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你的成人玩具》

添加书签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10pt

    12pt

    14pt

    16pt

    17pt

    18pt

    19pt

    20pt

    22pt

    26pt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十章 该偷怎样的人的内裤来**呢

作者:西风北岳 返回书页 评论此书 打开书架
推荐阅读: 我是你的成人玩具  

正在茫然中后悔的江明夜猝不及防的被突然游过来的吴星河泼了一大捧水,身子下意识的吓得瑟缩了一下,吴星河顿时不客气的笑了起来,又游到他身边要把套在他身上的游泳圈给抢走。江明夜这次是真的被吓到了,他纯属旱鸭子完全不会游泳,小时候还有在水中呛水一分多钟的经历。但不等他反应过来游泳圈就已经从他身上消失,他猝不及防的身体猛然一沉,顿时鼻子里呛进了水难受得他眼睛都红了,双手乱挥挣扎着想从水中浮起来。吴星河此时笑声着一把把他架住,他气愤的装作还没回过神,趁机乱挥着手在吴星河身上狠拍以报着心头之恨。吴星河一把钳制住他的手,跟他说,

这个小区游泳池有两种柜子,一种是办卡交钱才可以用的有锁的储物柜;一种是这种更衣室内的开放*储物柜,给图便宜没啥贵重物品要保管的人使用。此时这排储物柜上,有大半格子都盛放着衣服。江明夜已经瞄见,有好几条颜色款式不一的男士内裤不拘的摆放在衣物堆的最上方,仿佛在招摇着让有歹心的人前来动手。

江明夜满脸羞耻的大摇其头,为自己可悲的意志力羞愧不已。吴星河再次低笑了几声,与江明夜说,

他在水中暗暗的用腿磨蹭着江明夜的小腿肚,两个人又贴得很近。于是在冰凉的游泳池池水中,江明夜便被吴星河撩得**起来。他真讨厌这样总是会中吴星河美人计的自己,害得一会儿在吴星河面前用别人的内裤**给他看的念头,又再一次的坚定了起来。因为不这样做表哥就肯定会生自己的气,错过了这次让表哥原谅自己的机会,表哥肯定就再也不会理自己了吧。

江明夜是很少到游泳池里游泳的,倒不是不喜欢,而是不好意思来。他从小就脸皮薄,长大一点时在自家父母面前换衣服都不好意思了,更别提在公共更衣室众目睽睽之下换衣服,想想就觉得羞耻。他又是个,见到同***时不免会发生点尴尬,会下意识的多打量两眼。对于类似场合,他自然是能少来就少来。

江明夜的心中又被万分的纠结给填满了,还有着许多的负罪感。这可不光是要偷别人的内裤,还是偷了要拿来*管啊。他拿起自己的洗护用品,目光悄悄的目送着那个有着窄瘦**的男*青年离开去往了淋浴室,心脏通通通的跳了起来。他没有刻意去记对方用的柜子是几排几号,可心里面就是很清楚在哪一个位置。吴星河先他一步也走向淋浴室的方向,江明夜急忙跟上他,目光长久的停留在了吴星河饱满tǐng翘的**上。

江明夜一下子停了下来,预感到什么的,伸直了自己的腿一量,脸上顿时就红完了。踮着脚尖在这里完全可以踩到地,那自己刚刚弄那么大水花的在这里扑腾些什么呢?搞笑吗?他通红着脸向四周看去,觉得看哪个在笑的人都是像在笑自己。又作弄了他一把的吴星河心情很好的把他松开,问他,

“但是这次不能用表哥我的内裤来代替哦,以后要是想,表哥可以给你我锻炼了一天过后,被表哥的汗味浸满了原汁原味的那种。你要拿来猛吸还是*管,都随便你的。现在还是快些动手吧,我们在这里已经呆得有些久了。”

任意找一个普通人,江明夜觉得他的*格都会比表哥好。

在整个淋浴的过程中,江明夜都仍旧纠结着,**也仍旧向上翘起着。对方可是个全然陌生的人,而自己就要向他的内裤下手。他再次想起这个陌生人的**,不敢向正在淋浴的对方看去。表哥也正赤身**的站在自己身旁搓洗着身体,自己前天曾和表哥疯了整整一个晚上,对于表哥的身体十分熟稔。这两重刺激加在一起让江明夜的**始终不能软下去,他一直拖延到那个陌生人和刚才更衣室内的所有人都洗完离开后,才关上水龙头,心情无比紧张的掉头回往更衣室内去。

更衣室内还是那样零零散散的几个人,各自脱着衣服,互相没什么关联。江明夜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向那个陌生青年男子的储物格走去,表哥就在他身后监视着他,他心跳快得几乎快要把自己的耳膜给振破,脑子里只剩嗡嗡嗡的血流声和咚咚咚的心跳声。他眼前一片发白,完全不记得自己干了什么。只记得等自己回过神来时,他手上就已经握住了那片柔软紧身的深蓝色布料了。

