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榻上欢(双*)》

添加书签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10pt

    12pt

    14pt

    16pt

    17pt

    18pt

    19pt

    20pt

    22pt

    26pt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被细心抚慰,解决的媚药的办法是

推荐阅读: 榻上欢(双性)  

每一寸都有着被玩弄*熟显出的柔媚勾人。因为动作的缘故,**柔软的布料不小心的擦过**敏感无比的**,最tǐng翘柔嫩的花珠被这样轻微微的一碰。

端坐在书房首位的陆鸣低垂着眼看着弹劾洛家的奏章,看不清眼中的神色。

容寻此时早已经意乱神迷,他顺从完全打开自己的**,让男人深深的灌进自己内里当中。口中溢出一连串媚叫。“嗯啊呜呜啊哈呜呜**以后只给陆鸣*嗯啊啊哈呜呜好难受阿寻嗯啊以后都是陆鸣的呜呜好*嗯啊啊哈又来了呜呜好难受陆鸣帮帮我嗯啊”

官员低头不做声,心下想着天水洛家的确是名门望族,但面对绝对的皇权面前,只怕也只能乖乖等待自己的命运了。

“阿寻乖乖的睡一会,回到宫里就能把药给解开了。”昏睡过去的美人此时脸上还带着餮足的春意,小腹被陆鸣给*进去的东西而撑得微微鼓起,**还是保持着一个放荡打开的姿势。

将剩下还未来得及自尽的刺客严刑拷打之后,终于将他给*得说出幕后主谋是谁。居然是天水洛家,想来是陆鸣推行的“大索貌阅”核定人口稳定税赋和抑制兼并的政策,把一些人的利益伤害了,狗急跳墙想到了这一昏招。

陆鸣也不管容寻听没听到,“阿寻,你不说话,就表明答应了。”

成熟已久久未被人采摘的小朱果忍不住自作主张的想要从枝头掉落。容寻昏睡时太医给他开了药,被陆鸣耐心的给喂进去,暂时缓解媚药的毒*。

一连串的*词浪语把容寻的脸颊给羞得脸蛋通红,“嗯啊啊哈呜呜呜被玩坏了呜呜肚子都被*大了呜呜”

想到自己以后会不会一直像发情的动物一样,不知廉耻的放荡求欢,容寻就觉得内心一阵惶恐。只想仅仅依靠着身上的男人,寻求一点慰藉。

禀报事务的官员将自己声音压到最低,连动作都努力放轻,就怕自己哪一点出了差错。

陆鸣低头轻轻吻住容寻的红唇,带着情欲过后的温柔厮磨与抚慰。指腹替容寻擦拭面颊半挂着的泪珠。还深埋在**当中的肉刃此时像泡在暖洋洋的温泉当中,一时之间也不想退去*离。

但还没有欲火还是没有下去,**的**只是被布料轻微的一碰,**就忍不住流出来。把轻薄的布料给弄**一小片,熟透和被药效调教着的身子这个时候控制不住颤抖。

**被一连波的*作,给弄得一阵剧烈痉挛,花唇已经被玩坏到显出娇艳瑰丽至极的颜色。被陆鸣连番的追问,容寻喉中溢出一阵似悲似喜的**。“呜呜嗯啊啊哈嗯啊呜呜是陆鸣呜呜阿寻的**以后只能给陆鸣*嗯啊啊哈呜呜”

男人的唇舌顺着脖颈优美的弧线流连不舍,白净的脖子早已经布满了一连串艳红的印子,已经没有任何一处完好的地方。但陆鸣依旧在上放不断的轻吻,重新给印子多添了几分更魅惑的色彩。

一团邪火重新从小腹上燃烧起来,被玩破的**涂上清凉的药膏还没有那么难受。但情潮像冲破了囚牢,张牙舞爪将他给完全吞噬。

天子在狩猎途中遇袭,此事非同小可。刺客还是打着扶持末帝的旗号来行刺。众人也知道这皇帝都是对自己的位置能不能坐得安稳与否是很看中的。当今天子虽然是篡位而得,对这所谓的正统来源虽然不是看得很重,但来刺杀,可谓是触到了逆鳞。

想感受到心上人的不安,陆鸣把容寻抱得更紧。唇舌暂时放过了容寻已经被吮吸得发红微肿的嘴,**舐着他变得如红玉玛瑙似的耳垂。

双足刚一接触地面,一阵火热的温度就不断的袭来,身子一阵酸软无力堪堪就要摔倒在地上。

容寻看到陆鸣,不有自主伸手想要陆鸣抱住自己。“陆鸣,好难受。”

白浊的**流出把它给玷污,最为*艳的景象此时就这样毫无遮挡的呈现在陆鸣眼前,勾得身下的物事好像又要抬头。

嗓子一阵阵的发干,躺在床褥上反而会觉得更热,容寻起身下榻。

此时他像一只乖巧的幼兽缩在陆鸣怀中,身体轻轻颤抖,面颊艳丽。恰似初春初绽放的桃花,淡粉还相到这一点儿艳丽的色泽在其上。被露水给沾湿,不胜娇羞惹人怜爱。

关切的问道:“阿寻不好好躺在床上休息,怎么要摔到地上了。”

陆鸣大手直接用力抱起容寻,将他带到偏殿的小书房里。

大掌同时也在死死揉弄容寻圆润成熟许多的小**,肉刃对着软红的媚肉死死*弄,“阿寻真乖,肚子被*大了生小宝宝出来好不好?”

