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意妄为【ABO主强受】》

添加书签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10pt

    12pt

    14pt

    16pt

    17pt

    18pt

    19pt

    20pt

    22pt

    26pt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三章 夜店狂欢(下)

作者:老鸭粉丝汤 返回书页 评论此书 打开书架
推荐阅读: 肆意妄为【ABO  

“*——”雷大骂一声,那无机质的玩意儿强行拓开他的肠壁,快速地**着他的腺体,甚至擦过了他的生殖腔的入口。他不知道是不是狐狸故意给他教训,但他线下除了放声尖叫完全顾不上其他,“*你!狐狸!”那疯狂捣弄的仿生**MoCa着**发出响亮的水声,上下晃动的独角兽击打着雷**,发出清脆的拍打声

*完后的雷脱力地一晃神,就要从独角兽上滑下来,狐狸赶紧接住他把他揽在怀里。他对台下的人群一鞠躬,就带着雷走到了后台。他最后的能看到的是狐狸招呼了几个男女走了进来,那群人如饿狼一般把他们压倒发狠地发泄起来,一时高昂的**此起彼伏。

他湿漉漉的头发贴在脸上,脸上满是红潮,此时他除了想*之外,别无他想。“狐狸”他近乎是带着哭腔地恳求道。

“替我向捷恩问好。”狐狸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还用你说——雷在心里回骂道,两条健壮的大腿赶紧夹住了底下的独角兽,他浑身都是汗和**,保持住不掉下去几乎耗尽了他的力气。他不知道狐狸又有什么新把戏,但他也懒得也无暇思考了。

雷跟着狐狸从舞台的暗门走进了房的舞台,狐狸示意他走到中央的钢管旁边,随即抓住他双手用手铐将他禁锢住。雷试图挣脱开,却发现这比保卫队使用的手铐还要牢靠,出自本能地,他不满地瞪住害他受束缚的罪魁祸首。他知道狐狸不敢对自己怎么样,本能却已经自顾自地敲响警钟。

不过他如今已是俎上鱼肉,一举一动皆是任人摆布,又有什么发言权可言。狐狸拍了拍他汗湿的脸,转身从黑暗中拖出一只树脂材质的五彩独角兽。

他的嘴唇被磨得刺刺地疼,后*中的道具和**上的小玩意儿上下开弓,这一切强迫着他达到**的顶点,但那该死的锁*环一直卡着他的**让他不能释放,这无疑加重了他的不满。

作为中立方的情报商不会做出格的事,更别说将组织的秘密透露给另一方,妄想着捷恩对他有所照顾所以能得到额外的消息的他还是想太多了。

雷咒骂着想要挣脱手铐,却发现尽全力都无法脱开,这番折腾只是让他变得筋疲力尽而已。

洗漱干净的雷没好气地摊在座椅上,比起那个悠哉地把玩着手里的道具的人,他感觉糟透了。

“事先说明,我没有骗你。我的确带你进了场子,挖不挖得到消息就是你的事了。”

广藿香混杂着胡椒和杉树的味道

雷就像生气的猫一样炸了起来,“*你,狐狸。“他扭动着自己的身体,金属的手铐被他强**拉扯下发出尖锐的声响,“我是不是什么时候*过你爸,如果真的是这样,我表示一点也不抱歉。”

雷随着他的触摸逐渐呼吸加重,身体也渐渐渗出一层薄汗,在刻意调至昏暗的光线下,他起伏的身体笼罩上了一层**的意味。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在狐狸的触摸下越来越热,这才意识到不对。“该死的,你给我的东西里面是不是有问题?”

“啊呀,就被发现了吗?”狐狸的语气毫不意外,“我只是给你来了些助兴的东西,不会有害的。”

雷被房间里充满的气息刺激得浑身发软,爱液直流,大腿逐渐失去了力气,只能整个人靠着独角兽的背勉强保持平衡。他仿佛只知道沉迷欲望的野兽,在一次次冲击中发出欢愉又难耐的大叫。

“嘿,别这么凶嘛。这可是表演的一部分,当然这也保护我不被你伤害。”狐狸亲了亲他的脸,给他带上了面具。

门被推开,一堆人熙熙攘攘地走了进来,从脚步声估计,大约在十到十二个人左右。

雷看着那个和周围气氛格格不入的独角兽,不知为何不安了起来。像是要确认他的担忧似的,狐狸把他的手铐从钢管上解下改为扣住了他的双手,把他从地上拉起来,从他的身体里拿出那作怪的**,把住他的腰两手用力一下抱上了独角兽,“夹紧了,别掉下来了,宝贝。“他有些幸灾乐祸地说道。

雷转过头,朝狐狸举起枪,下一瞬间距离狐狸头部不足十厘米的一个玻璃杯发出爆裂的声响。随即雷一句话也不说地摔门而去。留下看着只剩下杯底的残骸露出兴味的笑的狐狸触发手环的界面,“这场秀你还满意吗,我的朋友?”

