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尊的禁脔仙将(双*)》

添加书签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漆黑

    草绿

    茶色

    银色

    米色

  • 10pt

    12pt

    14pt

    16pt

    17pt

    18pt

    19pt

    20pt

    22pt

    26pt

  • 黑色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栗色

    雾白

    暗紫

    玫褐

  • 宋体

    黑体

    楷体

    启体

    雅黑

15、救人(剧情:本尊要你主动服侍一晚)

作者:孤海扁舟 返回书页 评论此书 打开书架
推荐阅读: 魔尊的禁脔仙将(  

这一觉睡到曰上三更,雪挽歌醒过来的时候,便瞧见月魑端坐在软榻边,手上捧着一本书。似乎是发觉他的动静,便回过头来笑了笑:“睡了一整天,先喝点茶水?”

因此,魔界此番进军,原本目的就是抓住曾在战场上重创九尾,又于夜问上位后不肯承认其正统之位,以至于失去援军和粮草的西林。对此,雪挽歌久经战场,不可能不知道。那么,且看不明西林和九尾纠葛的仙将,到底能忍耐多久,才开口试探本尊如何才会放过他属下吧!

魔尊的心里话,仙将自是看不出来的。他只定定看了月魑一会儿,便抓起了被丢在床面上的那本书。适才惊鸿一瞥,雪挽歌很清楚的看见了封面,这是一本游记:“如果你有魔族事务要处理,就请随意吧。我只希望,能安静看一会儿书,打发时间。”

不等雪挽歌回答,月魑便撩开新安装的床帘,拿起摆在床头柜上的茶壶和茶盏,为雪挽歌倒了一杯茶。

他松开手,任由床幔落下,转身走向浴室:“成交,就这一晚,只要仙将能让本尊满意,我便让你自己决定西林的命运。当然,话说在前头,他现在并无大碍。”

月魑踏步的动作停了下来,挑眉回过头来:“雪挽歌,本尊高看了你的忍耐力,却低估了你的护短心。但既然是交易,你总得给出让本尊心动的筹码吧。”

]

月魑整个魔僵在门口,沉默良久,才冷笑了起来:“看来,仙将想谋逆想了很久啊,对仙尊的布局可谓了如指掌。”

接着,他才回到魔宫书房,还没来及处理事务,便从前来禀报的女官嘴里,得知了一个消息——九尾送来了好几个青涩的美人,有男有女也有双*,无一不是贵族出生。

门“啪”一声重重关上,雪挽歌靠在床上无力扶额,心里着实有些莫名其妙——哥哥为什么忽然就生气了?明明这份交易,更得利的是他吧?

事实上,一切发展也正如雪挽歌所料。被粗暴的掀开床帐抱到怀里时,雪挽歌清晰感受到了,月魑的身体有多烫。他埋首在月魑X膛上,嘴角不经意的绽放一缕笑意,在被捏住下颚时,又迅速消弭了。

一天前,魔尊去找了军师兼好友九尾,告知了他关于仙将在魔界安**细之事,得知了西林的情况,并拒绝了九尾杀死仙将以绝后患的提议。

以他对月魑的了解,很笃定的推测出这样的结论——还迷恋自己身体的哥哥洗过澡,披浴巾从浴池里走出来,看见地上的衣服,想到自己正一丝不挂的在床上,即将主动讨好他,只怕当即就**。那接下来,挑起他的欲望,转羞耻的主动侍奉为被动承受,便很容易了。

可是,他不自觉的想到了某些事情,纠缠的肢体,合不拢的嘴,占领唇腔的****。要是自己主动的话雪挽歌的脸,霎时间便青一阵白一阵红一阵,活像打翻了调色盘。

“腰酸?”月魑唇角一挑,眸中飞快闪过一抹得意,朝着雪挽歌的方向挪动了两步,一双手握住了柔软的腰肢,不轻不重的开始搓揉起来。

不要生气,表现太在乎就正中了对方下怀。月魑在心里强调了好几遍,才勉强压下怒火。他嘴角微微挑起,露出一抹假的不能再假的笑:“自是愿闻其详。”

“不是为了西林。”雪挽歌蹙起眉头:“是为了本将的原则,我不会放弃任何一个忠心属下。否则,魔尊以为我怎么把为数不多的仙族战士,打造成铁板一块的铁血军团?”

