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谎》

添加书签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10pt

    12pt

    14pt

    16pt

    17pt

    18pt

    19pt

    20pt

    22pt

    26pt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一章 盛庭的夜色

作者:暮霭沉沉 返回书页 评论此书 打开书架
推荐阅读: 说谎  

他颤了颤,“求你帮帮父亲他已经年老,牢狱之灾”

他甘之如饴。

这个人的身体落在李慕笙的眼中,显得那么*致而脆弱,怒火和欲火几乎在一瞬间同时被点燃了,他上前一步,直接把箫景拉进了浴室。

他沉着脸看着这个人,这个他珍爱那么多年,最后为了钱抛弃他背叛他的人

而对于坐在这大厦最宽敞最明亮的房间的人,外面这阴冷昏暗犹如世界末曰的诡异天气,全然引起不了他的注意。

适才对方仿佛失控一般把他按在墙壁上亲吻,此刻却目光中带着冷漠和唾弃,把他推进了浴室。

断断续续的语句,颤抖的声线,这一切原本都是自己想要的,可是真的得到了,心里竟然没有一丝快慰。

李慕笙起身,他绕过了宽大的办公桌,走到了箫景的面前。

他才唤了一声,便被对方不耐烦的打断,李慕笙眯了眯眼睛,冷声道,“你叫我什么?“

他说到此处,指尖停在箫景的左X口,他更是嘲讽的一笑,“唯独这颗心,我嫌它太脏了。”

他不知所措的站在那,想要努力拢起衣服,却因为对方一个冰冷嘲讽的笑容而僵在了原地。

他不敢再看李慕笙的那张脸。

箫景的眼睛一瞬间睁大了,瞳孔里全然是恐惧和绝望,他试着想要挣扎,可对方的力道那么大,他几乎就要再次求饶,可才要说话,目光对上对方那双冷漠而不含感情的眸子,所有的一切都哽在了喉咙里。

箫景抿了抿唇,苍白的视线落在了这个男人身上,原本应该如黑曜石明亮深邃的眸子里,浑然是破败的纹理,”慕笙“

他的衬衫在刚才已经被撕坏了,纽扣掉了好几个,他的嘴唇也被对方咬出了血,手上也带着对方掐出的淤青。

他太瘦了,比少年时候还要修长瘦弱,仿佛是一株因为主人照顾不善而缺乏生气的芷兰。

李慕笙笑了,嘴角的弧度带着冷意,“要你三年前欠我的一切,”他的手松开了箫景,指尖带着热度划过他的X膛,“身体,时间,服侍我”

半晌后,李慕笙钳住了对方的下颌,“求我什么?我什么都不会做,自然有人会送你父亲去监狱。”

坐在他对面主位上的男人看着他的手,冷笑一声,说话时候声音却沉稳冷漠,道,“怎么,仅仅是欠了我三千万,就让你如此惨状了?”

放在面前的文件只是薄薄的几张纸,箫景的脸色却全然白了,他努力稳住心神,可用手捏住那纸张的时候,还是有些发抖。

“我可以帮你,也只有我能帮你。但是你应该知道,我要的东西,也只有你能给我。”

从他去到盛庭,就已经注定,他要把所有的一切都还给面前这个男人。

X口似乎被什么东西重重压着,箫景的目光灰暗一片,微微低了眸子,带着几分祈求,“求你”

箫景的心如同被针刺上了无数个伤口,他张了张口,却只能报以沉默。

李慕笙也不在意,就这样用凉水冲洗他的身体,接着把他抵在冰冷的墙壁上,一只手抬高了他的腿,怒张的欲望抵上了颤抖的干涩入口。

而此刻,他看着那张熟悉却更加成熟了的俊美隽秀的五官,完全陌生了的神情,通过空气渡过来的,只有沉重,冰冷的威压

“不”箫景睁开眼睛,一瞬间就被李慕笙那双如同从前一样深邃的眸子吸引住,可那双眸子里,只映出了他惨白的脸,没有任何一丝感情。

被李慕笙推到浴室门口的时候,箫景紧张到了极点。

身体也好,心也好

他从容不迫的抬起对方的脸,冰冷的视线审视着面前这个人。

箫景只觉得喉咙里涌上来血腥味,他低着头,又道一句,“求你”

他的声音缓慢沉重,冰冷又不失优雅,“你应该知道,你父亲的公司已经破产,他和那些黑商签的协议,有多少已经突破了法律的底线,你清楚了?我随时可以送他进去,只要我在,你别想着找任何人帮你。“

他认命一般松开了放在衣服上的手,衬衫被他慢慢褪下,露出的是一具苍白细瘦的赤裸身躯。

盛庭的大厦仿佛立在了城市的最高处,仿佛乌云笼罩着,阴阴沉沉显出几分可怖来。

是的,他有什么理由求饶又凭什么求饶。

李慕笙看着他赤裸的身体,微微皱了皱眉,“我没想到,你那么多情人,居然没有一个好好照顾你?”

箫景被他的动作弄得一个踉跄差点摔倒,李慕笙把他拉到浴霸下面,直接打开喷头,箫景几乎在一瞬间被冻得脸色铁青,他的唇瓣全然白了,整个人抖成一片。

箫景听到这句话,下意识地想退后一步,可李慕笙微微掐着他的喉咙,迫使他抬着脸望向他,箫景的眼中全然是戒备和惧意,“你要什么”

冬曰,依然是黑云压城之势。

”怎么,在我这里装可怜?“他的目光上上下下打量着箫景,笑了笑,”我从来没有碰过你,却也不是不知道,你早就是被*烂的货色了,你又何必在我这装模作样。“

箫景只觉得自己被对方套上了绞索,李慕笙轻轻收紧一点点,他就觉得呼吸都困难了。

他们曾经那么亲密,那么熟悉彼此

努力加载中...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