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皇别跑!您的专属炉鼎来啦!》

添加书签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10pt

    12pt

    14pt

    16pt

    17pt

    18pt

    19pt

    20pt

    22pt

    26pt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三十章 蛇族圣女

推荐阅读: 蛇皇别跑!您的专  

那女子转过身果然是个美人,弯弯的柳叶眉,一张素净巴掌大的小脸,水汪汪的眼睛真是惹人怜爱。

“圣女”名为枣儿的侍女赶紧搀扶着夜天心。

“嗯。”尽欢虞看着文揠清气鼓鼓的样子,就想捏他的小脸。

尽欢虞见状用手抚了抚文揠清的后背,“咳!咳”文揠清咳了半天,肩膀抖个不停,眼泪啪啦啪啦地一直流。

文揠清头也不回地飞出试炼台,脚尖轻点便站在了观众台上。

尽欢虞快速*了几十下,不忍文揠清那么难受,便尽数全*在文揠清的喉咙里了,**的**让文揠清身子抖了抖,一股想呕吐的感觉,文揠清赶紧趴在床边,却也什么都吐不出来。

心里是这么想的文揠清,眼睛的视线可一点都没移开。

尽欢虞吻着文揠清的脸蛋,手却不安分地伸进文揠清的衣衫里,摸着温热的肌肤,手掌一路下滑,不多一会,文揠清*泣的声音就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坏蛇还想多干几次。”尽欢虞一个翻身又把文揠清压了下去。

“是我不好,别哭了。”尽欢虞又心疼又想笑,只得赶紧哄着自己的小祖宗,嘴唇不停地吻着文揠清脸上的泪珠。

“好好好,我是臭蛇。”尽欢虞不管文揠清说什么,都顺着他,宠溺的表情真是显眼的不能再显眼了。

尽欢虞皱了皱眉头,“哪里像仙女了?”修长的手指拖住文揠清的下巴,迫使他看着自己,“你觉得好看?”

文揠清这边可要炸毛了,牙齿直接咬了**一口,脸上心灾乐祸的表情看着尽欢虞,只是没看到尽欢虞吃痛的表情,却看到尽欢虞戏谑的微笑。

“枣儿,不得无礼。”那女人轻轻开了口,连说话都是柔柔弱弱的样子。

“再快点”文揠清身子有些微微躬起,双眼也有些迷离,小****着自己的贝齿,嘴里哈着气。

尽欢虞顿时慌了,把人抱进怀里,“我不是故意”道歉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文揠清打断,“啊!你这个畜生!这是人**事吗!”一边骂骂咧咧的,一边还可劲哭。

清道场的比试自然继续进行着,已经失去资格魂不守舍的文明庆呆在角落里没人注意。而另一边的试炼台获胜的却是一位“老熟人”了。

尽欢虞可是一点都不会羞涩的把****文揠清的小脸上趁了趁。

“某人裤子**呢。”尽欢虞咬了咬文揠清的耳朵,文揠清红着脸也不反抗,都没力气动了,“坏蛇**。”

文揠清没好气地躲过尽欢虞的魔爪,“她不是蛇吗?怎么看起来像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一样?”

尽欢虞抬起文揠清的下巴便吻了上去,吸吮着那条不断诱惑着自己的小**,难舍难分的湿吻让文揠清身子都没力气了。

“才没有,丑死了。”文揠清吐了吐**,一脸嫌弃的样子。“可是男人不都喜欢那样的吗?”

“比不上你万分之一。”尽欢虞直接把文揠清按在了床上,拉下了自己的裤头,“不如****这个?”两条狰狞的大**露了出来。

而出了清道场的夜天心沿着小路慢慢走,走到没人的地方,侍女自然的放开了搀扶着的手,夜天心勾了勾头发,“文揠清吗?心浮气躁的人倒用不着我出手了。”

“我记仇了!你这个臭蛇!坏蛇!”文揠清哭着,说话都是一*一*的,眼睛都有些肿了。

回了青云峰小院的文揠清整个人都窝在被子里。尽欢虞拉了拉被子却纹丝不动,“怎么了?”

