亦云的关于他的流言蜚语

林遥的妆容*致完美,可还是遮不住她因为病痛带来的苍白虚弱。

【我时间不多了,箫景。肺癌晚期,我唯一的愿望就是小慕能够离开你,回到他正常的生活。】

当年的春天,微风阵阵,原本不该发生的事情,走错的路,就因为那女人的一句话,他没有忍住自己的底线。

原本已经失去理智的李慕笙石更生生愣住了,他几乎有些脱力,不受控制地后退了一步。

他在一瞬间怔住了。

司徒情被戳到痛处,原本带着从容的脸上微微有些*搐,可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他居然又展开一个笑容,“司徒家本来就是一局死棋,如今也不过是回到了原点罢了。可你不同,最起码你再也回不到以前了不是么?所以,我还是赢了。”

思绪被李慕笙抓住自己的衣领时打断,司徒情嘴角还带着血,他笑着看李慕笙,就仿佛已经是个疯子,“怎么了?这么多年了,我从来没有赢过你,只有这件事,我赢得彻彻底底,慕笙,你就是输了!”

而自己呢

【就算他还爱你,他也永远不会原谅自己。】

他的目光冷厉,看向司徒情的时候犹如一把尖刀划开了这个人的心脏,“你就等着看司徒家输的一文不值吧。”

他叫了叫这个人的名字,李慕笙的手僵住了,他更加得意,道,“箫景他,真的很好看。我喜欢他那么久你知道吗?他在我怀里抖成那个样子,软的像棉花糖一样*出来的时候,整个人漂亮地让我移不开眼睛”

林遥从头到尾想要的,根本不是他所想的那么简单

箫景

或许正是因为李慕笙生来便什么都有,他才会不稀罕这一切,只想和箫景在一起。

疯子

箫景并不知道李慕笙和司徒情见面的事。

他做了几个小时,便下楼去倒咖啡,突然看到楼下客厅显眼的地方都放了白玫瑰,他有些愣,走到正在做晚餐的晚姨身边,礼貌地问了之后,才知道今天是李慕笙母亲的忌曰。

司徒情终于呼吸到了寒冷的空气,他捂着喉咙剧烈地咳嗽着,原本已经模糊了的视线也渐渐恢复了正常

【你也知道,只要有我授意,没有人会录用你和小慕。他那么有能力的人,为了和你在一起,放弃一切,你忍心吗?】

箫景以前从来没有丝毫的退缩,可听到这样的威胁,事关李慕笙的一生,他还是怕了。

司徒家所有的一切摇摇欲坠,林遥一句话,就帮他将原本要失去的一切全部夺了回来。

咖啡都没有倒,他就有些仓皇地跑到了卧室里,将门反锁了起来。

所有的一切,还没有结束。

他什么都有了,而自己什么都没有。

没有人会这样对待自己的亲生儿子

他在大学的时候就是成绩优异的荣誉毕业生,在企业管理这方面他有很强的专业能力,所以这些项目对他来说并不算难,只是工作量有些大。

就在他以为自己要被李慕笙活活掐死的时候,李慕笙被人从他身上拉开了。

李慕笙什么都有了,作为李家唯一的血脉,林遥已经为他安排好了所有,光明的前程,美好的未来

【我就愿意赌一把,赌小慕绝对会带着一辈子的悔恨和你过曰子。】

他并不是害怕,而只是觉得痛苦。

明明坐在他面前的,是一个温和端庄的妇人,她一举一动都宛如一幅画卷,说出的话却让那个初春犹如严寒冬季,【你要是真的爱他,你一定不会让他活得这么狼狈。】

她在他身上用尽了手段,终于将他*到了绝境,终于成功地让李慕笙永远永远恨自己

箫景

箫景是多么好的人,温柔坚强,笑起来就像月光一样,安静的时候又如同一株柔弱漂亮的芷兰,这么好的人,却偏偏一定要死心塌地喜欢李慕笙

可是他没有想到的是,林遥还是给他下了一个圈套

司徒情一直觉得这事应该是自己的耻辱。

直到躺到被褥里,他都忍不住地有些发抖。

或许,就算没有林遥用那样的条件诱惑他,他也的的确确是嫉妒着李慕笙的。

是了,箫景还在家里等他,他回到他身边了

死神和他擦肩而过,真是太可惜了他朝着李慕笙冷笑了一声,他还以为可以用自己的一条命,换李慕笙和他一起下地狱呢

又一拳狠狠砸在他的脸上,李慕笙将他推到在了地上,手上的力道已经几乎要就此掐死他,可他丝毫没有畏惧,也没有还手,“箫景”

自从李父死了,整个盛庭都是林遥一个女人支撑着,她的能力,她的杀伐决断,足以让任何一个人畏惧。

司徒家偷偷摸摸养着的几乎不见天曰的私生子,对于这些世家豪门来他受尽冷眼,花费多少心血他也永远达不到李慕笙的境界。

面对司徒情的挑衅,李慕笙只是冷笑一声,"所以呢?这几年司徒家被我打压成什么样子,你享受到了吧?我看你逃到国外去吹的冷风也不少吧,怎么就想回来了。“

他也绝对不会,让李慕笙有这样的不应该有的遗憾。

她那双眼睛微微弯起,眼底却没有任何笑意,【如果你不离开他,那么他绝对不会见到我活着的最后一面。】

努力加载中...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