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总裁沦作受【双*】》

添加书签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10pt

    12pt

    14pt

    16pt

    17pt

    18pt

    19pt

    20pt

    22pt

    26pt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2 *情被撞破,小舅子的愤怒

作者:起床困难户 返回书页 评论此书 打开书架
推荐阅读: 霸道总裁沦作受【  

还是太突然了,需要一点时间来适应一下,施宁昏沉沉睡着前想。

想明白这点施晨立刻转身赶回家。

真是不好办啊。

施晨在施宁床边坐下,静静地看着心爱的哥哥。

那时候施晨才5岁,是13岁的施晨悄悄自己用钱把弟弟安置了,父亲过世后施宁当家,就把弟弟接到自己身边照顾。

]

施宁一大早是被吵醒的,他一睁眼就看到大开的房间门口站着一脸怒色的施晨,被施晨骂做不要脸的明然脸色也好不到哪里,他堵在门口拦着施晨不让他进去。

嫂子一词说出来,施宁眉头皱起来,“胡说什么呢,走走走,我带你回去!”

只因娇贵的施大总裁得到满足之后大爷脾气又犯了,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对着明然颐指气使。

施晨第一次有了严重的危机感。

施晨回去的时候施宁已经睡着了,睡着的施宁没了平曰的锐利,安静地好像一幅画。

“哥!”施晨不甘心的大喊,却被明然强石更地拽了出去并关上了房门。

施宁其实到没有生气,他甚至觉得施晨来得正好,他还没想清楚要怎么面对明然呢,正好以此为借口先暂时和明然分开一下。

施宁的身体随着身后的顶撞不住晃动,然后又被掐在腰部的大掌坚定地拖了回去,然后更加明显地感受到紧贴在双**竹马硕大的**的灼热温度。

施宁双手撑着上**,并拢着**跪在床上,明然掐着他的腰窝,以后入的姿势用力地在他**磨蹭着已经石更tǐng的**。

“我就哥哥和我过一辈子!”施晨失控地吼着,车子刚好停下,施晨想也不想打开车门冲了出去。

明明没有实际的进入,但是**并不比*入少多少,甚至有一种更加难言的羞耻感。

想到明然,施晨一个醍醐灌顶。对手已经取得了初步胜利,他却在这里悲秋伤春,这样岂不是给对方机会!

施晨立刻抓着施宁的手,站在两人中间企图隔绝两人,“哥,我们回去。”

电光石火间,施晨联系种种,忽然有了一个大胆又不可思议的猜测,他看向床上安眠的施宁,忍不住伸出手,先开了对方的被子。

难道是哥哥生病了?施晨连忙打开施宁的电脑,查看浏览历史。

“嗯,不行。”施宁偏开头不让他亲,看起来不太高兴。

“大人的事情,别不用管,你先回去吧。”

施宁假寐着,脑海里思索以后要用怎样的态度去面对明然,窗户纸一捅破两人就不可能当无事发生。他知道明然会是一个很好的爱人,但是他对自己的拈花惹草的秉*有自知之明,他怕自己会对不住明然,所以即使窥见了对方的感情,他也只能装作不知道,如果没有这个意外,他们也许一辈子都会是最好的朋友。

“咳。”施宁听到勾引两个字忍不住呛了一下,他点了支烟看着前方,“以后不许在我面前说这种话,你知道他不是那种人,以前我那么多男女朋友都没见你又这么大反应,你明然哥可比他们好多了,你怎么不满意了?”

他掀起施宁的袍子,轻轻地褪下施宁的内裤,然后瞪大了眼睛。

施晨十几岁情窦初开后就明白了自己对哥哥的感情,他只想赶快长大,这样才能告白,只是却没想到一直玩世不恭的施宁居然和明然搞上了。

“晨晨,你刚才这样很没礼貌,以后不要这样。”

这时候忽然又有一条消息发了过来,是施宁的助理之一。

“老板,你要的驱邪大师已经联系上了。”

“嗯”明然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同意了。

施宁满脸潮红他闭着眼仰着头,鼻息间发出细细地轻哼,“嗯”

施宁穿着松垮垮的睡袍,衣衫下是满是爱痕的身体,但施晨无暇顾及。

上了车便一直不说话的施晨一下就毛了,他猛地转头看像自己的哥哥,“你为了他责备我?!明明是他不要脸!连自己多年的好朋友都要勾引!”

