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何报怨(强强复仇调教,*英攻x痞子受)》

添加书签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10pt

    12pt

    14pt

    16pt

    17pt

    18pt

    19pt

    20pt

    22pt

    26pt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21、自渎(假jb上下双龙)(第1/2页)

作者:猛虎与傻狼 返回书页 评论此书 打开书架
推荐阅读: 以何报怨(强强复  

“真是变态”付博尧摘下辽轩豪**上的飞机杯,见那根尺寸不俗的**居然tǐng立着,忍不住手*屈指一弹。

辽轩豪无助地发出唔唔**,他双手抓住付博尧的手臂,生理*泪水扑簌簌地流。

用润滑剂润滑后,辽轩豪分开腿,躺在地上,将***一点点**后*里。

白浊的**从***出,这些**挂在辽轩豪刚毅的脸庞上。

“哈啊”辽轩豪将*****去之后,转头看身边的人。“只有你博尧我不想让别人看我这样”辽轩豪半合着眼,抓住付博尧的手腕,把他的手拉起来,含住他的指头。

付博尧用拇指抹开那些**,后退几步,坐回沙发上。

“好像天生就会服务男人似的,你这家伙”付博尧话未说完,就被辽轩豪伸手掩住嘴。

两人简单冲了个澡,一起上床睡觉。

辽轩豪垂下头,揩去挂在眉骨上的**,从行李箱里拿出那根布满了疙瘩的*****。

“唔!”辽轩豪挣扎了一下,马上就意识到付博尧不会伤害他,于是冷静下来,往后仰头,打开口腔。有了上一次的经验,他不想再被假**呛着。

辽轩豪的动作很慢,付博尧坐的地方刚好可以看见一点,他不满于此,站起来走到辽轩豪身边坐下,抚着辽轩豪的膝盖,看那些半透明的疙瘩一个接一个扩开辽轩豪的后*,进入那泛着血色的*。

“洗个澡然后休息吧。”付博尧不想为难辽轩豪,他半拖半抱地将人从地上拉起来,为辽轩豪揩去眼角的泪水。

“你走错了,小姐,我这样看起来像是学生吗?”辽轩豪无奈地摊开手,笑着说。

付博尧没想到辽轩豪这么不耐玩,不过他的目的也达到了,前直男辽轩豪先生已经能够靠着按摩后*达到**。付博尧不信辽轩豪未来能够直tǐngtǐng(*取向)地走出自己的家。

“唔唔!”辽轩豪突然腰一tǐng,一股股白浊**毫无预兆地喷*出来,落在地毯上。

第二天一早,付博尧依旧按照习惯早早起床,但他没来得及给自己做早饭就出去了,给辽轩豪留了短信让他自己出门吃。

辽轩豪在地毯上坐下,伸手拨开行李箱里的东西,挑出一个飞机杯。

“这样吧,你要是能做出这道二次函数,我就离开这里。”

付博尧想起自己高价买回来的这根***还具有模拟**的功能,他*出辽轩豪后*里的东西,一起被拽出来的,还有大量的黏腻**,是之前就灌进去预热的润滑剂。

付博尧也不怕他,伸手将他面上的**抹开,顺势掐住他的脸颊,笑问:“要造反?”

“我真是大概是变态了。居然觉得tǐng兴奋的?”辽轩豪挠挠头发尴尬地说。自己说出来总比被人揭穿要容易接受。

“唔”辽轩豪还是不敢放开声音,他缓缓趴下去,把头埋进付博尧X前,以此动作抬高**,开始**后*里的假**。

吃完饭,辽轩豪在付博尧家里逛了一圈都不见三花猫的影子,他寻思着这个野猫果然够野,刚想把昨晚没来得及洗的衣服丢进洗衣机,就听见自己的手机在响。

付博尧吞了口唾沫,看向辽轩豪的眼睛。辽轩豪闭着眼,看不出情绪怎样,但他眉头紧蹙,应该不会觉得特别舒服。

“男人的**好吃么?轩豪?”付博尧摸着他的头发,让他把自己的**吐出来,自己抓住被**湿的肉刃一阵**。

“有条件吗?”辽轩豪抬头问。

辽轩豪挂了电话,攥着手机走到大门口,他不知道门上有对讲机,直接就打开大门,看向院子前面的铁门。

“博尧,我不瞒你,片子嘛,我们这种低等人看过不少,稍微想想就知道怎么做。”

辽轩豪哈哈笑着说不用,一边思考要说些什么谎言才能瞒住这些朋友。

“不让用手碰,这个行吗?”

“你真会给自己找快活!”付博尧说不清自己为什么会感觉些许不爽。

“我连一次的都做不来!”要是数学能好,他辽轩豪之前还能考个垫底的十八线高中!

辽轩豪眨了眨眼,微微蹙眉。男人的**味道并不好闻,但有人偏偏会喜欢这种气味。辽轩豪可不太喜欢。

辽轩豪这人其实小聪明一堆,他很快就想到付博尧可能是在测试自己,于是找了一件休闲衬衫,穿上一条睡裤,跑进厨房从冰箱里拿了些面包片和火腿片,煎个鸡蛋做三明治。

“那根突然、*哈啊”辽轩豪闭上眼,摇摇头,试图拽回理智,但他觉得很累,只想把眼一闭然后什么东西都不想直接昏睡过去,这一天也就能顺势糊弄过去。

“看情况。昨天一不小心扭了脚,现在还有点疼。”辽轩豪随口胡说。

“怎么突然*了?”付博尧笑着问悠悠转醒的辽轩豪。

辽轩豪点点头,但还是稍微表达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有点难度。”

女孩低头沉思,几秒后抬起头,笑着对辽轩豪说:“同学,别开玩笑,我知道的,你用这种办法骗走了好几个家教”

“豪哥你真的一整天没事做吗?”大耳好奇地问。

付博尧撇撇嘴,拨开辽轩豪的手:“我只是想羞辱你而已,管你是不是从片子里学的,我觉得你下贱**你就是下贱**!”

