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中仙(双*NP肉文)》

添加书签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10pt

    12pt

    14pt

    16pt

    17pt

    18pt

    19pt

    20pt

    22pt

    26pt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勾引男人被******爆**骑**吸*

推荐阅读: 画中仙(双性NP  

书生吃了干粮,裹了毯子,这可谓饱暖思*欲,看着壁上美人绝色无双的脸,仿佛真的把***进名器**里狂*出满*的*水,**顶端**冒出来的*水****,越*越快,最后竟然把**里的臭*全部*在壁画里的美人脸上,栩栩如生的样子,仿佛就像是把**里的**颜*了美人,又*又荡。

书生的家人前半月寄信而来,说是给他找了个入赘的婚事,让他回去成亲,妻家有人能引荐他做官,书生赶回家正是为了此事。他换了衣服后又在身上披了条毯子,身体也渐渐暖和起来,百无聊赖下,他端着油灯在黄鹤楼里四处看看,从楼上眺望外面的风景。油灯微弱的光芒照耀下,他看见了某个角落里画了一幅壁画,上面画着个长发飘飘,气质若仙的美人。美人身穿白衣,眼波流转,栩栩如生,不仅有女子的妩媚之气,更又几分男子的英气,真是雌雄莫辨。书生一见着壁上美人,越看越觉得气血上涌,竟直接就脱了裤子,掏出自己已经**的**朝着壁画中的美人疯狂*动。

睡到半夜,书生突做春梦,只感觉自己走入一幻境之中,壁画中的美人从墙上走出来,极尽挑逗妩媚之事,挑得他**狂胀,那美人甚至还把衣服脱掉,张开**,竟让他看见他**正往外冒*水的女*,当下更是阳峰tǐng立,*美人缓缓蹲下身骑在他**上,用**去磨他的**,把他的**上弄得全是水,**狰狞的大**更是把又肥又嫩的***磨得翻开露出里面不断蠕动的嫩肉,一看就让男人恨不得直接把**捅到*美人的女*深处,**他*水乱喷直接被*到失禁。

只要能把他的**放开,让他全部内*在美人的女*里,书生什么条件都能答应他。听了他这声回答,美人不再阻止,嘤咛着催促书生快些,书生更是一阵热血上涌,大**直接撬开*****,朝着娇嫩宫壁猛*自己的阳*。

书生的驴*还在女*里捣弄,捣得*口全都是**捣出来的白沫。*美人一边被他**还一边用手去摸**,连**都被抠得tǐng起,更何况那根紧紧贴着小腹的小**,直接被*得*出*水,好不*靡,书生见装**更是起劲,美人的**丢了一次,*也丢了一次,这次他准备慢慢玩,用**棱子狠刮着美人的***,直*得美人呜呜悲叫,**更加放荡地绞紧,**也被**里*出来的*水淋成熟红色,上面盖着一层白沫。

黄鹤楼里空无一人,天空乌黑一片,豆儿大的雨滴正砸得楼瓦砰砰作响。书生从背上背着的箱笼中拿出干爽的换洗衣服换上,又点亮油灯照明,清理起箱笼中的全部家当。

三月廿曰,天降暴雨,一书生准备回老家成亲,路上一路暴雨,书生苦不堪言,吃了点干粮后准备继续赶路。夜晚渐渐降临,书生早已浑身湿透,途中路过黄鹤楼时,准备去那儿歇歇脚。

书生此时感觉下腹火热,**狂涨,大**挑着**不断地往里*弄。**仿佛另外一个**一般紧紧地吮吸,像是要榨干了书生的浓*。书生知道自己也快要*了,那两只大手把美人的大腿腿根卡紧,**怒顶狂*,*美人叫得越来越大声,就当他快要最后一顶直接*到美人的**里准备*满***的时候,美人突然玉手紧紧握住他的**,石更生生地阻止了他的动作,那跟粗壮的**在美人的玉手里不断地跳动,像是正显示着它的不满。

**硕大的**很快就挤开肥厚娇嫩的****,直直挤开*口往**里*,**死死地夹着**杆子不让**往里面进,书生感觉到**上被嫩肉挤压的舒适,腰眼一麻,直接tǐng*贯穿**,*满美人*道的深处。

如果细看,美人的女*早已经从粉嫩的颜色被**熟红,荡妇一般吸着大阳*,把那原本就**的**泡得更加**炙热,朝上弯起的*头更是直直*在**口,**美人一颠一颠地,小腹也被**顶得鼓起。

跨骑在男人的**上,两个人紧紧相连着的**早已经湿得一塌糊涂,甚至连**赶出来的白沫都糊满了整个阴阜,两个大囊袋凶狠拍打着*口,连白嫩的臀尖都被拍得又红又肿。

正骑在**上的*美人捂着自己赤裸的X口,只从指缝中露出两个从来没被人吮吸过的粉嫩*头。书生见这*头又小又嫩,**大发,忙把美人抓住一把搂进怀里,掀开他双手抓住那两团不大的***,见那*头如樱桃般粉嫩,更是直接用**往那*头上**,**得美人**吁吁,舌尖朝着美人*孔里钻,又一口含住,重重吮吸,像是想要从那白嫩*团里吸出**一般用力。

美人被吸了**之后,整个**都胀大一圈,颜色也变得更深,好一副梨花带雨的可怜模样,那*尖上还带着书生的一滴口水。书生吸够了**,才感觉到**空虚,便分开美人**让正往外淌水的女*正对着自己的**,扶着美人盈盈一握的细腰往自己**上按。

“你就叫费祎吧,从我的姓,单名一个祎。”

“好啊那郎君要给我起什么名字呢?”

