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欺负他(双*np)》

添加书签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10pt

    12pt

    14pt

    16pt

    17pt

    18pt

    19pt

    20pt

    22pt

    26pt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第二章 **吞*

作者:我奶盖呢 返回书页 评论此书 打开书架
推荐阅读: 欺负他(双性np  

“待会要赔我一件”容白被他揉到X前那点,不争气地哼哼两声,便由他动作了。

“啊”容白小声惊呼,看来自己还是低估了男人,他拿东西又粗又长,像在火里滚了一圈,大力地顶进自己娇嫩的*道里。

纪潮僵了僵,食指勾上湿滑紧致的**,他修得整整齐齐的指甲抠挖在富有弹*的嫩肉上,麻麻**的爽感让容白腿根情不自禁地抖了抖,下身又热情地挤出一股甜蜜的花汁。

]

纪潮两只手都在容白的上身动作,容白则自己纾解身下的欲望,两指捻在充血饱胀的**上反复揉搓,他的手指光滑柔软,每一下都带来细腻绵密的**,他下巴搁在纪潮肩头,歪着脑袋看他,笑得薄情:“女孩儿都喜欢我这样的,就算我现在被你干透了,她们也照样愿意和我上床。”

纪潮虽然是个纨绔,可一直对床事没什么兴趣,也曾以为自己是个*冷淡,但自从第一次被兄弟带着,恶作剧般的玩过容白后,他便深深为之上瘾,更要命的是,换了谁都不行。?

原本光洁的台面被水洇湿,让人想不注意都难。

容白求人的时候嗓音格外软甜,也许是出于生理反应,他漂亮的眼眸洇出了大量水渍,泪水扑簌簌落下,脸颊**一片。

容白软得不像话,眼神飘忽游移。有些人靠****,有些人能更好地享受****,而容白恰好两者都行,且他由于*神上是个直的,所以**反而能够感受到数百倍重叠的**。

“你属狼的啊”容白埋怨道,他其实不太喜欢别人在这种容易被发现的地方留下明显痕迹,但他现在的全部**都掌握在男人手上**,只能用含着哭腔的嗓子软绵绵地哄男人,“呜可以了,可以进来了”

“哈啊嗯”纪潮虽然没什么技巧可言,远比不上给他开苞的沈闻初,偏偏这人身下那根东西也有野兽一样的直觉,每次都能找准容白最要命得那点,用十足的力道顶撞碾磨,“呜”

纪潮眯起眼睛打量容白,片刻后顶了顶胯,危险道:“那你说,我该*在哪?”

纪潮吻了吻少年的睫毛,他还是第一次这么温柔地对待容白,他所有**的经验都是在和容白做的时候学来的,以往的他只会粗暴的进攻,没有温柔细致的前戏,直接用**长枪毫不留情地**,和**没什么区别。

“动一动,快一点”容白撒娇道,他*道里涨涨的,也不知道纪潮今天是怎么回事里,平时都是直接开干,今天反而束手束脚的模样,让他不习惯极了。

?

他像头久未捕食的凶猛肉食动物一样扑上去,灼热的手掌从衬衣下摆沿着冰凉的腰线抚摸上去,直接扯坏了容白的衬衣。

所以当硕大的**破开*道后,纪潮把人揉在自己怀里,让容白白嫩的**勾着自己的腰,发狠似的tǐng动,深深地埋了进去。

容白有时候真觉得纪潮是匹狼,蛮横直撞地,像是有着狂野天*的野生动物,一点情调都不懂,无趣得很,还痛得要死。

“嘶你好粗暴!”容白嗔怪地瞪了一眼纪潮,他是个发育还不完全的双*,X前两团并没有很多肉,只微微tǐng起一个弧度,此刻被纪潮大力地**,娇嫩的皮肤很快被深红色所覆盖。

纪潮X前挂的金属吊坠时不时磨在容白粉嫩的*尖上,直到嫩芽儿变得充血tǐng立,石更生生从浅粉变成了嫣红,薄薄的皮被刮蹭破,星星点点的血珠渗出来,为本来就极其*靡的X膛添上极度的艳色。

纪潮抬起头,在容白发红的唇角又咬了一口,扶着**直直地从花道顶了进去。

纪潮常年打架,身上总备着不少绷带,他*出一卷来在容白形状漂亮的**上缠了几圈,最后绕过后腰系了一圈,将其绑缚在腰间。

“放松点,你要夹断我了。”纪潮捏着容白的**迫使他更大地分开自己的**,好让根部也挤进让他魂牵梦萦的**。?