染上淡淡的一层粉,这个时候的容寻是心神最为脆弱的时候,他内心深处无比渴望陆鸣陪在他身边,想念陆鸣温暖的怀抱,甚至自己内心控制不住想要一直勾着陆鸣,独占他。

陆鸣听了禀报之后,低低笑了起来。他将奏章随意放到案上,“百年的簪缨世族,天水洛家,胆子倒是大。”

“阿寻乖,不要怕。”还待在温暖**当中的肉刃在这个时候进得更深了一些,对着一处绵软的地方来回的戳弄。倒想将果肉脆弱的胞衣给剥开,对着最软绵多汁的一处地方细心品尝。

每一处感觉都敏感的随着陆鸣在他身上随意的动作而做出回应。**实在是太过强烈,此时他的小腹一阵剧烈的收缩,脑海中浮现出一道光芒,昏沉沉的在情欲连续不断的冲击之下昏了过去。

“唔啊为什么呜呜”身上穿着洁白轻柔的寝衣,舒服轻柔紧贴在身上。成熟妩媚的身体弧度随着他轻微的动作时不时的被勾勒出来。

**过后的身体还是绵软敏感着,顺从张开嘴,小舌与男人的舌尖纠缠至此不愿分离。

他此时像一尾离了水在拼命呼吸挣扎的鱼,挣扎混乱,**像绚烂短促的烟花一样在他身上不停的绽放。

这般天真的举动,反而是将要把自己的**给折腾得出来一连串的**流出。软湿媚红的一片,白玉的脚趾承受不住的微微蜷缩。

陆鸣躲过了刺杀,将刺客擒住,此刻只言匡扶周朝之后,就趁人不备饮毒自尽。前朝气数已尽,末帝也堪堪只在位十天,怎么想也不会真培养出如此多的死士。倒有可能是幕后之人打算将脏水引到所谓的前朝势力上,转移视线。

“嗯啊啊哈呜呜嗯啊”一大股白浊的**完全灌进**口深处,被打上不可摆脱的痕迹。一下子填充满足了容寻心底里的欲望。

狰狞的肉刃缓慢的退出**,连带着带出了一大股浊液,**口无力的打开,花唇像最浓艳的一盒胭脂被随意拿来把玩涂上去,一层层的脂红衬出最艳美的样子。

还好陆鸣此时进来,看着面色酡红的美人娇软无力正要摔倒,忙走上前来扶住容寻。

不一会儿,容寻感受到自己身体深处最内里的地方好像被一波波**的**给连续不断的充打拍击着。容寻知道陆鸣又把这些东西给弄进自己里面,被**的**给一下子的猛烈浇打。身体在此刻忍不住的颤抖,“嗯啊啊哈呜呜嗯啊被弄脏了呜呜呜阿寻的**又被弄脏了”肉刃在这个时候进入得更深,陆鸣扣住容寻雪白圆润的**,哑声恶狠狠的*问着容寻,“阿寻,现在到底是谁在*着你?以后阿寻的**只能由谁来*?”

唇齿相交缠,容寻又觉得身体热了起来,有着一股诡异的火焰与热度想要把他给持续的拉到深渊当中。他内心也知道或许是因为洛衡季强迫自己吃下那一粒药丸的缘故,身体会变得这样放荡和不知廉耻。但没想到才一会,药效这么快上来。

美人伸手求抱的样子,怎能不惹得人怜惜万分。

听到了满意的回答,男人薄唇微勾。肉刃把**给欺负得更加厉害,“阿寻以后的**只能让我*,不光要把阿寻的***开含着**走不了路,还要把阿寻的肚子给*大。”

容寻在昏沉睡梦中逐渐的清醒,床幔被放下,营造出静谧昏睡的氛围。容寻此刻一点也睡不着,他觉得那一股奇怪难受痛苦的热度重新的又重新涌上来。明明双**的**已经被*得靡红艳丽,**不已。稍微一动,便会疼得让腿根颤抖。

陆鸣当时听到这消息,莫名觉得心头涌起一阵慌乱。若说因为刺杀一事,在战场上拼杀存活过来的人倒不会把这些放在心上。猛然的陆鸣突然想起还在苑中的容寻,当即马上派人搜寻,幸好赶上。不然就差一点,他心尖上的阿寻就要被那个不知好死的洛衡季给抢走。

容寻早已经陷入香甜的梦乡当中,觉得自己仿佛在一个暖洋洋的怀抱当中,温暖惬意,折磨自己的药毒好像都被驱赶走了。只想赖在这个怀抱当中,不想离开。

他觉得待在床榻实在是太过于闷热,喉头一阵发干,明明已经是秋季,但被药效控制的身体还是无端的发热。全身绵软无力,无力躺在柔软的褥子上,修长的**不住的MoCa。

但想着还是尽快回宫,找太医把这毒给解才行,不能做太多耽搁。陆鸣终于还是忍住了,低头吻了吻容寻的脸颊,眼中流露出来一丝暖意,“阿寻,把这些碍事的家伙清理干净之后,嫁给朕,当朕的皇后好不好。”

努力加载中...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