“知道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总比偷到老大叔的内裤好吧,况且他长得也不错。”吴星河无声的笑着,“我等着看你表演了。”

表哥应该不会那么残忍的把自己一拳揍扁吧

江明夜顿时有些紧张的小幅度四处张望了一下,先前的那一批人离开了大部分,又进来了两个陌生面孔,慑于吴星河背上的纹身都不敢往他们这边看,老实的做着自己的事。他再次脸红的低下头,把自己裤子放到储物格上的手都有些微微发抖。就在旁边的一格的位置,就放着别人的衣物。看衣服款式,一件白色的曰系风恤,一条浅灰色的宽松休闲裤,灰蓝色的内裤被压在下面隐隐约约的露出个边角,主人的年龄定然是二十岁左右的青年。

江明夜不知道对方外貌如何,只能靠自己去猜想。但有的时候,穿衣风格和主人的外貌是没有什么太大联系的。他脱着自己的最后一件衣物,心中即害怕又紧张,有一些惶恐不安,与十分的刺激。他一边幻想着对方会是个长相干净气质又好的清爽青年,又止不住的想,万一他运气就那么差,对方就是个油腻大叔该怎么办。

江明夜的脸不觉烧了起来。

江明夜被他说得脸上一阵害臊,确实游泳池里除了自己和一些妹子,他就没看见还有其他的抱着游泳圈的男*青年。此时吴星河又对他说,

江明夜一下子竟有些愣住,完全没料到表哥居然会主动开口说要教自己游泳,

自己怎么就鬼迷心窍的会答应表哥的要求呢。

身后的表哥低声笑着伸手拍了一下他的**,就去一边放回自己的洗护用品,穿着泳裤要去游泳池里游泳了。江明夜被他那一下拍得四肢僵石更不能动弹,几乎要不知道现在该怎么收场。他无比缓慢的把那条内裤攥紧在手心里团成一团,不暴露出一个边角。又步履迟钝强装无事发生的,向吴星河的身旁,走了回去。

吴星河在他身前弯下腰褪下自己的内裤,两人站得有些近,吴星河的**自然而然的顶在了江明夜的下**上,惊得江明夜一下子后蹿一步脸色通红的克制着血液不要都往下冲,十一点钟方向就够了九点钟方向就太丢人了。他暗自深吸口气,装作没什么两样的走到一边也开始脱自己的衣服。这个时候吴星河已经脱好了,轻轻贴到他耳边,问他,

“但是”江明夜像个机器人般的滞涩僵石更,“这对别人来说,不好吧”想着不仅要用别人的内裤*管,还要把这样用过沾着自己**的内裤给别人还回去,让别人穿上,江明夜就有些接受不了。怎么可以这样龌蹉呢,偷盗别人的内裤*管就算了,还要把沾染上自己****的内裤给别人还回去,让别人毫不知情的穿上。一种奇妙的感觉在江明夜心底蔓延开来,他说不清是负罪感,还是其他隐晦更难言的什么。

“废物表弟,要表哥我教你游泳吗。”

说完吴星河就转身离开了,江明夜急忙把手中的深蓝色子弹头内裤藏进自己的衣服堆,穿上泳裤追过去。即使游泳中的表哥躯体线条再优美,江明夜在此时都闷闷的无心欣赏了。他从小接受的良好教育,在此时还是如一座山般压在他的心头上。

在吴星河住的小区内,修建有一个小型的游泳池。此时正值夏曰中旬,阳光热辣的时候,游泳池内人很是不少,喧闹嬉戏的声音可以传出去很远。江明夜有些畏缩怯懦的跟在吴星河身后买了票,进到了公共淋浴间内。

表哥是那样的恶劣,动则动手打人,言语羞辱,*格扭曲三观不正,曾经还滥交,现在对上自己这个表弟也是饥不择食。除了好看的皮囊,表哥还有什么?自己怎么就这么目光肤浅的,被表哥鬼迷心窍了呢。

他心虚的怀着侥幸心理的,如此作想着。

除了表哥以外,这还是他第一次握住其他男人的内裤。还是这样紧紧贴身的,刚从身体上脱下来还带着些温热余温的。

“表弟,你把腿伸直了试试?”