“臭不要脸!”文揠清立马捂住眼睛,只是手指透出来的余光,却又盯着那两根大**看。虽然自己早就尝过大**带给自己的愉悦,但是这么看还是很不好意思啊!

“啊”文揠清嘴里低低**着,手指拽着尽欢虞的长袖,整个身子窝在尽欢虞怀里,**却是大开,自己的**里是尽欢虞的手掌在不停*动。

尽欢虞可是舒坦地喘着粗气,揠清**的口腔把自己的**含的满满的,清楚的能感受到那条小**在**上动来动去。

侍女听了此话,点了点头,便退了下去。

“唔!唔”文揠清瞪大了眼睛,嘴巴说不出话,只能唔唔叫个不停,这臭蛇还蹬鼻子上脸了!

“你的男人不喜欢。”尽欢虞的手指上湿漉漉的缠绕着文揠清的又红又嫩的小**。

“她就是照顾你的圣女?”文揠清嘟着嘴,一看就是炸毛的样子。

文揠清白白嫩嫩的小脸立马红的滴血似的,“哪有像你这样”文揠清刚想控诉尽欢虞的恶行,下一秒嘴巴里就被强行**大**了。

“没事,毕竟是皇身边的人,总会有几分傲气。”夜天心还是一脸温柔如水的样子,转身向清道场的人点个头,便也退了出去,丝毫不见刚才的狼狈。

“大胆,怎能如此对蛇皇大人放肆!”那女人旁边的侍女立马呵斥道。

站在尽欢虞前面是一个女子的身影,穿着白色的衣裙,上面还有百合花的绣样,胳膊还挽着轻纱,黑色的秀发*着白玉簪披肩,光看背影就是好一个楚楚动人的模样。

“知道是打扰,还杵在这?”文揠清白了一眼,衣袖一抚,一阵劲风朝夜天心袭来,夜天心也不做抵挡,连连退后了几步。果真是娇滴滴的女人啊,文揠清心里想着,直接拉着尽欢虞就离开了。

文揠清暗叫不好,还没来得及反应,尽欢虞一个tǐng身,大**猛地更深入文揠清的喉咙里,文揠清哪受过这种啊,顿时眼泪就出来了,双手不停推着尽欢虞,尽欢虞倒是一动也不动。

“真的?”文揠清坏心眼地对尽欢虞的手指又吸又**的。

偏偏尽欢虞的手还在自己**里使坏,终于到了临界点,文揠清一个tǐng身,****一大遍,文揠清**在尽欢虞怀里,X膛跌宕起伏地喘着气。

“这是自然。”文揠清高傲的扬起下巴,颇有几分傲娇的样子。

只留下夜天心一人在这小路上慢悠悠地走

徐卿卿虽然赢了,但是整个人神情没有半点喜悦。他怎么会在这里那件事绝对不能出任何差错!徐卿卿的手握了又握,旁人的恭贺也只是勉强笑着回应。

看着文揠清实在受不了了,才把**退出来一些,等文揠清喘口气,又把***进喉咙里,文揠清脸憋的通红,嘴里呜咽着的声音也是可怜兮兮的。

尽欢虞一直留意着台上的比试,自然也看到了文揠清走了过来。脸色一改之前的淡然,微微笑着拉过文揠清的手,“你果然是很厉害的。”

“既然比完了,那就回去吧。”文揠清拉着尽欢虞的手,就要往外走。

文揠清眼睛一眯,脸上却是不动声色地走了过来。

文揠清大开的腿只能请君入瓮了。

那女子上前几步,却是刚好挡住了门口的去路,身子微微鞠躬,“之前去拜见皇,想来您事务繁忙不得空,如今天心见到了,自然就不打扰了。”

努力加载中...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