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灵天下_46.他怎么能这样不知廉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但想想昨晚的“游戏”,他又觉得自己问得多余。

    白映山并没有多作辩解,只低低:“抱歉。”

    “宁城。”白映山破。

    白寄岚原本觉得,他都结婴了,万里飞驰而来,英雄救,剖心明志,接来当然是顺理成章的抱得人归。

    白寄岚沉默来。

    白寄岚一时也不好判断,大哥真是有了奇遇,还是故意说来宽他的心。

    “真的这么喜她?”他问。

    “那如风”白映山迟疑了一,还是问了,“你想怎么样?”

    白寄岚沉着脸,但更多责难的话,却也说不来。

    白映山笑了笑,:“我的伤不碍事的。之前的确是稍稍损了本源,但后来也因此得了调养的功法和丹方,说起来倒是我赚了。”

    白映山中闪过一丝怅然,但还是轻轻:“她觉得我算什么,就是什么。”

    他哼了一声,“他也知你的打算?能接受这些七八糟”

    他明白大哥的意思,只要她活着,就什么都好,什么都可以不去计较。

    白映山:“如果你见过她混是血在你怀里慢慢变冷,就会明白,其它什么都没那么重要了。”

    白映山,“是。”

    这个认知让他又气恼又憋闷,愤愤:“他怎么能”

    白寄岚便把这个先放到一边,问:“你刚刚想说什么?”

    他沉了脸问:“柳凤又是什么打算?”

    白寄岚有意外。

    柳凤和他齐名,在外界传说里是四大公里最温和端方的,也的确向来惜名声,当初在宁城他们找程如风时,还曾“找不到才好”的意思,分明就是担心这桩丑闻漏,影响自己的形象,这时倒又铁了心要和她在一起?

    大哥提起来,他就,“先等如风这边事了。”

    “你以后”

    “就是想问问你以后的打算。”白映山,“现在你也结婴了,白家的事,二叔的事,莫如海在你上动手脚的事也是时候好好算个账了。”

    白寄岚就更不兴了。

    在白寄岚这里,观自然又有不同。

    不过,他的人就在这里,状态每天都能看到,好没好过段时间自然就清楚了。到时再替他求医寻药也不迟。

    白寄岚有几分颓然地坐了回去,叹了气,:“你怎么能这样平静?”

    白寄岚注意到大哥语境里的主次,不由得皱了一眉,确认一般多问了一句:“她去哪里你就去哪里?”

    “你指什么?”白映山问。

    有些界限,一旦跨过,就本回不了

    空气中弥漫着一前所未有的尴尬。

    白寄岚向来是一心一意的,对剑如此,对人也是如此。

    白寄岚“呼”地站了起来。

    “你的伤”

    但他就是

    就在这时,远远的似乎有琴声传来,清风幽泉般,如泣如诉。

    白映山再次,应了声,“是。”

    他想怎么样?他当然想和她结侣。

    膛里像是燃起了一团火,却又有分不清,到底是因为大哥觊觎他喜的女人,还是大哥竟将自己摆那么低。

    当初他到宁城的时候,黑雾已经散尽,但只看城中那些昏迷在大街上却缠不堪目的人也不难猜,原本城中是怎样的荒无度。从“及时行乐图”这个名字,也可窥见一斑。

    他相信大哥,也相信程如风,涉及生死,他们不至于合伙编那谎话骗他。

    白寄岚不悦地皱起眉。

    他中怒火翻涌,睛发红地盯着白映山,却又被他鬓角的白发刺痛,慢慢了气。

    “如风她”白寄岚红了红脸,又咬了咬牙,“我,其它男人”

    很明显,除了他之外,其它的男人们早已经都有了默契。

    可是啊,真心喜的人,又怎么甘心与人分享?

    堂堂天剑宗的金丹真人,白家的嫡系大少爷,竟然宁愿连个名份都不要,跟着一个份修为都不如他的灵宗弟

    白寄岚看着大哥,反问:“你又想怎么样?”

    周真君态度那么恶劣,他得在这里坐镇,免得他们趁他不在又对程如风怎么样。

    他其实是可以理解的,他自己还不是一关就直接来了灵宗?

    ],

    白寄岚眨了一,他其实真的还没来得及想这些。

    功法这东西,可以说是修士的立之本了。好的功法甚至可以开宗立派,一般也没那么容易得到。白映山说赚了,就是至少天剑宗和白家都没有比这更好的,可见珍贵。

    可是,越是这样,就越

    兄弟俩相对无言。

    白映山:“我跟柳公时间尚短,这些天又这么多事,我还没问过。但昨天在如风的结丹大典上,他已经公然违抗了自己的师父站在如风这边,还当众磕了,要请师父成全,我觉得大概也是铁了心的。”

    白寄岚在路上想了很多要跟大哥说的话,但真到了面前,却还是有不知要从何说起。

    白寄岚只想一想那个场面,就觉得心发疼,他只恨不得永远不要见到。

    又想起宁城的事来。

    现在看来,自己好像把事想得太简单了一

    他满心满都只有她,她为什么就不能

    别人他不着,但这是亲哥哥,明明知他喜程如风的,甚至程如风明明都是他带来给自己的,结果他还要抢

    但

    白映山不可能睁睁看着程如风去死。

    “我打算把白家的事理完之后,就陪在她边。”白映山坦然

    这要是让外人听到,大概只会觉得白映山疯掉了吧?

    就算柳凤一直是清醒的,但在这地方呆了那么久,又怎么可能不受影响?

    也不知过了多久,两人同时开了,又差不多一起停来。

    白寄岚觉得心咙都有堵,但还是艰涩地问:“以什么份?”

    可是嘴里说着抱歉,神却很定,一丝要退让的意思都没有。

    可是真有了肌肤之亲,又怎么可能转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

    白映山还可以说是因为历经生死,看淡了其它,但柳凤好歹也是正,怎么能这样不知廉耻?

    “你明知我”白寄岚咬了牙没说去,到底带了几分委屈。

    再有一,白映山的确是知他喜程如风,但也知程如风跟他并没有什么盟约,那他自己也心仪她,想和她在一起,又有什么错?


努力加载中,5秒内没有显示轻刷新页面!

添加书签

1.30网址已经更换,请重新添加到书签

本站没名字,也没有app,只属于你一个人的站,贴吧微博与我们没关系的,别去分享讨论炫耀围观!!! 请添加本站到你浏览器书签里面去避免以后找不到

目前上了广告, 理解下, 只有这样才可以长期存在下去, 点到广告返回不了可以关闭页面重新打开本站,然后通过阅读记录继续上一次的阅读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