他的小动作当然逃不过狐狸的眼睛,他笑道:“是吗?那还真是可惜。”他的语气甚至听起来甚至有些发自心灵的惋惜,随即*出了埋在**里的手指,还没等雷发出不满的声音,就将两只**强石更地*进了他的后*,又用那根勒在他**缝上的布条顶住了它掉出的趋势,接着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锁*环扣在了雷的**上。

安慰地亲了亲雷迅速起伏的腹部,狐狸抓住了他已经**的**,在**留下一个温柔的吻,他缓慢地将这直立的小家伙含得越来越深,粗糙的舌苔擦过敏感的**和上面暴起的血管,带来极度的**。雷浑身一抖,下意识抓紧了背后的钢管,发达的三头肌紧张地暴起,手背因此露出明显的手筋,多亏如此这才没让身子因为突然的刺激发软。

闻着若有若无的***液的味道,兴奋的雷鬼迷心窍地将脸凑近了**,着迷地用鼻子蹭了蹭,又深深吸了一鼻子,**的肠道反应*地缩了缩。狐狸拉开裤链,**的**就这么打在了雷的脸上,些许溅出的***液滴落在雷的睫毛上,在明亮的光线出反*出细碎的光。

狐狸知道不能玩得太过,于是轻柔地覆上他早已憋得发紫的**,慢慢地给他解开。几乎是解开那一瞬间,雷就尖叫着*了好几股**,淋得独角兽到处都是,还有些滴落在地上,同时后*也达到了**,紧紧地吸住假**不放。

雷捕捉到人群中一个黑发男人,虽然他和周围的男人打闹着,余光却打量着他和狐狸。哪怕透过刺眼的光线,他也能感觉到那仿佛毒蛇般的目光。他在观察他们,意识到这一点的雷从情欲中脱离,变得谨慎而清醒。

狐狸抬眼看了一眼,撞上雷低下的视线,面具阻挡了看向双眼的视线,但那微张的、艳红的嘴唇和泛红的身体已经是最好的回复。他埋头**,这次刻意让敏感的**从泥泞的上颚划入喉咙,头顶便传来不可耐的悠长的**,他又这么做了几次,就在雷忍不住想要向前顶去的时候,他将头撤了回来,抚摸着他的大腿内侧,嬉笑着“听说你的味道和一样,闻不到真是可惜。”

长时间的锻炼造就了雷的肌肉,的激素影响下,相较于其他**如铁的肌肉,雷的身材更多地呈现出流线型而充满力量感的形状,X部的肌肉则比更具弹*。狐狸的手抓上他的X部,便再也不想放下了,他的手包着雷的X又揉又抓,似乎是要测试这块肉的手感似的,

“非常满意。”对面的男人和他相视而笑。

“要让别人相信,要做到连自己都要被骗噢,雷。不要这么紧张。“狐狸轻咬了一口雷的耳垂,他说话的**喷在他的耳朵,雷忍不住躲了躲。狐狸笑着将一些膏状的物体涂抹在了他**的皮肤上,”只要把你的身体交给我,我保证带你上天堂。”这么说着的他,就像诱人堕落的恶魔一般双眼浮动着意味不明的神情。

又发出一声难耐的**,雷压抑住急促的喘息,说道:“不用了谢谢,我一点也不感兴趣。”他压抑不住想要追逐那玩弄着自己的手指,强健的腰部偷偷地上下活动着配合手指的动作。

雷对“小猫咪”这种称呼不予置评,不动声色地瞥了眼坐在沙发一侧的黑发男人,如果没有猜错,这个味道是属于那个男人的。哪怕气息已经这么浓烈,男人依旧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游刃有余地喝着酒。

周围的人为雷的表现欢呼道:“**好,小猫咪!”他们明显对这么火辣热烈的表演非常受用,周围的空气中浮动着几种侵略*的气味,但所有味道都只是暗暗地散发着,像是所有公狼不能夺取头狼的风头,空气中只有一种气味格外凛冽地嚣张地占领了整个房间的空气。

雷在昏暗中做了个鬼脸,随后立刻绷紧了腰,压低声说道:“来了。”

“我就知道你不会这么好心给我好处。”

