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小王子今天也在魔王城榨*》

添加书签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10pt

    12pt

    14pt

    16pt

    17pt

    18pt

    19pt

    20pt

    22pt

    26pt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魔女*别为男:*弄发烧小王子嫩*出汗降温

推荐阅读: 人类小王子今天也  

他浑身烧得**,内里更是火热,像是要把*入**的**融化了般**泥泞,腔*里**咕叽咕叽往外冒,泡在里边的**都微微发热起来。小王子**自发缠了韦池的腰,手指抓紧了床单,韦池跪在小王子**握住了他细细的腰,指头按进小王子两个小小腰窝里在他**里*送。

不愧是第一魔女的药,也或许是留在小王子**中那堆**起了效,睡了一觉起来后小王子神清气爽,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泄洪。

韦池摸着小王子光洁脊背已经出了一层薄汗,沾了汗水的皮肤更加把人手掌吸得紧紧,韦池抓住小王子腿弯推至X前,把小王子压得像只翻了肚的可怜小青蛙用力**。两人**紧紧连在一起,整根**都没进小王子娇小身体里,只偶尔才能看到些许赤红**沾满了滑腻****,快得只留下残影又送进小王子紧窄女*里,磨得原本光滑粉嫩的小**缩了回去,只有**充血的**口外突,红嘟嘟的像颗被开了缝的樱桃,就是这么小的入口吞下了尺寸完全不匹配的狰狞**,身体主人还快活得眼角潮红。

小王子看着天花板发呆:“我想听夜莺唱歌。”韦池打了个响指,一只灰扑扑的小鸟从窗外飞进来,落在他屈起的指节,收拢翅膀发出婉转清脆的鸟鸣。小王子并没有真的认真听,反而在鸟鸣里昏昏欲睡,一曲毕,不起眼的小灰鸟像是急着赶往下一场表演,匆匆忙忙地拍打翅膀飞走了。

“魔女真的是全知全能的吗?”小王子的声音从毯子下传来显得闷闷的,还带着鼻音。

小王子**了好几次,前边倒是一次没*,*里已经充满了**,**稍不注意就会滑出去,**闪着湿漉漉水光,**流出含有些许**的***液,韦池拇指*入小王子**拉扯成横缝,腰部用力连囊袋都塞入少许,小王子可怜兮兮揉一揉自己被撑至最大的**:“吃不下了”

吃饱了的小王子心满意足,捧着微凸小腹打起瞌睡,激烈的床上运动加上药效他早就困了,蜷在魔法清洗过的床上很快就睡着了。

人类是十分脆弱又莫名其妙的生物,小王子的感冒比沉睡了一千年的喷火龙被小孩子用石头砸醒时的怒气更令魔王如临大敌。

魔药并不像王国传说中被穿着黑袍子长着倒勾鼻和满脸痘痘的老巫婆熬出的黑糊糊气味诡异的糊糊,甚至魔女都不是女人。有着干净笑容的青年像是人界里讨人喜欢的帅哥,袖口上捋露出一截白皙手臂,手里镂空花纹的玻璃小碗盛着绿色闪烁光芒,仿佛做出了一碗的流星。

于是小王子被毯子一层一层裹起来像个巨大的蛋糕卷躺在床上,魔界最高明的魔女用今年哭得最响亮的曼德拉草,银龙心甘情愿献给恋人的心口鳞片,人鱼经过第一次发情期后被剪下的尾纱,以及从山羊口中抢下的四叶草熬制了一锅据说世界上最有效的感冒药。

但韦池剥卷心菜一样把小王子剥出来,只留给他一条薄毯,并把紧闭的窗户都打开通风,让呼吸沉重的小王子得以在清新的空气中换一口气。

**抵着张开细缝的**往里喷***,腥浓***在宫壁上再慢慢滑下,溶入**中把小小的**装得满满,**撤出时白浓立刻从嫩红肉道涌出,韦池把鸡蛋大小的水晶球塞入小王子**里堵住**外流。

*身仔细碾过每寸*壁,**蹭磨肉道里的细细褶皱,小王子腿从韦池腰上滑下来往两边张开,韦池大拇指揉着他平坦小腹,薄薄肚皮被顶起一块圆圆凸起,小王子伸手去揉自己柔软小腹,酸胀的**让他睁大了眼张着唇哭喘:“肚子鼓起来了呜可是好舒服”

包得像蚕蛹的小王子被*别为男的魔女后代扶起来靠在床头,就着魔女索契尔·韦池的手喝下了那碗味道像是苹果味汽水的奇怪魔药。然后小王子像只蚕蠕动着蠕动着躺回原来的位置,静静地等待发汗。

小王子撑着腮赤脚坐在餐桌前快活晃着小腿,叉子挑挑捡捡把不喜欢吃的蔬菜都扔到盘子里,有着毛茸茸狗头的魔族侍卫突然打开他房门:“贵国二王子来此谈判,请您更衣后前往宴会厅。”

**被人用口舌温柔伺候固然使小王子得到些乐趣,但他更乐在其中的还是**被手指搅动翻弄的**,X脯一起一伏地带着两颗樱桃颤抖,红润唇角呵出炙热气息,蒸得自己眼中雾气朦胧。

手指哪里能满足小王子被养大了胃口的身体,他抬起足尖点在韦池**磨蹭,***在**里的手指举在唇边,舌尖小猫***一样去勾挂在指尖的透明**,圆圆的青色眼眸眯得狭长,**一紧一紧夹着手指吮吸。

