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山苜蓿_美人找茬 反被欺辱发现秘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心里了这个决定之后,千山寻了个借要去倒座房找个同乡办些小事,另外的厮也没有多问,只是嘱咐千山早回来。千山寻着上次的印象像贼似的左拐右拐来到了人所在的小院儿。只是这次的院里只有打扫的人并没有心里的人,千山在门等了许久也未见到现,心里有些失望。正想原路返回之时迎面走来几位说说笑笑的侍女,千山只好接着门的翠竹沿着院门像后面绕去,这一绕千山便绕了院后面竹林,竹林里传来一阵阵的琴声。千山寻着琴声来到了坐落在竹林中央的致亭阁,借着翠竹的掩饰千山终于见到了自己日思夜想的人,人今日梳着斜燕飞髻,发髻上仅着一只翠玉双翅簪,穿着素衫裙,没有了当日所见的艳丽,却多了几分柔和。望着斜坐在竹椅上的人左手撑,右手随着音律轻叩竹椅的扶手,凤眸微闭,双微启一副沉浸在婢女所弹奏的女之态千山的心砰砰直,明明人只是听者却比弹着更让人心动。“你是哪里的人,竟在这里偷窥我家小真是无耻至极。”后面传来尖锐的女声,引得前方的琴声骤停。千山顾不得其他用兜里的方巾遮住鼻,只一双黑黝黝的睛狠狠的盯了后方的侍女,那侍女本想叫人的,但被千山一盯竟当场愣住了,不发一声。最后回望了人一千山迈开向着竹林跑去。

    秦苜蓿近日觉着无聊,便想去场看看,好久不见自己养的小驹了甚是想念。平日里去场秦苜蓿都是不带侍女的,今日也不例外,秦苜蓿也是独自一人来到场。场也如以前一样安安静静的,小驹也是乖乖的呆在厩里,厮正在打扫厩。秦苜蓿本想亲自去厩牵,但又想到男女不能独一室,即使自己并不是女人。秦苜蓿像以前一样对背对着自己的厮使唤:“喂,还不快把本小给牵来。”千山之前就听见了脚步声,以为是同伴便不理会。但传过来的声音却是清丽的中声音,转一看正是自己想了很久的人,千山顺势解了绑在上的缰绳将厩。秦苜蓿本想接过缰绳,可这低贱的厮竟将缰绳的死死的,顿时拉脸来呵斥:“你这该死的低贱人傻站着什么,还不把缰绳予本小”说着袖中的致小方巾嫌弃似的捂住鼻,仿佛千山像是什么发恶臭的脏东西。千山听着心里有些不愉,原来自己喜的竟是这样的人,想必也是自己瞎,经此一事自己也许也就能放了。千山放手里的缰绳也不回的向厩走去。秦苜蓿见一个人如此无礼,又是好好的发作了一通,说什么见到主都不行礼只个低贱的人,狗都比他听话见到主人还知要尾。还说千山父母就应该在千山生之后就应该掐死,省的留到现在丢脸。

    偌大的场只有千山和另外一位厮还有几匹嗷嗷待哺的小驹。千山刚到时也是十分惊讶,这么大的场就只有几匹小驹,问了另一个厮才得知原来秦府是没有场的,只因为秦小,秦老爷才重金建了这座场。又因为秦小小力气又弱骑不了大这才养了些小驹供秦小骑行玩乐。千山每日的任务就是早上打扫厩,给小驹添些上等的草料,中午吃另外一个厮带回来的吃午就是对着小驹发呆想小人,真的是一时也为离开过场。本来千山觉得自己只是被小人的迷惑了,日久了不见自会忘记。但每日都在梦中与小人共赴巫山云雨,醒来总是漉漉的。夜里千山也是苦恼的很久,心里想着解铃还须系铃人,也许再现小人一面这恼人的梦就没了。