听着外面的嬉闹声,狐狸凑到他耳边说道:“不要轻举妄动,我让你做什么都不要反抗。“

“呵,你们秘密处理了多少尸体,我这里可是一清二楚。不知道他们对你的发言有何看法?”雷气息不稳地嘲讽道。该死的,这感觉太好了。

狐狸不顾他在头上吵吵嚷嚷个不停,从一侧拿出一对*夹夹在**的**上,在安装上那一刻起,*夹就发出了轻微得震动,咒骂声终于停止了,代替他的是雷压抑的嘶鸣和喘气声。

那奇怪的膏状物接触到体温后逐渐融化,如果说刚才只是内部有些*动,这下则是整个身体都热得受不了,无论哪里都渴望人的触摸。爱液更加一发不可收拾地从后*中溢出沿着大腿流下。

*入身体里的**也开始嗡嗡地震动起来,那弯曲的弧度恰好压制住腺体以坚实的力度一下下敲打着。雷手脚发软,一个不慎脱手,**下意识地跪下才没一**坐到地上。这个姿势下,他的嘴正好靠在了狐狸**的**上,狐狸毕竟是,哪怕没有捷恩那么傲人的尺寸,依旧鼓囊囊充满了整个**,仿佛随时就要弹出征战似的。

“啊~当然追逐极乐的途中有所风险无可厚非,做人可不能太贪心。”哪怕被戳破,狐狸也不生气,只是猛地将第二只手指*入搅动得粗暴了些,“我们这里工资很高噢,我很看好你,要不要考虑一下到我们这里工作?”

雷不满地瞪了他一眼,但还是乖顺地含住狐狸的**。像是要把之前的怨气发泄光似的,他格外卖命地吞吐着嘴里的**,毫不犹豫地将它**喉咙,用**用力地**着**暴起的**。

“我爸和你怎么样我不清楚,不过我待会就要*你了。”狐狸低声笑道。

狐狸猛地**了几十下就拔了出来,喷出的**尽数淋在了雷没被面具遮挡的下半张脸上。雷想要大骂出声,但顾及房间里一堆还不确定战力的,暴露身份对他来说可不是一件好事,便只能在心里把狐狸连带着捷恩大骂破骂了一顿。

“哈?你们是有什么毛病,的味道都有兴趣。”从快要登****中跌回原地,雷立刻烦躁起来,“别说废话,要做就做。”

突然燃起的胜负欲促使着雷不听狐狸的领导自顾自地更卖力地**着他的**,狐狸眼看形势失去控制,暗骂一声,索*放开来干,扯着他的头发往死里干。被**的**粗鲁地*入喉咙,身体立刻出于本能地急速收缩着喉管,雷难受地皱起眉,眼里也泛起了泪光。他想推开狐狸,却因为双手扣在背后而计无可施,只能被按着仍由唾液沿着嘴角流出。

不想和这个怎么讲都会把话题转向利于自己的方向的男人继续争吵,雷起身准备离开。

雷轻哼一声表示回应,随即阻挡住他和“吞噬者“团伙的帘子就被撤下,头顶上顿时明亮起来,所有人的注意立刻被房间中唯一亮着的地方吸引。雷听到其中几个人发出了颇有兴趣的口哨声。

“你可别说,我们这里的确有在工作,当然也有对感兴趣的客人。”狐狸喋喋不休地讲着,他的手从大腿往上伸去,挑开碍事的布条,到达了那早已湿的一塌糊涂的地方。“哪怕是也有愿意在这里工作的,上天决定了我们的属*,但总会遗漏一些地方给我们获得别样的快乐。我们‘犀牛’就是给他们领悟和得到这种快乐的地方。”他的食指刺入后*,发现里面适应良好,于是开始肆意地上下**起来。

双手被扣在背后,雷只能抬起X才能不压迫到手臂,而那浅红色的**在接触到空气后早已悄悄地tǐng立起来,狐狸笑嘻嘻地抚摸起他的脖子,等那高扬起的脖颈激起一层疙瘩后,又缓慢地、轻柔地划过锁骨直到饱满的X肌。

一时房间里的人止住了欢呼,只剩下兽欲沸腾的粗重呼吸,有人已经禁不住掏出自己的**用力**起来,贪婪地盯着被独角兽*得失去理智的雷,恨不得取而代之,把台上那*货**满是**。

拍了拍他的**,狐狸点了点他的智能手环。一根bàng状物就从雷后*对着的位置伸了出来,毫不留情地*了进去,与此同时独角兽开始上下晃动起来。

狐狸被他的意料之外的架势打乱了阵脚,苍白的脸逐渐变得绯红,控制不住发出低沉压抑的低吼,连忙扯住他的头发暗示他慢点。

努力加载中...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