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谎》

添加书签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10pt

    12pt

    14pt

    16pt

    17pt

    18pt

    19pt

    20pt

    22pt

    26pt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十六章 我的记号

作者:暮霭沉沉 返回书页 评论此书 打开书架
推荐阅读: 说谎  

直到**那被针尖刺破,一瞬间剧烈的疼痛让他原本陷入情欲的眸子瞬间清醒了,他整个人的身体颤了颤,就像是突然离开水的鱼一样几乎要挣扎,可他马上又被李慕笙紧紧抱在怀里,李慕笙吻住了他的唇,将他即将要呼之于口的痛吟全然堵在了嘴里。

以吻封缄。

一旦想到,这样的箫景,曾经被别的人以同样的方式占有过,内心的愤怒就完完全全控制不住。

他知道这就是司徒情想要的结果——

哪怕他死了,他也是李慕笙的了。

箫景的脸颊上已然是血色全无,他在李慕笙伸手碰他的瞬间,鲁莽地挥手将男人手里的东西打落,这是他这么多天来第一次做出如此尖锐的反抗,东西掉落在纯白的羊毛地毯上,几乎什么声音都没有发出来,箫景却已经瑟瑟发抖地缩成一团,”不要!“

那是一个没有任何情欲的,纯纯粹粹的吻,甚至连吻都算不上,只是箫景用他的唇瓣在李慕笙的唇瓣上MoCa着,他的泪水甚至都跌落在李慕笙的面容上。

他不会再说不要了。

哪怕他和箫景又能重新在一起了,司徒情也可以让他们之间永远永远都有跨不过去的屏障!

“嘘不许叫。”李慕笙压着他,看着他眼角溢出的那一点点泪花,又温柔的吻了吻箫景,“带一个我的记号,就算走得再远,你都是我的了。”

箫景本身就十分的敏感,身上随便摸一摸就泛着红,此刻被李慕笙柔情似水的挑逗着欲望,他已经**在床上,双眼有些迷茫地睁着,带着*感的喘息,偶尔发出一声声的**。

李慕笙看着眼前被打落在地上的盒子,面容上看不出任何一丝的愤怒,反而还是带着静静的微笑,“不要?”

他的软肋被司徒情抓的牢牢的,就像是永远都有一个伤疤在对方手里,永远都能让他痛不欲生。

或许如果那天没有遇到司徒情,没有听到他嘴里说出的那些话,那么他应该会对箫景好一些,起码不会像这些天一样,把箫景困在床上,时时刻刻都像个**一样被自己

【带一个我的记号。】

这似乎是重逢以来,箫景第一次主动吻他,他甚至有些焦急地想要含住李慕笙的嘴唇,却似乎不太懂接吻的技巧,只是像小动物一样在李慕笙的嘴唇上蹭着。

除去情欲里的哭泣,箫景这样的哭泣让他的心都疼了。

他想到此处,左X腔里的那跳动的心脏似乎都冷了几分。

是啊,这是慕笙给他的

他的声音低沉,仿佛只是在说给自己听,可箫景却是听得明明白白,他心中剧痛,喉咙深处似乎都用血腥味涌了上来,他颤着的手紧紧握住了李慕笙的,含着泪就朝着李慕笙的唇上印了上去。

可他看到李慕笙的笑,就全部忘记了。

他也没有再看掉落在地上的宝石,一只手摩挲着箫景越发消瘦的下颌,微微抬起他的头,含着冷光的眸子直视着箫景眸中深深的恐惧与颤栗,“在我这里,你总是什么都不想要的。”

他微微弯下腰,将那颗黑色的宝石捡起来,箫景的泪水已经停了,怔怔望着李慕笙,在看到李慕笙捡起宝石的时候,他的眼中闪过一丝锥心刺骨的绝望,又带着一丝不想要再逃避的勇气,他仰着颈子,如同一只即将要被献祭的美妙天鹅一般,仰望着他的爱,”慕笙不论你对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一个吻,几乎就让李慕笙方寸大乱,他痛恨自己居然这么容易就被箫景左右心境,可看到那**的泪水不停地从箫景的脸上落下来,李慕笙用尽了全力才压制住自己想要抱他安慰他的冲动,可他还是忍不住,微微启唇道,“不许哭了。”

李慕笙被这个突如其来的亲吻怔住了,他呆愣在那,只看着箫景像一只猫一样在他的怀里蹭着。

他同样知道,那一夜,在司徒家的别院里发生的一切,是李慕笙内心永远,永远都抹不去的伤痕。

一时之间,箫景甚至分不清是痛还是舒服。

只要李慕笙给他的,哪怕是荆棘,他也愿意刺入X膛。

李慕笙将他压到了柔软的被褥之中,从他形状姣好的嘴唇,一直吻到了已经**tǐng巧着的*首那,李慕笙的手为箫景的欲望舒展着,白净修长的手掌握着箫景已经全然石更着的欲望,不停地捋动着,他的**更是**地**着箫景的敏感地带。

他感受到李慕笙没有任何回应,心中更痛了,抖着手想要去抱李慕笙,却被李慕笙捏住了肩膀,生生从他的怀抱里扯了出来,“做什么”李慕笙哑着嗓子,“以为这样就可以讨好我吗?”

李慕笙说完,又微微笑了笑,再俯下身去**他刚才被刺穿的那一点,可怜的**已经全然**了,又被李慕笙含在嘴里温柔地**着。

他感受到自己内心的巨大矛盾,一方面想要折磨他,一方面又想要保护他。

可他忍受不住!

努力加载中...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