至于服侍,雪挽歌嘴角不自觉一*,让从来没服侍别人经验的自己主动,哥哥真能觉得舒服吗?答案无疑是否定的。但想要救西林,就必须答应下来。于是,雪挽歌下定了决心。

可眼见雪挽歌眸色舒缓,他心底怒火又不由自主燃烧了起来:“可仙将以为,在炼神宗覆灭之后,这些堕魔者还能给本尊带来多少麻烦?”雪挽歌的嘴角顿时抿了下去,月魑嗤嗤一笑,一步踏出了门:“仙将想救西林,可以,但本尊要你主动服侍一晚!条件如此,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你且好好考虑吧。”

雪挽歌抬眸打量了一下床幔,然后不怎么感兴趣的低下了头。他抿抿有些干涩的唇,用手肘撑起头,伸手接了过来。茶盏里的茶水,温度是正适宜的温热,一饮而尽的滋味算得上舒服。喝完后,他倒回被窝里,眉毛却牵动了一下。

这句话令雪挽歌更为不解,那双清冷漂亮的黑瞳不禁浮现疑惑的光彩。月魑则是翻了个身,伏在他身上,用指腹轻轻磨蹭着眼睫毛,弄得雪挽歌不太适应的眨了眨眼睛:“魔尊?”

不,没恢复记忆前,我只是随便瞅几眼,就不感兴趣的丢到一边去了,现在却是不想兄长的治下有这么多不稳定因素。雪挽歌这么想着,但说出口的话怎么听,都带着几分挑衅的意味,充分贴合了他现在的处境:“过奖,就是不知,对此一无所觉的魔尊,想不想要这份名单?”

心里明白九尾是嫌自己在仙将身上投注太多*力,月魑理智上明白自己不该拒绝,干脆借口沐浴,让那几个美人在书房里服侍自己。然而,眼看着那些容色姝丽的美人争先恐后,即使瞧着不情不愿,贴上来比谁都急切的样子,月魑只觉倒尽胃口,没让人近身就通通赶出去了。

等魔尊回来后,目光一扫床幔落下的床,便明白了仙将的决定。他X中燃起莫名的怒火,是的,不是欲望而是怒火,走上前直接掀开了床帐:“呵,雪挽歌你为了西林还真能狠得下心!”

这份难得一见的体贴,只让雪挽歌浑身发毛,下意识就推开了月魑,小心的向旁边躲了躲:“魔尊,有话直说!”开玩笑,自己哥哥是什么脾气他还能不明白吗?即使承认自己依旧是他重视的对手,也不可能屈尊降贵的对禁脔这么温柔体贴吧。

水声隔着一扇小门,很清晰的传过来。雪挽歌想了想,主动将亵衣脱了下来。他环视一周,唇角一挑把衣服丢在了床外几步。

接下来,雪挽歌理所当然的再也看不下去书,不得不把游记丢在一边,提前做好心理准备:要是瞧见月魑脸上出现恶意满满的坏笑,他必须忍住不一口咬下去。这个准备持续一整天,在夜晚来临后,雪挽歌认命的扶额一叹,起身进入了浴池。

“咔擦”开门的声音传了过来,雪挽歌突然抬眼,冷不丁的问道:“魔尊,西林之事,敢问你究竟准备如何处理?”

“啧。”月魑摇摇头,漫不经心的笑道:“没什么,本尊只是想抱着仙将洗洗眼睛而已。”

“真是冷淡呀。”月魑撇嘴说了一句,却没有再做什么,而是起身披了一件外衣,走向寝室门口的方向。正如仙将所言,魔尊这个职位事务繁多,在其位便得谋其政。至于西林之事,新任仙尊夜问和自己有联手,联手前也有定下契约,不会攻破仙界九重天。

“没什么。”想到适才那些男女眼底的野心欲望,再瞧着面前仙将清冷通透的眼眸,魔尊的嘴角忍不住微微翘起。优质之人近在眼前,强求残次品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未免太强人所难了,赶明儿还是跟九尾解释一下的好。

月魑定定看着雪挽歌坚忍的眉眼:“是吗?”雪挽歌沉默不语,眸光清冷透亮,静坐于床边和他对视着。半晌,月魑奇异的被这个解释安抚了。

算了,自己早知道兄长是个多恶劣的*子。雪挽歌内心自暴自弃的吐槽了一句,表面上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一只手撑在月魑腰侧,低下了头,悄悄用散乱的发丝遮掩红透的耳垂。

“说话算话,嗯?”月魑自不愿放弃争取到的福利,指腹MoCa起雪挽歌水润的唇瓣,他意味深长说道:“你知道该怎么做的。”

“炼神宗与仙尊,对魔界并非没有野心。”雪挽歌淡淡说道:“不过,他们决定慢慢蚕食。本将不知道,魔尊有没有查过,借口与炼神宗有仇而堕落为魔的仙人们,所说究竟是真是假。”

努力加载中...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