小王子生病了。

魔女撩起黑纱斗篷的下摆,**上**突突跳动,圆头在小王子汩汩流水的**口顶了几下就被吞进去半截。充满**的肉道进入时顺畅得不可思议,**松松软软,到了里面**又像数不清套在一起的连环似的,把来客紧紧锁住,蠕动的嫩肉MoCa着**,自顾自舒服得痉挛起来。

小王子向韦池伸出嫩藕似的胳膊,韦池上前几步攥住小王子那只在空中虚握了几下的手,触手**湿黏,小王子手心出了汗。韦池用质地柔软的绢巾细细擦干小王子的手心,又解开他睡衣领口的两颗扣子,露出密布细汗的锁骨。小王子脸上因高烧而浮起一层红晕,韦池的手贴在皮肤上带来的丝丝凉意让他舒服地眯起了眼。

**鼓鼓像张红唇微嘟,已经进入了**的最佳状态,肉道愈发缠人,**每次**时都依依不舍着咬紧,**殷红嫩肉外翻,再在空气中颤抖着慢悠悠收回,勾引着人再次进犯。**已经开始外突,每次都*到**尽头的**很容易就能碰到底部**,光滑**企图钻进最脆弱的地方,小王子捂着小腹偏头把脸半埋进枕头里,一边喘息一边揉弄自己的**和**。

韦池的手指跟随小王子触摸他的**,富有弹*的一圈**被指尖顶来顶去,不肯为来客打开入口,韦池的手指比小王子细皮嫩肉的手指要粗糙些,蹭得小王子小腹中微痛,**反而兴奋地张开小缝溢出腥甜**,流了两个人满手。

**单单被磨着就爽得小王子**失禁了一样流水,**跟汗水混在一起把床单都洇湿出痕迹,**如水面荡漾波纹绵延不绝,每当**波涛巨浪般涌来时,小王子腹部*纹便莹莹发亮,桃色暧昧光芒让小腹凸起更加明显,小王子脚趾蜷紧浑身泛粉,玫瑰花*一样分外可爱。

甬道里**异常,**不断把细长的腔*捣开,*出后**立马蠕动着恢复原状,下一下*进来依旧行动不易,韦池索*就*在小王子**里搅动,**晃着圈在**细细地磨,摸得小王子红唇微张满眼泪花,腰软得韦池掐着也还是往床上滑,腿上半点力气都无,一副予取予夺的诱人模样。

冰凉的手指捏住了小王子柔软的**,因高烧而发热的肉粒很快在揉弄下tǐng立起来,小王子嘤一声,主动把*尖往韦池手心里送,把自己平坦的X部贴在他手上好得到一丝凉意。?

凉丝丝的口腔包裹着热乎乎的**,小王子岔开腿把自己软软小小的囊袋也送入韦池口中。魔女大人将自己垂落额前泛着幽蓝的发丝撩在耳后,优雅得像是在品尝下午茶,齿间衔着嫩*轻轻研磨,两指并起*入小王子幽深的**甬道摩挲,*里嫩肉被夹在指间**,小王子腿根打颤,蜜液流进韦池手心沾**下巴。

小王子猛地把椅子推开站起来,赤脚踩在厚实地毯上奔出房门,他穿着单薄睡衣跑得气喘吁吁,终于在宴会厅前的走廊上撞进金发银甲的男人怀里,小王子顾不得盔甲冷石更还沾有血迹,紧紧搂住弯下腰来抱他的男人脖子:“哥哥!”

小王子不满足地将两根手指**自己已经撑开的**,四根手指节奏不同的在*道里律动,两人手背紧紧相贴,**与汗水让皮肤间的触感更加亲密鲜明。小王子轻车熟路地按揉自己**,酸麻中带着刺痛的**席卷全身,他**无力向两边张开落在床上。

韦池的体温偏低,小王子腹中像是吞入了冰柱,**的嫩肉纷纷颤栗,裹得韦池舒爽无比,小王子手脚蜷缩把床单蹭出褶皱,又舒服又难受地**不停。**蛮不讲理撑开缩得紧紧抖个不停的肉道,小王子揪紧床单叫一声:“咿好凉!”

韦池的手像冷血的爬行动物一般,悄无声息地探进小王子衣服深处,小王子不由自主轻轻打颤,肚脐被人用指腹按压,凹陷的小洞随着小王子的呼吸起伏。韦池抚过小王子腹部艳丽的桃色*纹,手指描摹花纹形状,植根在皮肤之下的桃色微微**发光,仿佛是活物一般光泽流转。

韦池在窗边枯萎的花朵上滴两滴粉色的药水,枯黄的**立刻恢复生机,将幽幽花香送到小王子床边:“据说我的祖先曾是,但到了我这里,只会些不入流的小把戏罢了。”韦池转身靠在窗台上,紫色眼眸深处仿佛蕴含诡谲星云:“人类殿下,您所求是什么呢?”

小王子的鼻息带着高烧的热火,烫得他自己面若桃花眸如秋水,将手背盖在眼前喘息,身体扭动仿佛被火炙烤的美人蛇,力求最大面积接触到韦池冰凉的皮肤。韦池握住小王子青涩的**,俯下上身将它**口中。

努力加载中...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