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畜重口堆放区》

添加书签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10pt

    12pt

    14pt

    16pt

    17pt

    18pt

    19pt

    20pt

    22pt

    26pt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发烧中被抠*,嘴巴被轮流当成飞机杯(第1/4页)

推荐阅读: 鬼畜重口堆放区  

阿雄发烧了,身体忽冷忽热的,蜷在被子里像只大型犬一样低声呜咽。

还是说,该夸耀一下爱情的力量真是强大?

阿雄眼睛胀痛,模模糊糊的还是能看清来到他家的人。

“呜呜!”是那群可怕的恶魔!他的肌肉还残留着酸痛的感觉,尤其是**和排泄孔,都因为过度蹂躏而肿胀,疼得要死

被男*贯穿的经历在阿雄心理留下了极大的阴影,气喘得更加厉害,缩成一团不停地抖。

阿斌说:“我们怎么进去,难道你有他家的钥匙?”

有洁癖的娃娃脸,来过这种贫民窟以后居然还配了钥匙,在这种邋里邋遢的地方,能睡得着?阿斌抱怀疑态度。

晓辉拿出挂着一个娃娃的钥匙扣开了门,阿斌好奇地打量起阿雄的住处。

“喂,好歹是个男人,怎么给*了一回就跟鹌鹑一样”

劣质棉被又重又石更,连不太讲究的阿斌都觉得嫌弃,“喂,你都在他家睡过了,不知道给他买张新被子?”

阿雄不住地往后缩,阿斌“啧”一声把人往怀里一捞,附在男人耳边低声说:“再乱动,我就*死你!”

晓辉翻白眼:“那也要他肯接受才行啊!”]

“到外面找人做了一条,别说了,走快点!”

可是,他路都走不动了,翻箱倒柜挖了两片消炎药咽了,又躺回了床上。

虽然居民楼外面看起来很残破,阿雄住的一居一卫却意外的干净,陈设还有点儿温馨的感觉。

发烧38度5,暂时还不需要去医院。晓辉按着记忆把阿雄收起来的冬天的棉被拿出来,把发烧的人紧紧裹住。

“啧,不是一个月也有一万七八的薪水吗,住在这个贫民窟,亏他还受得了”阿斌喃喃自语。

“果然是发烧了啊!”阿斌摸了摸阿雄**的额头,从提着的塑料袋里拿出体温计放在阿雄腋下夹着。

因为生病,他不得不向公司请假了,老板还很关心地问候几句,甚至破天荒地大方起来,给他打了两百块钱,让他买点营养品吃。

虽说他是有想过偷摸着再吃一顿的想法。

晓辉熟门熟路地拐进房间,可怜的男人跟大狗似的蜷缩在薄薄的被子里,粗重的呼吸声昭示着主人的身体状况不佳。

“别说的跟你没*他似的!”阿斌不服地顶回去,不过怀里的男人确实抖得有点可怜,他最终还是闭上嘴巴。

晓辉端着温水和药片进来,瞪阿斌一眼:“你少说两句能死!”

“啧!”

老旧的居民楼楼梯也特别狭窄,要是两个人在楼道相遇,得侧着身才能通行,走路时一个不注意蹭到楼梯扶手或者墙壁,就会蹭到一身灰。

“行了,走快点吧!”晓辉的脸很臭,本来当时猜拳说好的,结果那几个又把阿斌推过来跟他同行,这算什么意思啊!

努力加载中...


【此章节需购买后才可正常访问!】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