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灵天下_40.撩sao一时shuang,聚会火葬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拍七就是依次数数,逢七的人就不声,而是拍一,但因为又分明七暗七,明七是数字带七,像七,十七,二十七这样的,暗七则是七的倍数,七,十四,二十一这,心算不够快的话,还是很容易错的,错的人就喝酒,然后再往数。

    猜枚和覆有像。猜枚是在手里握上瓜之类的小东西,让人猜,又有细则,比如猜数目又或者只猜单双,猜错喝酒。覆则是把某样东西盖起来,让人猜是什么。简单的可以有提示,难一就纯卜算猜测。

    元婴真君,在这里就是金字塔最上层的存在。

    他修行了多久?

    就算是一向脱作死的云小九,私里可以撒药,但这样的场合也只会识相地安守本分。

    程如风有无奈,也不能就这么看着场面僵持去,只能端起酒杯来祝酒。

    这都是凡世极简单的酒令。

    “废话都不说啦,我能走到结丹,都是托你们的福,我先敬大家一杯。”

    连外门的时间一起算上,才不过十一年。

    正好满满一桌。

    不说别人,就看跟她前后脚结丹的辰辉。

    程如风:“这个游戏叫‘真心话,大冒险’。”

    程如风自己也觉得有尴尬,但也没有办法。

    白映山还要劝她,方云先拿了一坛酒上来,一面解释:“山酿的果酒,没什么后劲的,程真人小时候也能喝一的。”

    凭心而论,招惹这么多男人,真不是她的本意。她也没想过本来只不过是意外,她也说得清楚明白,对方却还是追来了这里。

    程如风便不由向李梦樵伸了个大拇指。

    说起来,她前世看那些后小说里,主角们到底是怎么让那么多人和谐共的?

    李梦樵:“拍七、猜枚、覆这样的,总会的吧?”

    就在程如风暗骂自己作死的时候,李梦樵笑:“单喝酒也没什么意思,不如来行个令吧?”

    但是每个人看她,她都忍不住有心虚。

    的确没有什么比大家团团坐在一起吃火锅更加闹喜庆了。

    除了自己勤勉之外,最大的原因,就是跟她双修的男人们的素质了。

    毕竟都金丹了嘛,一酒也算不了什么,别的修士还会嫌凡酒不够烈,也就是程如风那个一杯倒让他记忆太刻了,才会想拦她。

    可是今天是在翠华峰,周围都是她信任的人,她又真是开心,真的想喝一杯。

    大殿正中摆了个大圆桌,上面架了个大大的黄铜火锅,周围各菜品有如孔雀开屏般摆开。

    “就你那酒量那是乖乖喝茶吧。”白映山直接否决了,还伸手把茶壶拿过来给她倒了一杯。

    这是本无法避免的事。

    如果不是在座这些人,她万万不可能这么快就结丹的。

    毕竟他们那么好。

    除了楚扬有些窘迫之外,其它人倒都坦然地举了杯——别的不说,大家都是实打实为小珍珠贡献了的。

    只是本来和和乐乐的气氛,却在座之后微妙的冷了场。

    大家都停来看着她。

    就像她说的,兴嘛,在自己家里,还不能喝酒么?

    这就有尴尬了。

    “坐。”程如风拉拉他,又看看更加拘谨甚至只站在门的楚扬,,“都坐吧,今天只有自家人,不讲究那些尊卑低,自在些吃喝玩乐就好。”

    她这会都只觉得,撩一时,聚会火葬场。

    就算是程如风前世所在的现代社会,酒桌上也是垒森严,什么份坐什么位置,本不可能有什么绝对的公平。

    她才多久?

    知自己对灵酒没什么量,贪杯还过事,她一直还克制的。

    男人嘛,就算是辰辉这灵宗弟,就算不介意她跟别人双修,但总归还是想自己是最特别的那个,甚至还可能幼稚地暗中盘算,到底是谁让她修为提升得更多。

    她虽然这么说了,但李梦樵看看冷着一张脸的白寄岚,到底也没敢抢程如风边的位,远远绕到首坐了。

    饶是她自诩久经沙场,也不由觉得发麻。

    看她那的样,白映山就没再说话。

    李家兄弟很机灵地替大家都倒上酒,李梦樵又站在程如风边,准备替她布菜。

    “什么令?”柳凤很捧场地问。

    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更不用说修真界这实力为尊一言可定人生死的地方了。

    当然更多的目光其实还是落在程如风上。

    程如风连忙跟着,她记得这个,的确度数很低,跟果差不多了,但还是很好的。

    吊死在她这歪脖树上,实在有委屈。

    真是不好的要计较的话,你多看一,都能问你个不敬之罪。能跟刚筑基的小蝼蚁坐在一张桌上,已经是给了她天大面了,她这个时候要再说什么人人生而平等,一视同仁,那就是脑作死。

    比起拆字令拈名这样的雅令,这陋的游戏对白映山柳凤他们这些贵公来说反而更新鲜,又容易上手,气氛活络起来也快。

    其实吧,不说还好,一提起来,她就有馋。

    搞成现在这样的局面,能怪她吗?

    程如风哈哈笑起来,一时也忘记自己刚刚还在觉得自己作死,挥挥手:“我来教你们玩个简单又有意思的。”

    “再有一壶好酒就完了。”程如风说。

    程如风自己也有不好意思,讪讪笑了笑,“你们喝嘛,我就尝一?今天不怎么说,能和你们坐在一起庆祝,我就很兴啊。兴嘛,喝一算什么?”

    她这句话倒是真心实意。

    拍七什么的,报到了三位数也没有人喝酒,而且男人们彼此都不肯认输,卯着劲估计能数到天荒地老。

    毕竟就算程如风说不讲究,但男人们自己心里不可能不计较,修为低,亲疏远近从选择的座次上多半也能看得来。

    白寄岚坐在了程如风右手边,柳凤就当仁不让地坐了她左边,再过来是辰辉,方云,李家兄弟,楚扬,白映山。

    辰辉跟着就:“不过我先说明啊,诗作对这文雅的事我是不会的。”

    但也正是这个共识,让众人的汇间,又多了几分暗藏的刀光剑影。

    只是大家都是修士,耳聪目明反应捷,就算说好了不用灵力神识,总归还是太简单了一些。


努力加载中,5秒内没有显示轻刷新页面!

添加书签

1.30网址已经更换,请重新添加到书签

本站没名字,也没有app,只属于你一个人的站,贴吧微博与我们没关系的,别去分享讨论炫耀围观!!! 请添加本站到你浏览器书签里面去避免以后找不到

目前上了广告, 理解下, 只有这样才可以长期存在下去, 点到广告返回不了可以关闭页面重新打开本站,然后通过阅读记录继续上一次的阅读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