付博尧好奇辽轩豪这人到底怎么回事。

“不许碰前面,****都不能碰,其他地方随你,*出来就好。”

辽轩豪吃痛,弓起身子,不自觉将后*里的***夹紧,嘴里的东西又深入喉咙,他痛苦中竟感觉越来越爽,无意识地左右扭摆腰肢!

辽轩豪承认自己变态了。

辽轩豪叹了口气,侧身爬到付博尧面前,突然张开双臂一下将他扑倒在地!

付博尧笑道:“没难度也不会让你做了。来吧。”

辽轩豪撇撇嘴,他好像听到了自己的名字?不过他可不是什么学生。

“滋、滋”付博尧只能听到声音,从辽轩豪的动作看出那根***不仅在辽轩豪后*里进出**,还被扭动旋转。

见付博尧摇头,辽轩豪只能悻悻地将飞机杯放回去。

辽轩豪抬头望天一阵无语。

辽轩豪无力地**着,双手后伸,抱住付博尧的身子。

其实并不,付博尧只是在测试辽轩豪的忠诚度。

只见一个穿着白色衬衫和黑色女士西装裤、头发绾成一个小团挂在脑后的女人站在门口,微笑着朝自己鞠躬。

“这么放心我的吗?”辽轩豪心想付博尧这个“自己出门吃”大概是手误吧。

大耳哈哈笑着,问辽轩豪去不去。

虽然看起来痛苦,可他的**却越来越石更tǐng。

在听到付博尧要自己**的时候,他甚至直接就**起来。

“我没钱买这个”辽轩豪抬起头看向付博尧,试图卖卖惨。

“唔啧啧”辽轩豪刻意发出**。

辽轩豪的**比刚才还要卖力,飞机杯里的硅胶温柔挤压他的**,他恨不得抓住飞机杯上下**,可惜付博尧抓住了他的手腕不让他动。

辽轩豪知道这个时间大耳工作的地方还没开门,他轻松地应道:“不是啊,我在给人做些零碎的活儿,上午要帮忙检修车子呢。”

他**辽轩豪嘴里的***,辽轩豪半睁着眼,张着嘴喘气,还没从**中缓过神来,他的手松开了,滑落在身旁。

辽轩豪顿时皱紧眉头。

“这没什么好羞耻的,有些人就是喜欢暴露,反正你这样也在我的意料中。”付博尧淡淡地说。

付博尧启动后*里那根***的震动开关,一手抱着辽轩豪的脑袋,握紧他嘴里那根***的手柄,模仿**地**辽轩豪的嘴。

“想用?这玩意儿还不如你自己动手舒服,力道也不可控。”付博尧说着,从沙发上下来,拿起那个飞机杯,消毒过后倒上润滑剂。

周三晚上是辽轩豪朋友们固定的聚会之夜。为何定在周三聚会的理由他们也都忘记了。辽轩豪接了电话,打来电话的是前·小流氓大耳,他在城郊村子里的工厂上班,那边都是家庭式作坊,三五层的小楼,一楼空地摆放着好几台车床,工人们工作比较自由,相对的,晚上可能会一直忙到很晚。

一听豪哥受伤,他的忠诚小弟立马急匆匆地问他有没有事还疼不疼要不要带上一点水果去看望

正想着呢,门铃突然就响了起来。

“你肯让我造么?”辽轩豪抓住付博尧的手,食指轻轻拨弄付博尧的手指,让他松开自己的脸颊,然后双手撑着身子**分开跪在付博尧身侧。

付博尧眉头一皱,一把将辽轩豪推倒在地,顺势从行李箱里拿出另一根***,*入辽轩豪嘴里!

付博尧知道他要做什么,于是配合着分开腿,把**露出,将****辽轩豪嘴里。

“哈啊博尧**里好爽啊”辽轩豪说着,撑着身子抬起头,给了付博尧一个痴迷的微笑,伸舌**了**干燥的嘴唇,问他:“要不要*我?”

付博尧眼睁睁看着辽轩豪把手伸到身后,**那根***,黏腻的声音随之响起,从辽轩豪的后*里传来。

“是同学吧?我是你的家教老师,许婉棋。这是我的学生证”女人看起来比辽轩豪可稚嫩多了,大概跟辽轩豪的前女友小媚一样是个会利用假期时间打工的好女孩。这个女人且叫她女孩吧,长得甜美可人,化了淡淡的妆,看起来优雅大方。

结果付博尧还是让步了,辽轩豪愉快地低头看自己**上的玩具,张开双臂抱住付博尧的腰,搂着他,一边往他的**凑。

“田哥说,今晚去城西的阿妹烧烤城。”

辽轩豪调侃:“什么阿妹,都开几十年了该叫阿姨阿妈了吧?”

“你谁?”辽轩豪穿上运动鞋,朝铁门走去。

努力加载中...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