    秦苜蓿本来沉浸在素心的琴声之中,谁知被尖锐的女声打断,心正恼,睁开凤眸便看到一抹男服饰的衣角和傻站在一边的侍女。秦苜蓿轻呵正要去追的侍女:“一群蠢货,还追什么追,你们这群手无缚之力的人能追的上这贼人?就算追上了你们又能怎样,真是不知秦府养你们有何用,连个门都守不好。”说着秦苜蓿指着离自己较远得不咋地的侍女使唤:“还不快去找大家,说家里混来了贼人,让他带人好好搜查一番,顺便让他在府里仔细盘问看看有谁丢了贵重品,倘若逮着这贼人立官府。”千山有惊无险的回到场,本想再寻个好日去看看小人。可听闻大家带人在秦府里到搜查贼人,千山只好在场乖乖的躲了几日,没想到的是小人竟然自个儿送上门来。

    莫名其妙成了厮的千山与同行的几人分了,被家随意的叫了个人带着千山去了与小院相隔甚远的场。秦府世代为商,祖祖辈辈积累来的财产都用来扩建这座大宅,到了秦老爷这一代秦府早已经占据了宛城的整条街,除了扩大秦府本的面积,秦府的构造也是尤为讲究,从朱红大门,两侧是倒座房,是秦府低等人居住的地方,这些低等人多是打扫秦府的各个角落,为秦府的树木修剪枝丫和为秦府的草浇。倒座房的左侧有个穿山游廊,通过穿山游廊又小的雕小门,这小门直接联通院也就是秦府老爷夫人少爷小住的地方,院虽不如前院金碧辉煌但也是小巧致,院的中央被挖了个湖泊,上面建着四周围着帘的亭台,湖里着莲养锦鲤。小人住的地方就是这个湖泊左面的小路延申的地方。而千山去的地方是在湖泊的右前方,离这里隔着好几座亭台楼阁。

    千山也装作没听见,继续打扫厩。秦苜蓿见那低贱的人没回嘴,定是被自己给骂哭了,也就停了嘴,用小方巾包住手仔细的拭了千山碰过的每一个地方。这一幕正好被千山看见了,心里更是气愤,难自己真很脏吗?明明自己每日都有沐浴更衣,连同伴都笑他这般净怕不是个女人。秦苜蓿认为净之后便随手扔了方巾,登着踏想要骑上去,但今日的小驹不知为何始终不合,秦苜蓿来回几次也没有骑上去,心里的怒火也上来了。千山看看在自己面晃悠的心里的怒意化成了望,迈开径直向秦苜蓿走去,一把搂住小的人儿,秦苜蓿本来心里就有气,正想着如何惩罚这匹,结果被一双古铜的铁臂搂住了手和腰,心里既愤怒又惊慌张开嘴便要叫喊,一张帕将秦苜蓿的小嘴得满满的,糙的布料几乎要将磨破,咸味和微微的苦涩味充斥整个,熟悉的帘。

    这,这分明是那低贱的厮围在脖上用来汗的汗巾,秦苜蓿几乎羞愤死。男人的火的贴着自己的后背,上的汗味儿熏得秦苜蓿快要不过气,左肩的衣被男人剥离雪白圆的肩,男人的嘴正在颈与肩舐,秦苜蓿奋力挣扎着左脚弯曲向后去,却被男人用钩住向后拉,右承受不住全的重量秦苜蓿整个人不受控制的向前扑倒,后的男人也被牵连一并向前扑去,好疼,自己手肯定脱了,而且后的男人也压在自己的上,秦苜蓿觉全的骨都错位了。在慌之间自己的束腰也脱落,这正好方面了男人的手,男人的一只手横在秦苜蓿前隔空隙,然后从衣襟伸去,秦苜蓿的心提到了,泪朦胧的疯狂摇,男人的手突然停滞不前好像遇到什么阻隔,秦苜蓿松了气幸好今天为了骑特意将肚兜绑的,但后男


努力加载中,5秒内没有显示轻刷新页面!
【1】【2】

添加书签

1.30网址已经更换,请重新添加到书签

本站没名字,也没有app,只属于你一个人的站,贴吧微博与我们没关系的,别去分享讨论炫耀围观!!! 请添加本站到你浏览器书签里面去避免以后找不到

目前上了广告, 理解下, 只有这样才可以长期存在下去, 点到广告返回不了可以关闭页面重新打开本站,然后通过阅读记录继续上一次的阅读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