刚刚得到所爱的明然当然不会介意,他只是看似无奈实则宠溺地笑笑,然后抱着明然到浴室里做清理。

施宁叹了口气,“晨晨,你刚才说的对,你18岁了,已经不是小孩了,哥哥也不能照顾你一辈子,难不成哥哥还一辈子一个人过吗?”

驱邪?施晨满头雾水,施宁向来是最不信鬼神的怎么会忽然找驱邪大师?他翻开施宁和助理的聊天记录,越看越眉头深锁。

————降头、中邪、双*人、一夜间长出女**官、变形手术等等。

施宁也呆住了,因为弟弟自小是自己带大的,他知道施晨有些恋兄情结,但是没想到那么严重,可这时候他也无暇顾及施宁的小心思了,他自己的麻烦更大着呢。

“我不走!我不是小孩子了!总之我不同意他当我嫂子!”施晨吼道。

“宝宝,真的不能*后面的吗?”明然俯下身**着施宁的耳垂,问道。

就算解决不了,这样不是也tǐng好么,明然阴暗地想着。

虽然不能再来一炮,但上了床后,依旧有些意犹未尽的施宁还是允许明然在他的**又来了一次。

施晨和施宁同父异母,他母亲出身不好,在明白自己不能母凭子贵后便毫不犹豫地抛弃了他,施宁父亲不承认施晨,任由他在外面自生自灭。

明然还想和施宁再来一炮的愿望最终还是没达成。

双丘被明然的**碰撞地不住轻颤,而那个不久前让他爽到忘乎所以的大家伙不住地顶开他的**,**在紧闭的后***几下,然后向下滑到有点**的**口,如此反复MoCa着。

“大清早的,闹什么呢!”施宁一开口,觉得喉咙异常干涩,他刚想掀开被子站起来,又想起自己身体的异常便停住动作,“晨晨你先出去。”

他穿好衣服,打开房门就看到眼巴巴望着自己的施晨,他清了清嗓子:“晨晨你怎么来了?”

明然站在门口,看着施宁两兄弟离去的背影,他想到刚才施晨满是占有欲的愤怒表现,眉头一皱。

昨晚放浪了一夜,女*现在也还是不太舒服,施宁回到家便再次入睡。

明然听着施宁的碎碎念,一边一下下地抚摸着对方光裸的背脊,口中安慰:“别担心,回解决的”

“你三天没回家了,你怎么能你怎么能和他一起”施晨语无伦次地说着。

两天前,施宁让助理给自己找一位靠谱的驱邪大师,原因没有告知对方,只是含糊地说是有一个朋友好像中邪了,身体发生了奇怪的变化。

若是平时,施晨是不会看施宁的手机,可是今天他才刚刚遭受到一个如此残酷的打击,他路上反思过后觉得一定是平时对施宁的交际关注过于疏忽才给了明然可乘之机,所以今后一点要严防死守!

这件事情的诡异程度超出了两个人的认知,一时间也商量不出什么对策,明然也只是有两个鉴定的念头,先找个大师来驱驱邪,再者就做手术把畸形的身体回正常。

缠绵过后,两人相拥着躺下,终于腾出时间来谈论这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就是因为明然哥很优秀,他和你以往那些逢场作戏的床伴不一样,我才害怕。

]

啪!啪!啪!**拍打地声音一下一下响亮而富有节奏地在屋内回响。

“明然我*你妈!你真他妈不要脸!谁准你碰他的!”

施宁想到刚才施晨的态度便不悦起来,不管怎么说,明然以后大概是真的要当晨晨的嫂子的,得现在就把两人的矛盾扼杀掉。

明然又爱又恨地咬了他通红的耳尖一口,腰部大力tǐng动几十下,他粗重喘息着,然后在施宁断断续续的哼唧中*了出来,浓浊的**全部洒在了施宁结实又tǐng翘的双臀上,明然眼神一暗,把用双指抹着将其擦在了施宁因为**而微微张开的**入口中。

秉持着这种思想,施晨果断像个预防老公出轨的媳妇那样检查起施宁的手机来。

施晨一看明然居然还敢拦着自己,怒气更大,扬着拳头就朝明然挥去,明然也不甘示弱,眼看着两人就要上演全武行,施宁醒了。

嘟,施宁放在枕边的手机屏幕亮了一下,有消息发来。

“阿然,我先带晨晨回去。”施宁看起来有点为难。

施晨漫无目的在大街上乱逛,又是委屈又是愤怒,不肯接受自己哥哥要被别人抢走的事实。

施晨看着施宁,瞬间红了眼,这是他无往不利的一招,只是这一招终于还是失效了。

努力加载中...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