“啊啊啊啊啊!”

他惊恐地看着自己的皮肤变老变干瘪,头发从黑变白,身体迅速地苍老下去,被吸干全身,最后什么声音都发不出。美人见他已经被自己吸干,厌恶地从他的**上坐起来,这根刚才还粗壮雄伟的**已经变得只如筷子一般粗细,不仅是**,全身都被吸干了血肉,只剩下一层皮包着骨头,活脱脱成了一具干尸。

“怎么了?”

“答应!我答应!”

书生说完就猴急地去抓他的手,又被美人的指下稍稍用力,只换得这好色的书生一声*喘。

蛋:费美人抠*排*

书生挑起美人的头,仔仔细细地把这张脸看了个遍,这美人比他见过的所有男子女子都要更美几分,甚至还带着几分不可侵犯的谪仙气息,可惜这等绝佳美人正在他的**上发*,**的**吸着男人的**不知道**了几次,现在还在往外冒出**,一副任由男人狠*的模样。

“想要*在里面可是有条件的郎君你可愿意答应?”

瞧那飘然若仙的样子,实在是绝色!书生看着这美人穿着男子的衣物,看样子倒是个男子,但他可希望这美人是个女子,最好能够从壁画中脱离出来,成了真人,他就将这美人带回家去收他做偏房,共享齐人之福。

“啊啊哈郎君慢些吸”

“美人,不如你跟我回去,做我的妾室,跟我姓,我是石阳县人,我姓费,单名一个雍,你既然已经被我*了,那就跟我回家做我的妾室,跟我姓,你觉得如何?”

美人明艳的脸上更是妩媚绝伦,*婊子一般地扭着腰用*吞吐**,那灯光更是让他的娇颜看得万分不真切,又*又荡,女*里*水汹涌,***动时顺着**流下来,流了书生一**的水。

美人从地上捡起白色衣袍往身上一披,轻蔑地哼了一声,转身就走到墙壁前,再次成了一幅栩栩如生的壁画。

“哈啊啊郎君”

“郎君轻些***都快被郎君*烂了”

美人马上发出了似哭非泣的哀叫,书生也感觉被这美人的**紧紧裹住**吮吸勾引的感觉十分美好,更尤其是美人的绝顶名器*,宛如无数小嘴套在**上用力吸吮,想要榨出**里的阳*。

“啧,蠢货。”

“啊好大的****想要被*”

“真的?”美人的风眼眯起,又嗔又娇,“如果就算是我要你的命?你也答应?”

“*货,我**你舒不舒服?”

“美人,你快放手罢,我这儿想你的*想得打紧呢,快让我*进去!”

书生被这绝**名器**吸得头皮发麻,竟直接从梦境中惊醒,但意识慢慢回笼时,不仅**时的**没有变淡,反而越来越强烈,他睁开双眼往自己身上方看时,竟发现他原本吹熄了的油灯又发出微弱的灯光,顺着这豆灯光往上,那画中梦中出现的*美人正骑在他的**上扭动着娇嫩洁白的身体,让粗**在他的女*里不断地狠劲*干。

“当然答应,你要什么我都答应!”

书生皱着眉,****吱吱叫,**杆杆入*狂杵,但脑子却没停下,美人晃着腰让书生的**狠搓**,酥酥麻麻的爽感宛如带电了一般剧烈。

被石更生生打断,书生额上的**也不断跳动,美人朝着他娇俏一笑,“郎君可想*进我体内?”

“小美人,你叫什么?”

壁画中的美人,比书生之前看见的更加美艳。

书生舒解了**,把已经软了的**塞到裤子里,端着油灯往自己放着箱笼的地方走去,他从箱笼里找了个软枕垫在脑后,把毯子铺在自己身上,安安稳稳地在黄鹤楼里睡着了。

见他醒来,美人的脸上瞬间闪过一丝诧异,但书生早已心猿意马,此时美人娇躯在怀,**早已入*,当下就朝着美人的**深处一顿猛凿,**美人身体乱摇头发狂乱地甩着,*魅地被他干出一次**,女*里一阵痉挛,连原本夹着他的**吮吸的**口都被***搐夹紧。

“哦哦啊”

书生刚一**,便感觉到不对劲,*完了之后不仅没能够**来,反而还被吸得越发厉害,他恐惧地发现自己的皮肤正在迅速地干瘪,仿佛全身的鲜血和*华都从自己还*在女*里的**里泄出。

“啊我我没有名字”

努力加载中...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