江明夜急忙摇头,心脏却在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一旁淋浴间的水花声很大足够盖过他们的低声交谈声,吴星河放心大胆的贴着江明夜的耳边,继续跟他介绍,

此时淋浴间前的更衣室内,老老少少已有五个人,加上江明夜与吴星河就是七个。其中有一对父子,一个老大爷,两个像是朋友关系的高中生。吴星河与江明夜进来时,或多或少的都转过眼神来打量了一眼,但一见到吴星河结实的身形和胳膊上的纹身,又都畏缩的收回了目光。那个当父亲的不觉把他儿子拉近了一点,按下他好奇张望的小脑袋给他脱衣服,假装什么也没看见。等吴星河把紧身黑背心脱下来露出满背纹身时,淋浴间内的气氛顿时就更显得心惊胆颤了。

“那那边那对父子的内裤怎么样,有妇之夫,想想都觉得特别刺激,特别变态。尤其是把爸爸和儿子的内裤拿在一起,一起裹在**上,想象着他们父子俩一起*猥贪婪的给你**,掰开**求你*,为哪个先被你*而争执起来,是不是特别有**呢。呵呵,你都已经这么石更,撑了这么大个帐篷了,是就这么决定好了么?”

“**不错。”吴星河心情很好的少有的夸了他,“我们先去游一会儿泳,我一会儿在厕所里看着你*,运气好的话,你还有时间把用完的内裤还给人家。”

他的脑中一片茫然。

“你喜欢哪种类型的内裤,表哥帮你参谋一下?”他低沉的笑了起来,等待着江明夜的回复。见江明夜脸红得滴血的几近说不出话来,他继续言语挑逗,“你喜欢青少年,还是大叔,还是小正太?或者变态的喜欢老大爷?你看那边那个格子,纯白色的汗衫,一看主人就是老大爷。像这种老大爷一般都不怎爱卫生,内裤又*又臭带着股死鱼腥味,**多半都没割过**脏得我都不想碰。但是有的时候,这种特别脏的感觉会给人特别变态的**呢,感觉到自己也被特别脏的玷污了,里里外外都肮脏透顶了。你要是想偷那个格子的,我可以给你特别望风哦。”

吴星河嗤笑一声,“我们本来就是来干恶心的事的,本来就是来做变态。即使被发现关到警察局里去,想着变态的愿望被满足了成为了被大家认可的变态,心里也会觉得十分爽快呢。”

“表弟你的尺寸真不小呢,也就比表哥我差了那么一点点。”

“决定好偷哪一个了没有。”吴星河悠闲的催促着,“或者去偷那一个?”他眼神暗示着,江明夜顺着他目光的方向看去,就看见一个身材还不错的二十几岁的男子,正在脱最后一件衣物。他穿的内裤是深蓝色子弹头内裤,**虽然不算太翘,但窄瘦窄瘦的很有男人味道。不能奢望每一个男人身材都有吴星河这么极品,有这样好看的**,已经算是十分不错的了。

“我、我学不会”

“表哥给你挑的刺激的,你这也不喜欢,那也不喜欢,那你喜欢哪一种呢?你喜欢青涩的未经人事的小少年的那种白色绵内裤,还是表哥的这种,特别*又特别*感的?”

听着吴星河的调笑声已经**得怎么也藏不住的江明夜,恨不得钻到储物柜底下去再也不出来,紧抿着嘴唇血红着脸,一言不发故作正常的继续脱着裤子。吴星河仍不想放过他,江明夜这么好玩,在玩腻前他怎么舍得就这么轻易的把他的私密玩具抛到一边去呢。

吴星河把自己的内裤轻飘飘的放在江明夜面前的那一格储物格中,纯黑色的丝质布料很快就韧*很好的自己展平了每一条褶皱,坦然而又浪荡的躺平在江明夜眼前。裆部那大大的一个兜裆袋无言的叙述着主人的尺寸之雄威,而系着的两根两指宽的弹*束带,又让人想入非非。这种款式设计在后方是一点防备也无的,仿佛只要轻轻一tǐng,就能趁虚而入。而穿着种内裤的人又能正经到哪儿去呢,只要用力**两下,*得噗呲作响,想必身下的人就反而会被侵犯得摇臀摆尾,祈求着还要吧。

脑子里轰的一声就炸开了。

第十章该偷怎样的人的内裤来**呢

自己想方法把内裤扔掉,不还回去就行了。比如说一个手滑,就掉厕所坑里去了啊

“哗啦——”

江明夜不禁偷偷去观察他表哥的神色,吴星河表情没有变化,依旧是冷漠冷淡的样子,脱下裤子露出他饱满tǐng翘的**,今天居然也依旧穿的是双丁裤!吓得江明夜下意识的就一个跨步给他挡住了。吴星河瞥了他一眼,不带什么好意的笑了。他扬起下巴点点一旁开放式储物柜的其他格子,示意江明夜想想怎么动手吧。

“还没开始学就说学不会了,果真是废物呢。”吴星河一手拉着游泳圈,一手拉住江明夜往着更深处游去,“都二十多岁了,来游泳池游泳还要抱着游泳圈,真是丢脸。”

“你要是离了游泳圈实在害怕,你可以抱着我。”吴星河转过身来,推走江明夜的游泳圈,挑逗的冲他笑着,托住他的腰帮他浮起来,“等你学会了游泳憋气,我们就可以玩更多花样,岂不是很好?”

努力加载中...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