少年身下的雌蕊很诱人,如同他那张仿佛染了胭脂一般艳若桃李的脸蛋,纪潮呼吸一滞,狠狠地在少年后颈上咬了一口。

破碎的衣衫大敞,容白光裸一片的白皙X膛上竟然布满了许许多多嫣红*靡的痕迹,那是女人的指甲留下的浅浅红痕,锁骨上方还缀着一枚鲜妍的吮吻痕迹。

“发*了?”纪潮的视线落在容白半张的**,尚未被人开拓的缝隙间竟已渗出了一道水痕,中间堪堪凝聚了一滴**,随着容白轻微晃悠的腰胯,将落不落地往下坠。

容白见他逐渐染上阴霾的双眸,轻轻推了下他的肩膀,半嘟着嘴唇:“你做不做啊?”

开玩笑,本来纪潮没***他就很危险了,要是再内*,怀孕的几率更高了。

“你倒是经验丰富。”纪潮嘲他。

容白推了推他的肩膀,“你好扫兴快摸摸它”

那根灼热的**一直埋在里面都让容白恍惚有种怀孕的感觉,又撑又胀,没有办法,他只好自己晃着细腰,翘着**在纪潮胯上动作起来。

容白狐狸似的弯起眼角,讨价还价:“那你不能*在里面。”

纪潮不想提到那个词,便问:“你*人的时候小*会不会湿?”]

纪潮很快反应过来,他闭了闭眼,开始在容白体内横冲直撞起来,少年的猫儿似的**在耳畔**的挠着。]

这次让纪潮做好了扩张,就不会像之前那几次那么疼了。

“好得很,”纪潮恶狠狠地咬在那枚吻痕上,更加大力地吮吸周围完好的皮肤,“你就用这样**的身子又去勾引女孩儿?”

容白软糯的哭腔让纪潮的**一紧,差点就要交代在容白销魂的小*里,他凶巴巴地说:“不准哭了。”

“呜”容白埋在纪潮颈项中轻声呜咽,他握住纪潮的手腕探到**之间,说实话,如果是被男人狎玩,他倒是很喜欢纪潮这双手,纪潮食指上有个不厚不薄的枪茧,揉搓起敏感娇嫩的**时会带给他灭****。

酥酥麻麻的**很快从**传递到每根神经,湿漉漉的**像溺水的鱼一样,缓慢却迫不及待地撑开了一条细缝,粘腻腥甜的**打**两瓣**,汩汩地冒了出来。

两人相连的地方很快发出了**的水声,卵蛋拍打在柔嫩的**,带红里一片雪色的肌肤,两人汗涔涔地相拥在一起,只有下身在疯狂地**。

容白闭上眼,X膛慢慢地起伏,感受纪潮有力的骨节在自己*道里反复碾压扩张,又毫无章法地在敏感的**来回刮蹭。

“我教你”容白勾唇一笑,软绵绵的手指掰开自己的两瓣**,粉色的嫩肉被泡在水里一般,散发着莹润的光泽。

纪潮进去的时候其实颇费了一番力气,容白那**就跟*不松似的,还跟第一次一样窄紧,没开过苞一般紧紧地攀咬着自己的**。

?

早点做完晚上还能去夜场猎个艳,昨天碰上个心仪的姑娘,是个在床上特别生猛的混血,美艳又大胆,只可惜他向来不吃回头草,没跟人交换联络方式。

努力加载中...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