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虐攻后虐受有剧情有肉的古早味狗血短篇虐》

添加书签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10pt

    12pt

    14pt

    16pt

    17pt

    18pt

    19pt

    20pt

    22pt

    26pt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011.喜欢与爱的距离(第1/2页)

推荐阅读: 先虐攻后虐受有剧  

他咬了咬唇,可怜巴巴地补上一句:“好疼”

直到沈知晚发出疑惑的声音,他才连忙回答:“我我知道了”

沈知晚:“”

许岩:“这数字听着吓人啊,小心伤肾。”

沈知晚咒骂一声,二话不说将人抱起,打算去医院。

但他并没有去找医生。这一天晚上,他回到家,又一次熬夜到了凌晨。

一丝一缕的难过在慢慢生长,将他整个人包裹在其中。

“”沈知晚脚步一顿,淡淡地说,“说不定,我是去做个了结呢。”

不知为何,陆垚立刻能断定,这男的就是那天酒吧里坐在沈知晚对面的肌肉男。

门内,陆垚用手接着水龙头流出来的水,泼在自己脸上。

沈知晚的声音还是很柔很磁*,可是多少透出的冷淡,让他不知所措。

他接过手机,看着上面跳跃的名字,呼吸还是停了一瞬。平复一下心情,他把手机拿到耳边。

“阿晚?他睡着了。”对面语气平淡地说。

许岩:“一个被你睡了八百多回的男人。”

陆垚疼得只觉得五脏六腑都在*搐,眼前也一片星星。

肌肉男:“???”

阿晚。

陆垚颓然地坐在椅子上,低头拿起杯子抿了一口咖啡。

“喂?”

电话那边,许岩回过头:“嗯?你醒了?”

“谢谢你。”他有些哽咽地说出这三个字,挂上电话。

被吼声闹醒的沈知晚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你在和谁说话?”

他睁大眼睛,嘴唇蠕动着,好半天说不出话。

几年以来他过的都是这样的生活,可是就在这个夜晚,看着空荡荡的冰箱,想着连曰以来自己一塌糊涂的生活,陆垚的心态瞬间崩了。

他默默站起来,去洗了个澡。

喝惯了的味道,这时却不知怎么回事,让他感到有些厌恶了。

恍惚间,他感到有个温暖的怀抱包裹住自己,立刻朝着那人身上缩,想要靠近那人一点。

但,在拿起方便面时,他的目光忽然落在了旁边的冰啤酒上。

好像有一只小兔子在他的心脏上飞奔,他紧紧攥着手机,掌心都出了汗。

接下来一连几天,陆垚都处在一种相当暴躁的状态中。每一个前来汇报的经理,无不被他骂得狗血淋头。

他睡着了。

他终于对自己承认,他想沈知晚了。

他怒不可遏地吼道:

打开手机,颤抖的手在联系人列表里找到那个名字,号码键盘里立刻自动输入了熟悉的号码。

刹那间,一个疯狂的想法浮上脑海。

要是,他真的犯了很严重的胃病,再给沈知晚打电话呢?

“明早可能不行,后天再去。”沈知晚说,“帮我把机票退了,等我回来改签。”

打开冰箱,里面只有几罐啤酒、几杯方便面和一些速食米饭。

他压制住心里疯狂的嫉妒:“沈知晚呢?”

“了不起吗?!老子被他睡过八百多回了!!!”

“什么事?”

走出浴室的时候,忽然觉得胃部有些不舒服。他这才想起来自己并没有吃晚饭。

想什么呢。

陆垚呆了很久,沈知晚的回应只让他心里的空洞更加扩大化了。

疯狂工作的成果是审核了近两年的文件和做好了未来三年的业务规划。也许还有许多事情可以做,但他已经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好像再多的工作,也填补不了心里那个莫名的缺口。

呵呵。

等沈知晚赶到时,陆垚已经疼得迷糊了,整个人蜷在沙发上打滚,一身的冷汗,白色睡袍都要被打**。

他想起沈知晚每晚给他泡的热牛*。那种温温柔柔让整个身子都暖了的感觉,就像沈知晚的拥抱。

他合上冰箱门,慢慢滑坐在地上,抱着膝盖把脸埋进去。

这男的到底是谁?为什么跟沈知晚那么好?

陆垚不知道这到底算什么,浪子回头还是找到了真爱,可是这一刻,他无比想见到沈知晚。

是可忍孰不可忍,这简直就是指着他的鼻子在挑衅!!!

沈知晚:“滚。”

陆垚咬着嘴唇,心一横,按了拨号。

那边沉默片刻:“你找谁?沈知晚么?”

“【那个宠我爱我只疼我每天给我做饭按摩泡牛*的我亲亲的大宝贝儿】阿晚?他【昨晚带我回家跟我滚上的超软豪华大床我们亲亲抱抱摸摸比心心他啪啪啪我啊啊啊地度过无比销魂美妙的一晚然后他在我身边香香甜甜地】睡着了。”

他整个人都有些僵**:“你你是谁?”

“胃药在床头*屉里。电视柜第二层也有。都是胶囊,一次两粒。”

“嘟——嘟——”

话一出口,他只觉得温热的**就要没出息地涌出眼眶。

在陆垚耳朵里,这句话简直相当于——

他又为什么以为沈知晚会可怜他?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陆垚瞬间懵了。

手里还握着手机,界面停在沈知晚的联系人页面。

他觉得自己或许需要去找医生开些安眠药。当然,如果有能让人失忆的药物,他也很乐意开一些。

“我”陆垚脑子里一片空白,“我我胃病犯了”

陆垚两手捧着杯子,怔怔盯着咖啡色平静的表面,忽然觉得鼻子一酸,一滴眼泪落入冰冷的咖啡中。

陆垚的心跳漏了一拍,但他几乎是瞬间就听出来,这不是沈知晚的声音。

沈知晚不会关心他的身体了,也不会因为他一点点小毛病就对他嘘寒问暖了。更何况,他也不是真的特别疼。

“陆总最近是不是吃火药了”盥洗室门外,传来低低的议论声。

沈知晚挂了电话,深深吸一口气,披上大衣准备出门。

“都这么晚了你去哪儿?”许岩抱着笔记本抬头看他,“不是说好明早一起回孤儿院么?”

什么事?

“喂?”

他已经好几天没有好好睡觉了。夜深人静,独自躺在大床上时,他就会想起他生曰的那一个晚上,想起他错过的烛光晚餐。

好丢人,他刚刚还在想该怎么装出哭腔挤出几滴眼泪博取沈知晚的可怜,可现在仅仅只是听到沈知晚的声音,他就委屈得快要哭出来了。

他想见到沈知晚。

陆垚失魂落魄地爬到冰箱前,认命地准备与方便面为伴。

“啧,”许岩嗤笑,“连胃药在哪都记得那么清楚,我看你是走不了了。”

努力加载中...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